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二十世紀的中國歷史研究挑戰

2015/11/25 — 6:56

中國古代青銅器 ( 資料圖片 )

中國古代青銅器 ( 資料圖片 )

二十世紀對於中國歷史的研究與了解,碰到一個很大的挑戰:流傳下來關於中國歷史的種種記載與說法,與我們看到的其他文明的狀況有相當大的差距。

其中一項落差是中國傳統記錄,無法有效、具說服力地解釋這個文明及其國家組織到底是怎麼來的。到了商朝,尤其小屯殷墟挖掘結果所顯示的,國家組織已經很發達。

廣告

這從青銅器就可見一斑:重建夏、商、周的活動區域,標出挖掘出土青銅器的幾個考古遺址,再檢查製造青銅器的三種原料:銅、錫和產生高熱的燃料,就會發現原料產地和成品出土處之間有頗遠的距離。換句話說,必須有足夠的人力組織方式,不只去挖掘、開採,還要將相當龐大沉重的原料運過來,然後將作坊弄起來,並控制精巧複雜的塑造冶煉程序,才能製造出存留至今的青銅器。顯然在商朝(至少在出現青銅器之前),集體組織已經發展到一定的程度。

這種組織怎麼來的?中國有一套傳統的說法,但這套說法沒有說服力。傳統說法沒有解釋發展的過程,是如何從粗糙、原始慢慢變得複雜、精巧;也沒有告訴我們,究竟是因為怎樣的需求、所以讓這麼多人出於自願或被迫組成一個國家?

廣告

傳統的說法是,因為有聖王,有天縱英明的黃帝,黃帝一個人就把國家給搞定了。我們很難再接受這樣的說法。正因為中國的傳統沒有一個到現在還能有說服力的說法,所以我們會從比較文明的角度,參考其他文明的例證來尋找答案。和商朝的時間約略相當又能相比的,一是美索不達米亞,一是埃及。這是兩個重要的古老文明源頭。

然而,拿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發展和中國相比,我們會馬上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美索不達米亞平原較大型的社會組織,以「城邦」、「城市」形式出現。因為彼此之間的征戰,為了防衛而形成城市。可是在城將人保護好了,就發展出別的需求,那是城市跟城市之間交易的需求。美索不達米亞平原所出現的最早的文字稱為「楔形文字」,楔形文字的根源是計數。

由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聯合沖刷出來的這片平原,又稱「兩河流域」,其文明遺物中,很常見、很重要的一項,是泥印。在西方的大博物館中都看得到這樣文物,小小的圓柱狀,泥做的,上面刻上花紋或圖案,然後經過曬乾或燒硬,讓上面的刻紋固定。甚麼時候用到這種泥印?當人們彼此交易,要確認彼此同意的條件時。取過一塊泥版,將交易內容用楔形文字寫在上面,然後再封板,封板上用泥章滾過去,章上的圖案印在上面,如此就沒有人能擅自偷偷改動文字記錄了,如此保障了泥版文件的信用。

美索不達米亞平原文明的發展與商業行為、數字、契約有很密切的關係。中國沒有這樣發達的商業行為、商業需求,拿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來套用中國,行不通。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