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他的志願是當一個普通人

2016/8/23 — 12:01

「我的志願」是不少小朋友會被成年人問到的問題。(youtube片段截圖 / 許廷鏗 MV〉

「我的志願」是不少小朋友會被成年人問到的問題。(youtube片段截圖 / 許廷鏗 MV〉

今天有個案主帶小朋友來談案件,這次的小朋友沒有畫畫,但是,他在寫作文。看到寫作文,我就開心了,開始跟這個孩子討論題目。這個題目叫做:我的志願。

看到這個題目我就激動了,這不是跟「我的爸爸」、「我的媽媽」一樣的通俗嗎?在台灣,每個孩子都要寫過這種文章才算小學畢業的。不過我小時候比較特別,每一篇作文,都要講到蔣公而且要空一格,蔣總統好像也要,結尾一定是「建設三民主義的模範省」或是「解救大陸水深火熱的苦難同胞」。

我的志願,因為科幻小說看多了,小時候想要當探險家,看完小叮噹以後更是傷心,因為我沒有「のび太の大魔境」的道具,而根據出木杉的說法,地球上每個角落都已經被探索過了,所以應該無法發現什麼神奇的密境。而且長大後才知道,當一個活著的探險家,比起成功的律師,不知道要艱難多少倍。

廣告

我認真的問了這個孩子,你的志願是什麼?通常我都會誘導來這裡的孩子當律師,但是今天我只是靜靜的聽他說。他的志願是,當一個普通人。一開始我聽不懂他的意思,一般孩子的志願,不就是當機師、律師、醫師、什麼鬼的師,除了張天師以外的所有師,怎麼會是當一個普通人?

他說,他覺得現在很開心,除了爸媽吵架讓他很煩以外,沒有特別要煩惱的事情。爸爸不會管他功課,媽媽不會管他玩寶可夢,不管做什麼,如果很強,就要承擔很多責任,然後就會不開心。所以他只想當一個平凡的人就好。接著我就問他,「那麼,你希望當一個什麼樣的普通人?」

廣告

「就是作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他說。

這可一點也不普通啊!我跟他媽媽都笑了,因為這需要頑固的精神。

因為,這世界上就是會有人嘲笑笨蛋的觀點、阻止同志的愛情、澆熄傻瓜的熱情,然後告訴你,這是做不到的,你在浪費時間。旁邊的冷言冷語,永遠都不會少,有人總是在等待你出錯,然後狠狠的嘲諷你一番。出門在一起玩口袋怪物,人家會說我們是喪屍,在家看電視,人家會說我們是馬鈴薯。當一個普通人,哪裡有這麼容易?

「當普通人,就是不用在意別人的想法啊!」他毫不掩飾的跟我這麼說。

我總算發現,其實不是我在教他寫作文,而是他在教我怎麼做人。頑固的記得自己的夢想,然後,努力去做就是了。

我們不過就是普通人而已,哪有這麼多事情好在意失去的。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