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暴制暴的社會我不要

2019/1/23 — 10:53

圖片素材來源:三立新聞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三立新聞片段截圖

編按:台灣文化部長鄭麗君昨日(1月22日)出席當地演藝人員春節餐會時,被67歲資深藝人鄭惠中掌摑,鄭惠中稱是因為不滿鄭麗君推動中正紀念堂「去蔣化」。國民黨副主席、前台北市長郝龍斌在fb發文,支持鄭惠中,指她的行為是「官逼民反」,原因是文化部去中國化的政策,令民眾「忍無可忍」。

郝龍斌先生說:

「這一耳光,官逼民反。

廣告

鄭麗君被打一巴掌很痛;但更多人因為刨根去中國化而錐心之痛、遍體鱗傷。

鄭麗君參加資深藝人年終餐會,被同樣姓鄭的宗親打了一巴掌,原因是文化部一連串去中國化政策。

廣告

有人振振有詞、譴責暴力。但民進黨一連串文化刨根洗腦、去中國化,數典忘祖,不是另一種「不見血的血滴子」?更是思想上的暴力霸凌。

上周,民眾包圍肉圓辣椒哥,登門教訓他,為什麼?因為民眾對這種事積怨已久、忍無可忍。」

容我照樣造句一番:

我打孩子,為什麼?是因為叫他買肉圓要加辣,他都沒放在心上,所以我打他。

我打老婆,為什麼?是因為叫她不要穿這麼少出門,免得被強暴,我對這件事講很多次了。

我打老公,為什麼?是因為他每天都晚歸,不知道在跟誰鬼混,我很不爽。

我性侵女人,為什麼?是因為他們看起來就是在誘惑我,我對這件事積怨已久,忍無可忍。

我拿刀威脅他,為什麼?是因為用正常的方式他講不聽,是他逼我不正常的。

要打人,藉口可以很多,但暴力就是暴力,沒有理由可言。尤其是當加害人的道歉毫無誠意,而旁邊幫襯的政客又振振有詞,你們到底要我們怎麼教小孩?難道我們要一邊看著不斷重播的畫面,當孩子問我們,爸媽為什麼這個阿姨可以打人,然後我們說,因為這個部長污辱空一格蔣公?

然後,孩子以後也可以打你,因為你老了?

要講忍無可忍?我對於這種縱容暴力、鼓勵公然侮辱別人,明明空一格蔣公反共一輩子,部屬卻相繼投共,還振振有詞的拿肉圓哥來比喻部長,才是積怨已久、忍無可忍。

*   *   *

打耳光,通常重點不是在於給予被打的人傷害,而是在於羞辱。「賞」一個人巴掌,代表以上對下的教訓,讓他丟臉,感受到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侮辱的情緒。我們大多曾經被長輩打過耳光,他們都說為我們好,或者是要糾正我們的行為,但是卻用最傷害人的方式,告訴你要聽話,不然就會被羞辱。打耳光有時候在肉體上沒有傷害,但是在心理上卻會是永遠的刻痕與印記。

如果她想反對去蔣,應該在公開場合上跟部長用言語反應,或者呼籲支持者反對民進黨,在2020年讓這個政黨下台,重新回到國民黨的美好年代。文化部依法執行立法院通過的法律,如果有意見,可以到法院、也可以進行憲法訴訟,讓憲法或法院懲戒這些「不知感恩」的民進黨人,畢竟台灣能繁榮,都是空一格蔣公的功勞,現在不是很好嗎?一直講過去做什麼?

但是她這巴掌,告訴我們什麼事?當意見不同、立場不同,我們就能以暴制暴,在公開場合羞辱另一個人。當對方不按照我們的意思做,就可以用暴力相向,讓對方知道自己的行為是不對的。當我們覺得想教訓別人,就可以用我們想要的方式攻擊對方。請問,我們要這樣的社會嗎?

所以,如果你覺得對方不受教,就可以毆打、對方不聽話,就可以教訓,那麼歡迎回到以暴制暴的社會,而這樣的社會,報應與反饋的速度與力道,其實都會比想像中來得快。打人耳光是為了蔣介石,蔣介石跟她非親非故,不知道那些被殺害、丟棄在基隆河、愛河的無名屍體,親人應該如何自處?

以暴制暴的社會我不要,這時候我們沒有挺身出來為部長說話,那麼我真的會相信,那些為虐童發聲的人,其實根本不在意人性尊嚴與公平正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