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朱換柱後的國民黨

2015/10/26 — 12:19

洪秀柱 (資料圖片)

洪秀柱 (資料圖片)

10月17日,國民黨召開臨時全國代表大會。包括總統馬英九、名譽黨主席連戰、立法院長王金平在內的812名(91%)黨代表舉手表決,通過「廢止」洪秀柱代表國民黨參選台灣總統的提案,同時「徵召」黨主席朱立倫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柱下朱上、以朱換柱、英倫對決(民進黨蔡英文、國民黨朱立倫),至今已成定局。畢竟,這種前後不一的總統提名操作,堪稱國民黨創黨以來首次,史無前例,同時體現國民黨內派系紛亂、內鬥慘烈、決策庸碌、進退失據、丟盡黨格的「亂黨」基因與腐朽本色。

洪秀柱表示,無法認同「廢柱」程序合法性,只是被迫接受,一度有意起訴,但為顧全大局,無奈含淚作罷。她斥責國民黨「沉溺於政治惡鬥、爭權奪利的無窮內耗中」,表示「黨可以不要我,我絕不會放棄黨」,自己「永遠是國民黨員」。好一副向原先一直支持自己參選、後來被迫丟棄自己的馬英九總統和軍系(黃復興黨部)「交心」的愚忠嘴臉。說好聽一點就是高風亮節,事實上只不過是難捨難離。需知道正是屬於黃復興黨部的國民黨中常委江碩平提案召開國民黨臨全會「換柱」,但他提案沒有跟黃復興黨部主委溝通過,黃復興黨部書記長胡筑生最近聲稱「換柱」並非黃復興黨部授意。如此倒戈相向,合縱連橫,這個「亂黨」真是可笑。最近,洪秀柱更加開始公開諷刺國民黨中央的決策:「是否,在總教練的戰術指導下,先發投手被以出戰不利的理由強迫更換下場後,從此,應有的守備才終於開始發揮水準,被阻絕的支援才終於開始陸續登場?」這句話的確切中要害,體現出洪秀柱性格憨直率性的一面,值得讚許。甚至連一向力挺國民黨的陳長文律師也說:「這樣的國民黨,可能還是倒了好。」喪鐘已鳴,倒數計時。

另一方面,朱立倫向洪秀柱表達最高歉意,表示自己努力不夠,造成全黨擔憂及洪秀柱委屈,不過「現在是救亡圖存時刻,不是抱怨的時刻」。他言下之意是:「我要參選,我能救黨!你即滾開,你會害黨!真是抱歉!你不要繼續抱怨,否則害黨!」這是一副黑幫流氓的嘴臉。此外,他又警告:「如果一個逢中必反的政黨席次大增,掌握中央完全執政,掌握中央跟地方的執政,它隨時可以進一步修法、甚至修憲,台灣的未來會走向甚麼樣的方向?」還好意思反對完全執政,試問朱立倫知道甚麼叫反躬自省、知恥知止嗎?更根本的問題是,為何民主社會只能奉行一種主義、政策、憲法、國家認同,而絕對不能改變?他表示要帶領國民黨重新出發,並向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下戰書,要求辯論兩岸關係,而且他會安排儘快訪美。依我看來,單挑兩岸關係來自暴其短,國民黨必敗無疑;計劃訪問美國姍姍來遲,民進黨早佔先機。

廣告

一、換柱原因

事實上,國民黨「以朱換柱」的原委根本不在於奪取總統寶座,因為國民黨深知無論是柱還是朱,都是遠遠落後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的民意支持度,更是大大背離近年反核四、洪仲丘、太陽花、反課綱等行動所展現出來的年輕公民反威權呼聲。換言之,在明年總統選舉中,國民黨必敗無疑。事實上,國民黨「以朱換柱」的原委在於保住立法院席位不低於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以免喪失對重大憲政議案(包括修憲案)的否決權。如果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連25%民意支持度都沒有,由於明年立法院選舉與總統選舉將會在同日投票,那麼絕大部分選民心理上的聯票效應就會導致「同投藍」或「同投綠」的結果,選民對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厭惡將會拖垮國民黨國會選舉選情,敗象雙呈。

廣告

正因如此,國民黨內各大派系眼見洪秀柱民望江河日下,甚至連20%都沒有,焦灼難奈,急於求變,導致「換柱求變」突然成為當前絕大部分國民黨內派系的一致共識,一舉丟盡洪秀柱的顏面。不過,剛剛換上了朱立倫,他的民望也只有21.9%,如果這個民意比例同樣反映在立法院選舉結果上,那麼還是連25%的修憲否決門檻都闖不過。國民黨政治危機之深重,可見一斑。以朱換柱,或許有助國民黨比想像中多拿幾個國會議席,或者地方樁腳流失速度可能稍微減緩(這也是國民黨各派系目前最關注的焦點),但是終究逆轉不了國民黨選情空前低迷的客觀現實。剩下的只是輸少抑或輸多的問題。

二、亂黨本質

自古以來,國民黨從來不是一個精誠團結而有一貫理念的政黨。一開始就是洪門幫派和暗殺組織,同盟會根本就是一盤散沙。辛亥革命後,孫文拋開中華民國草創的獨立司法體制而大搞二次革命,終與黃興及幾乎全黨成員決裂,流亡日本成立中華革命黨強迫黨員發毒誓效忠自己個人,後又拒絕聯省自治,野心軍事統一中國。蔣介石同樣是靠依附青幫大老陳其美及暗殺陶成章起家,掌權後以黃埔系為骨幹,籠絡CC系、政學系,串聯蔣宋孔陳四大家族,炮製獨裁統治和軍警憲特反人權訓政專制制度怪胎,禍延台灣二二八、白色恐怖、箝制言論、整肅黨外、濫捕濫殺。

在上世紀90年代台灣民主轉型後,甚至在李登輝2000年離開了國民黨之後,國民黨始終維持派系林立的格局,各為其主,爭名奪利,固守橫跨政商各界的壟斷集團。時至今日,國民黨依然是一個結聚多方既得利益者的執政集團。馬英九系、朱立倫系、王金平系、連戰系、吳伯雄系、軍系(黃復興黨部)等分別把其爪牙伸進媒體、金融、產業、司法、軍警,各自建立自己的地盤,同時極力爭取台灣各縣市地方勢力歸順,但近年來越來越多地方幫派由於各式各樣原因背棄國民黨,導致國民黨整部選舉動員機器實力銳減,儼如無牙老虎。

「以朱換柱」事件反映出今天國民黨內根本沒有任何一個派系足以擺平其他派系。軍系成為丟臉鬼,馬英九無力壓場,王金平坐山觀虎鬥,朱立倫高調衝前但亂箭橫飛,連戰和吳伯雄做順水人情而不沾鍋。大家心裏惦記著的,只不過是兩件事:一、國民黨在立法院選舉的席次要高於三分之一,至少高於四分之一;二、國民黨各派系利益在朱立倫敗選及蔡英文當選之後究竟何去何從。第一點是擺明的,可以明講;第二是耍陰的,只能暗幹。秋風起,眾蛇肥,冬眠後,肚皮空,屆時江湖又會上演新一輪爭權奪利戲碼。這是台灣轉型正義至今尚未完成所留下來的沉重病灶。收繳黨產、追究責任、破除壟斷、促進競爭才是正本清源之道,無奈至今只聞空谷足音。

三、背信棄義

「以朱換柱」和「帶職參選」體現出朱立倫的誠信大有問題。他可以為了奪權爭位而毫無誠信,滿嘴歪理的程度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幾個月前,朱立倫三番四次聲稱自己絕對不會參選下屆總統,而且對洪秀柱代表國民黨參選樂觀其成,後來竟然莫名其妙地變卦,展露奪權野心,合縱連橫,廢洪擁朱。早知如此,當天何不自動請纓,反而猶抱琵琶半遮面,偏要先捅洪秀柱出去當炮灰,然後過河拆橋?

失信於洪秀柱,朱立倫可以說這只不過是兩人之間私人恩怨,但他失信於新北市選民,那就絕對不是私人恩怨而已。「做好做滿」新北市市長4年任期是朱立倫的競選承諾,而且說了至少24次,所以他在九合一選舉中,才能以些微票數擊敗民進黨候選人游錫堃,成為萬綠叢中一點藍。到頭來,朱立倫「帶職參選」就是「做好」,「由副市長侯友宜代行」就是「做滿」,真是惡紫奪朱,誠信不立,荒謬絕倫,名副其實的朱、立、倫。即使他向選民假意道歉,然後繼續參選總統,但這也只表示他承認自己已經背信棄義,當時騙票上任,變相認同國民黨的名利凌駕於新北市的權益。他這種沒有做人基本道德的表現,把道歉當作敷衍別人的順口溜,為了權力名利而背信棄義,臉不紅耳不赤,台灣選民應該用選票把他逐出政壇。

四、思維落伍

朱立倫20日接受專訪時表示:街頭運動如太陽花學運「不應發生在民主化已經20年的今天」;他建議改革國會以推動「準內閣制」,要求總統必須每年向立法院提出國情咨文,接受政黨代表質詢,並恢復立法院對行政院長同意權,落實「權責相符」精神。說到底,他所謂「準內閣制」,擺明就是心裏篤定民進黨當選總統,以及國民黨與泛藍陣營有機會勉強控制國會,進而把權力重心改放在國會,全程為今天日暮途窮的國民黨的選後政治權力量身定做。我暫先不評論其優劣,因為他說話的重點在於前半部:「街頭運動如太陽花學運不應發生在民主化已經20年的今天」,並以此為由而認為「準內閣制」將會避免這類街頭運動。簡直荒謬絕倫!

朱立倫懂得甚麼叫公民社會、公民抗命、社會運動、政治運動、街頭運動嗎?它們為甚麼會出現?正如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22日受訪時表示;不管是內閣制抑或總統制,要是政府不懂尊重民主程序,不懂得開放參與,人民走上街頭抗議是無可避免的。依我看來,如果朱立倫連這個簡單道理都不懂,甚至以為代議民主制度的內部改革,就足以根除街頭運動的所有苗頭,讓國民放心把一切政務全盤委託和放任民意代表和政府官僚決斷,而自己堅持溫良恭儉讓、四年投一次票即可,那麼他對自由、民主、法治的認識,實在完全混賬。他又怎可能了解主權在民、直接民主、參與民主、商議民主等民主概念?

歸根結柢,他認為公民街頭抗議示威是一種「病」,而準內閣制恰好是對症下「藥」。但他完全錯了!缺乏直接民主、參與民主、商議民主才是「病因」,公民街頭抗議示威只不過是發出生病的「呼聲」,促進直接民主、參與民主、商議民主才是「治病良藥」,準內閣制根本沒有「對症下藥」,充其量也只不過是麻醉劑而已。畢竟,內閣制與總統制的優劣,以及台灣憲法賦予總統權力過大等問題,都是值得探討和改革的重大憲政議題,但是忽略公民的直接民主、參與民主、商議民主等基本權利,一味強調立法與行政的制衡關係,整個討論就會失焦,輕重失衡,以偏概全。

此外,朱立倫受訪時也指出:雖然國民黨曾經犯錯,但大家都願意自我反省與檢討,並且提出改革方案和想法,因而希望人民面對2016選舉時,不要因為國民黨的錯誤而選擇民進黨。真可笑!難道他要大家因為國民黨的錯誤而繼續「含淚」堅決選擇國民黨嗎?抑或要大家不去投票?畢竟,在那些所謂反省和檢討之後,國民黨又改變了甚麼?難道只是改變了洪秀柱的參選資格?事實上,每次民主選舉,就是每位選民自省的時候,盤點與認清4年以來的政治與社會事實,反省自己上次選舉有無投錯票,然後洗心革面,這次懂得把票投給犯錯沒有那麼離譜的候選人及政黨。在這一方面,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說得較有大器:民主政治就是責任政治,執政黨若犯錯,卻還要人民不要因此投給其他政黨,這種說法根本是「誤解民主政治的本意」,「我相信人民投給民進黨不會是因為對國民黨失望」,而是投給改變、安定、進步,因為如果民進黨犯錯而不懂反省,也同樣會被換掉,這就是民主政治。二人措詞與態度大異其趣,可見一斑。

五、兩岸政策

朱立倫雖然不再重提洪秀柱先前津津樂道的「終極統一、一中同表」這類論述,但卻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及「不統、不獨、不武」,擺出一副延續馬英九路線的架勢。但他始終迴避一個核心問題:台灣是國家嗎?迴避問題後,他就轉守為攻,聲稱如果國民黨在立法院變成少數,「可能到時候輸的不是一次選舉,輸的是中華民國,輸的是兩岸和平」,極盡恐嚇抹黑。他繼而要求蔡英文明白告訴大家如何面對「中華民國」?如何面對兩岸關係?兩岸關係所謂「維持現狀」是蔡英文說了算的「維持現狀」?還是國民黨堅持「九二共識」之下的現狀?還是馬英九「不統、不獨、不武」的現狀?

其實,答案很簡單。依我看來,台灣(台、澎、金、馬的簡稱)是獨立國家,具備土地、人民、主權三要素,現在名叫「中華民國」。兩岸就是一邊一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台灣沒有掛旗、駐軍、徵稅或體現主權,中華民國在大陸也沒有掛旗、駐軍、徵稅或體現主權,彼此完全分立。維持現狀就是維持台灣是獨立國家的現狀。改變這個現狀才需要公投,統一需要全民公投,更名需要全民公投,獨立是現狀而無需公投。「九二共識」在本質上根本不是共識。所謂「兩岸同屬一中、一中各自表述」,擺明就是各說一套,沒有交集,沒有共識,根本從來不應稱之為共識。至於「兩岸同屬一中」根本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自我想入非非,不願面對現實。未來統一與否交由全民公決,現在就是「不統」;台灣就是獨立國家,不會「不獨」;台灣盼望和平,但不會放棄武裝或自衛,不會「不武」。

這麼簡單的客觀事實,猶如小孩子指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和「不獨、不武」只不過是皇帝的新衣而已,偏偏就是有些人懷有濃烈的大中華民族主義和激情,也有些人懷有錢進中國、共營商機的個人野心和慾望,更有些人根本對世事冷漠無知、人云亦云,因而掩蓋了自己理性、冷靜、客觀的觀察和判斷。面對當今世道,蔡英文可能為了吸引中間選民,因而不把話說清楚,但是讀過她最近出版的《英派》一書的人,都知道她的基本論述。落實自由民主、端正國家觀念、實現轉型正義的最後一哩路,台灣人民對她既有期盼,也會在未來日子對她本人和民進黨內某些拋棄原則、追逐名利之徒密切監督。

總而言之,時至今日,國民黨大勢已去。在國民黨臨全會「換柱」後,台灣兩岸政策協會18日公佈民調,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朱立倫支持度上升至21.9%,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仍有45.2%,而親民黨的宋楚瑜則滑落到13.8%。在總統候選人看好度方面,蔡英文看好度達73.7%,為歷次調查最高,僅8.7%民眾看好朱立倫,宋楚瑜則降至2.1%。至於在3人中,誰在處理兩岸關係時,比較能維護台灣的利益,蔡英文是38.6%、朱立倫是22.4%、宋楚瑜是13.9%、未表態是25.1%。由此看來,國民黨在總統選舉中勝算極低,如果國會選舉也展現類似效果,史無前例的全面政黨輪替幾乎已成定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