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時會有香港的蔡英文

2016/1/20 — 11:39

蔡英文

蔡英文

【文:舒曼】

我仍然清楚記得,那天晚上,以高票當選的台灣首位女總統,在四年前,是如何用她平和且溫婉的聲線,面對著細雨裡的群眾,徐徐道出一番落選感言。

我節錄一小段,她是這樣說的:

廣告

「今天晚上,我相信大家心裏都很難過,如果你心裏真的很難過,就讓它發泄出來。你可以哭泣,但不要泄氣。你可以悲傷,但是不要放棄。因為明天起來,我們要像過去四年一樣的勇敢,心裏充滿著希望。」

這是台灣的蔡英文。這是當年聲稱只差一哩路,將近山頂,時隔四年後,爬上了高山之巔的蔡英文。她情理兼備地與台灣人民對話,她感性地告訴台灣人民,要懷抱希望;卻又理性地告訴台灣人民,我們需要有制衡的力量。我不清楚當年有多少人被她這番話所感動,但我確實是被她震撼了一下。我甚至相信,不僅僅她一路走來的支持者,那些反對者若拋開一切政治考量,可能都會為這位大氣的女性所動容。當晚的斜雨很大,但也無法磨滅她的學養、風度,以及她那份愛台灣的熱切的心。這些都告訴我,她有潛質成為一位出色的台灣領導者。

廣告

西方的馬斯洛有個人生金字塔,他說人類需求有五個層次,在滿足生理、安全、社會與尊重的需要後,便會追求更高一個層次的自我實現。社會便是由人所組成,若把道理放諸一個社會來審視,我們會發現,一個成熟的社會,像香港,像台灣,正正想要追求更高的一個層次。

由是說,要帶領一個基本成熟的社會向前進步,和開創一個社會不同。在一個社會發展初期,民智未開,當時社會所需要的是一個開荒牛,領導者需要有學識、才幹去為社會打拼。爾後,當一個社會達致基本文明,所需要的便是一個除了學識、能力以外,還要有更高層次——人文素養的領導者。只有當執政者也富有這個「仁」的特質,有這個以人為本的關懷,才有能力帶領社會邁步向更高的一個層次。而學養、人文素養,是有別於所謂學識的。學識可以量化,是一種工具、一種實際的能力,是一種硬件。而學養是深潛在靈魂裡的,是滲透在舉手投足以及思想裡的,是一種軟件。脫離了對人的關懷,你僅僅擁有學識,而無法擁有學養。當今的香港和台灣,都迫切地需要邁向新的階段,追求更高層次的一個社會,不僅僅溫飽,還有自由以及民主。

有學識的人很多,而有學識又有學養的人很少;而既有學識又有學養,還關心社會,還有心力投身於政治的人,少乎其少。這也是,蔡英文顯得那麼難能可貴的原因。但是,為什麼台灣有蔡英文?為什麼台灣的未來領導者,(至少在目前看來)是有潛力帶領台灣走向新希望,而香港的執政者,卻屢次被揭發醜聞,甚至尚未當選已不得民心?

你以為蔡英文的出現容易嗎?

當叫香港人去投票是千呼萬喚都還不一定出來,而台灣人的自覺性是強到轉機四次、休店一天也要回鄉投票,你就該知道香港輸在哪裏。當香港的老人是坐著一輛輛來歷不明的輪椅進票站,而台灣的Uber是免費為投票的人民服務時,你就該知道香港輸在哪裡。這可能只是小部分極端的例子,但如果香港也有這樣極端的例子時,相信也離民主不遠了,因為至少,至少這片土地有一部分人擁有強大的公民意識。

可是,如果你連投選區議員的公民義務都沒盡,自我放棄投票權,那麼不要羨慕為什麼台灣有蔡英文。就算有香港的蔡英文,沒有了投票權,她會出現嗎?如果你對生於斯長於斯的土地,都漠不關心,那麼不要羨慕為什麼台灣有蔡英文,人家可是幾代人努力爭取回來的普選選出的。所以,先不要問為什麼台灣人民擁有蔡英文,而我們擁有梁振英。先不要問為什麼台灣的領導者有689萬票的民意基礎,而我們的特首僅由689票選出。先問問自己,你值不值得擁有蔡英文。

親愛的香港人,若你希望一個有學識、有學養、有能力、有熱切愛香港的心的領導者出席在我們歷史的長河裡。首先,請你務必要盡自己的公民責任。你自動自覺去投票,只是完成了自己一半的公民責任,另一半責任是,去感染其他人投下他們的一票。市場賣菜的阿姨、你樓下的保安、餐廳裡為你倒茶的侍應、家裡年幼的弟妹、年邁的老人,這些周旋在你生活的人,你有沒有在感染他們,去關心社會?Audrey Hepburn有一句話:「當你長大時,你會發現你有兩隻手,一隻用來幫助自己,一隻用來幫助別人。」(As you grow older, you will discover that you have two hands, one for helping yourself, the other for helping others.) 公民責任,就是發揮你兩隻手的力量,一隻幫助自己,一隻幫助我們的社會;一隻以身作則關心社會,一隻去喚醒其他沉睡的心靈。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