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余光中與台灣「白色恐怖」年代

2017/12/15 — 20:13

余光中(中文大學資料圖片)

余光中(中文大學資料圖片)

中山大學榮譽退休教授、著名詩人余光中於昨日病逝,終年89歲。與中國大陸的一片懷緬之情不同,台灣輿論對余光中的逝世,卻出現不少批評其生平作為的聲音,其中尤為受爭議的,是余光中在台灣70年代鄉土文學論戰中的政治行為。

自1949年開始,台灣經歷了長達38年的戒嚴時期。當時在國民黨主政下,「白色恐怖」的政治氣氛,令人人自危,文字工作者更很容易被政治打壓,因言入罪。著名作家柏楊,曾因翻譯外國漫畫,暗諷當時的蔣中正總統,而被判有期徒刑12年。

而余光中正是在這種時刻,撰文指控鄉土文學派作家為「工農兵文藝」,暗指他們是共產黨爪牙。在當時的氛圍下,這種程度的指控,有可能令人陷入政治迫害當中。

廣告

《國立台灣文學館》資料顯示,70年代台灣鄉土文學論戰爆發,這是台灣戰後以來一次大規模的文化論戰。當時的台灣在黨國統治之下,文學的主流題材,是反共及中國懷舊。直到60年代中期,「鄉土文學」才逐漸興起,強烈的現實主義,引起兩派文人論戰,而且論戰範圍不止於文學領域,還延伸到政治、經濟層面的意識形態對立。

文章〈狼來了〉被指成「血滴子」

廣告

1965年,葉石濤在《文星》雜誌發表,〈台灣的鄉土文學〉一文,指出「臺灣」與「鄉土」相互關連,使文藝作家逐漸重視「鄉土」議題,引起政府當局注意。

論戰的對立日趨激烈,官方力量懸於頭頂。1977年8月17日,中央日報總主筆彭歌發表〈不談人性,何有文學?〉,對王拓、陳映真、尉天驄等人的文學觀念提出批評,指最近的文學論是「不正確的,甚至有害的」。而余光中就於同年8月20日,在《聯合報》撰寫〈狼來了〉一文,指摘「臺灣現在已有人公然提倡『工農兵文藝』,暗指這些『工農兵文藝工作者』是共產黨的爪牙。」。此舉被視為附和當局勢力,亦使論戰趨於緊張。

當時的台灣仍處於戒嚴時期。余光中的指控,在此背景下,顯得十分嚴重。學者徐復觀曾在,〈評台北「鄉土文學」之爭〉中指出:「(余光中)之所謂『狼』是指這些年輕人所寫的是工農兵文學,是毛澤東所說的文學,這種文學是『狼』,是『共匪』。」「這位給年輕人所戴的恐怕不是普通的帽子,而可能是武俠片中的血滴子。血滴子一拋到頭上,便會人頭落地。」

近三十年後自辯:寫〈狼來了〉出於愛國心

作家陳明成亦表示,余光中〈狼來了〉發表之後,「一時之間,被喻為『血滴子』的大帽子在文壇弄得風聲鶴唳,瀰漫著肅殺的血腥氣息」。

1977年8月末,政府、黨團、軍方的代表,丁懋時、李元簇、王昇、李煥等,以及余光中、尹雪曼等文學人士組成擧行「第二次文藝大會」。最後官方擴大了「鄉土文學」的意涵,將此界定成「愛國文學」、「民族文學」。

此後,余光中更被指收集作家陳映真作品中可能涉及新馬克思主義的字句,私下寄給當時的台灣國防部政戰主任王昇。陳映真及文學史家陳芳明均談及此事。

余光中曾回應此事。他於2004年發表在廣州《羊城晚報》的《向歷史自首? — 溽暑答客四問》中,否認向王昇告密陳映真一事,並稱自己寫作〈狼來了〉的動機是出於愛國之心。

余光中又曾攻擊胡蘭成。1975年,蔣介石過世,蔣經國成為國民黨黨主席。胡蘭成曾上書蔣經國,希望進行政治改革。同年,趙滋蕃在《中央日報》專欄中,攻擊胡蘭成曾在汪精衛政權處工作,指責他是漢奸。余光中與胡秋原繼而在報章上發表文章攻擊。胡蘭成最後被文化大學解職。

作品列教材 大陸網民多懷念

因為台灣文壇的論戰,余光中在台灣不少經歷過或熟悉戒嚴時期的民眾心裏的形象,並非如大陸或香港網民所稱頌的那樣光輝。

余光中逝世後,大陸網民集體懷念這位詩人。據BBC報道,最早在微博轉發余光中逝世消息的《北京青年報》,發文一小時內獲得互動數超過17萬,而「余光中病逝」在微博上的搜索數也迅速突破60萬。對中國網民而言,余光中的形象,大多停留在《鄉愁》這首詩上,因它被列入中小學教材,是每個在中國受教育的人都會熟悉的作品。《鄉愁》表達的對中國家鄉的感懷,亦被民間及官方經常借用,寄託兩岸統一的願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