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問我,為什麼討厭國民黨?

2016/1/15 — 23:01

呂秋遠:施明德、陳菊、黃信介、姚嘉文等人,當年青春正盛,在國民黨的叛亂罪威脅下,動輒無期徒刑、死刑,但是他們在美麗島大審時,昂首面對統治者的道德審判,這不是我們現在用鍵盤與網路搞民主的人可以想像的

呂秋遠:施明德、陳菊、黃信介、姚嘉文等人,當年青春正盛,在國民黨的叛亂罪威脅下,動輒無期徒刑、死刑,但是他們在美麗島大審時,昂首面對統治者的道德審判,這不是我們現在用鍵盤與網路搞民主的人可以想像的

確實,從我有投票記憶以來,就沒有支持過國民黨候選人。但是,我的家庭背景卻是莫名的深藍。我說莫名,是因為我從來不知道我爸為什麼就是要支持國民黨,也不是軍公教,也不是外省籍,他現在之所以不是黨員的原因,就是因為當年李前總統是國民黨主席,他說要等他被開除才要繳黨費,所以就這麼成為失聯黨員。郝龍斌如果看到,請趕快邀請他重新入黨,而且我爸這一票肯定是你的。

我小時候歷經了講台語罰錢、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六四天安門熱血青年的末期,加上家庭背景,根本不會有成為反國民黨份子的任何可能性。國中以前,我討厭台灣獨立,認為這些主張都是亂源,美麗島事件是亂黨顛覆自由中國,施明德看起來就是土匪。有個國中同學的父親堅決主張台灣獨立,有天我到他家去玩,看到他們家的書房,到處都是新潮文庫的翻譯書,當時除了下定決心要多唸書以外,還想要跟他父親好好辯論,為什麼我們不能聲稱代表全中國?立法院的老立委代表全中國,不應該退職,頻頻鬧場、毀損公物抗議的朱高正,看來就是腦滿腸肥的政客。

廣告

後來,我才知道,我念的地理是歷史,我念的歷史是小說,而真實的人生,比小說還殘酷。

高中以後,我開始認識黨外運動。為什麼是黨外,因為當時除了國民黨,不能有其他黨,所以黨外,就是指國民黨之外,所謂的黨外,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事,就是1979年的美麗島事件,當然,小時候我因此而認定黨外就是破壞國家安定的亂黨。然而,當我從高中開始閱讀不同的黨外書刊,我意外的發現我的眼界竟然如此狹小,美麗島事件其實是台灣民主運動的起點。

廣告

我們可以看看當年的施明德、陳菊、黃信介、姚嘉文等人,他們在當年青春正盛,在國民黨的叛亂罪威脅下,動輒無期徒刑、死刑,但是他們在美麗島大審時,昂首面對統治者的道德審判,這不是我們現在用鍵盤與網路搞民主的人可以想像的。終身監禁、死刑或是終身放逐,這是當時從事反國民黨運動的宿命。所有的照片裡,我從未看過施明德垂頭喪氣,他總是笑著面對死刑的威脅;陳菊堅毅的臉龐,看不出一絲的後悔;黃信介,這個啟發花蓮後山的歐基桑,為了民主運動奉獻終身。

儘管後來,有些人選擇了不同的路,但是,他們當時的勇氣,給了台灣民主運動一盞明燈,沒有這些前輩,我們不能有今天的民主權利。

國民黨討人厭,不是因為殺了許多台灣人的二二八事變,不是因為他們曾經實施過世界上最久的戒嚴,不是因為他們擁有龐大的、掠奪自國家的黨產,且拒絕歸還,更不是他們長期壓制台灣民主,扼殺異議人士的生存權。儘管這些事情他們都做過,有些甚至是現在進行式,但是我最不能理解的事,他們為什麼可以不認同台灣到這種地步?這塊孕育他們的土地。

你還在猶豫要不要去投票嗎?先問問你自己,如果活在1979年,那個遙遠的37年前,你願意在死刑的威脅下,站出來為台灣人爭取民主嗎?

這塊土地,值得你愛她,這地方的人民,需要我們一起照顧。

請你,在1月16日,用選票愛你的人民、土地與國家。

Anything but KMT。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page,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