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傅榆的榜樣

2018/11/19 — 9:04

談到表忠,有些是時勢所逼,有些是甘願獻身,為求名利。就像文匯報慶,有些只簡簡單單說週年快樂,有些偏要睜大雙眼撤謊,說甚麼中立持平、自小讀文匯大公識字。「政治正確」的客套話,能敷衍則敷衍,明眼人看,就會清楚。

極權的威嚇和順從是滲入社會骨骸和個體的血液中。在公民拍段聲援維權、反習反帝的短片就可輕易消失,以識別生物特徵、容貌,甚至步姿以控制社會的恐懼之下,以最保險的生存方式保護自己、身邊的人,是被欺壓者的權利。但不要忘記,每個人的都權力的接受和施予者,許多因為自保的表態,就會讓不順從的人變得更鶴立雞群,置身於更巨大的危險當中 — 就像在台上勇敢喊話的傅榆,或者是獨身前往酒會的婁燁。

有論者說傅不應該用此平台宣傳政治,是騎劫、置主辦方於不義。道理淺顯易明 — 這些言論主張「觸犯龍鱗」,就像太陽從東方升起一樣,尤如大戰藥引,是為必然。問題不是在於政治,而是觸犯中國的言論:就像「戰狼」一樣,犯中華者必誅。「禁區」這回事,中國在自己的彊界下劃,在他方也劃,由土地劃到腦袋。她是得獎者,她真的沒權利談她的感受、她的電影所折射出來的訊息嗎?權利的可貴,正是在任何代價之下,保障不受權貴歡迎的想法。那不是用功利來量度的。

廣告

這些「逼宮」最令人討厭的,也正是在台灣有巨大反差的,是「異議」的自由,也是容納多元的可貴。「反中」不一定是國家認同的戰場,也是捍衛言論自由、政見多元的重鎮。

我想傅導在喊話之前,必然經歷了很多的掙扎:說,還是不說。「但對於我日後職業生涯所可能面臨的一切後果,我願意承擔,且並不後悔。」那是鐵定了心腸所做的事情,我們哪能有不支持她實踐自由的原因呢?在威嚇之中,榜樣非常重要;在榜樣之中,有一位挺著風霜仍能盛放的,同樣重要。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