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全世界都可以懷疑文化藝術有什麼用,但文化局長不可以

2015/12/7 — 18:02

台北市文化局局長倪重華

台北市文化局局長倪重華

不稱職、出問題的台北市文化局長,市長不管,難道就不會受到議會的監督壓力嗎?

答案是:不會,絕對不會。而且情況剛好相反,愈是不堅守文化藝術立場的文化局長,愈能得到議會的認同。因為大部分議員本來就覺得文化藝術與他們無關,與他們的選票無關,幹嘛花錢弄文化藝術?

廣告

在議員眼中,不管是台北市議員或宜蘭縣議員,花在文化藝術上的錢都是沒有道理的,最好通通省下來。他們不管黃春明是誰,他們也不尊重黃春明的人格與作品,與對台灣文化的影響,他們看到的只有:那九十幾萬為什麼不省下來?

議員們也不會想了解作為文化藝術一部分的電影工作。因而一個背棄文化理念來對待文化工作的文化局長,在道理上絕對有愧職守,但在市長和議員眼中,卻不會有問題。

廣告

這就是為什麼不能選一個人緣好,懂得如何和議員周旋的人來當文化局長。不管別人對她的工作評價如何,我懷念龍應台面對議員時的強悍態度:「Over my dead body!」她知道她的任務不是討好議員,她知道要守住文化藝術的立場,她必須對抗議會,理由很簡單,議會議員們本來就沒有要文化藝術。

全世界都可以懷疑文化藝術有什麼用,但要擔任文化局長的人不可以懷疑。他內心若是沒有一點對於這個都市因為缺乏文化藝術而顯現的「鄙陋」有所憤恨、有所憂懼,他就不應該繼續待在這個位子上。換句話說,他如果不能有勇氣對抗、睥睨議員們的「鄙陋」,那他就不可能真正從事文化藝術的追求,絕對做不好文化局長的工作。

在政治的領域中,我們只能靠像樣的、有骨氣的文化官員來阻止這個社會朝更鄙陋的深淵滑落。

 

原文 12月5日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