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朗東

溫朗東

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udn鳴人堂專欄作家

2019/4/11 - 11:00

再談民進黨延後總統初選的問題

蔡英文(左)賴清德(右)圖片來源: 蔡英文 facebook

蔡英文(左)賴清德(右)圖片來源: 蔡英文 facebook

延續上篇。有人說,民進黨透過中執會的程序,將總統初選延後,沒有傷害,沒有程序不正義的問題。

這個說法,我有幾個不同意的地方。

第一、世界上沒有完美的制度,每一種競賽機制,都有不夠周全的地方,所有的競賽包含民主政治,制度都會一改再改,讓它更周全,更完善。

廣告

但基本的精神在於:「制度的修訂必須賽後進行,已經開始的競賽不應該更改規則。」

比方說考試,考法不好,事後可以改。有人報名了再改規則,是不對的。

第二、並不是按照制度內的彈性(中執會權限),就是合乎民主精神。

舉個比較誇張的例子,習近平稱帝,也是透過中國全國人大全體會議,以2958票贊成、2票反對、3票棄權,修憲刪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

制度「容許」你這麼做,不代表這麼做是好的。

第三、有人說,據傳賴清德先是表態不參選,在民進黨預設只有蔡英文一人會登記之下,才有比較簡略的初選規則。為了亡羊補牢,延後初選是比較周延的。

我必須說,這個說法的提出,本身對民進黨就是一種傷害 — 它預設了「原本的初選是玩假的、做做樣子的。」「原本的初選制度有漏洞,但民進黨這麼多志士能人,沒人有辦法發現。等到賴清德登記參選,忽然就發現漏洞了。」

至於賴清德有沒有在初選前「假裝不選,事後突襲」,我不知道。

假設有,那也頂多說明「他的想法因為情勢變化產生了改變。」你可以說他想法變來變去不好,但不能否定他登記參選的正當性。(採取這個觀點的人,按照同樣的邏輯也應該反對蘇貞昌參選新北市長。)

第四、競爭不會造成分裂,「硬要和諧團結」跟「惡性競爭」才會造成傷痕。

民主政治必須以理服人,如果只是以勢道威壓,無法讓人心服,隱忍造成的疙瘩,可能更大。

惡性競爭就是把對手說得一文不值,這種事我是不做的,也希望大家不要做。不管誰出線都是可以接受的總統人選。

然而,初選拉得越長,惡性競爭發生的頻率跟次數就越高。這跟開車上路的時間越長,發生事故的危險越高,是一樣的道理。

更重要的是,時間越長,支持者對候選人投入的情感就越深,如果候選人落敗了,這種感情要收回來,並不容易。

因此,「即使程序上有小小瑕疵,初選時間更長才能更周延」的說法,考量到初選拉長所造成的惡性競爭風險,未必能成立。

第五、有人說:「總統忙於國事,無暇準備初選」。這個說法,似乎覺得初選跟政務必然衝突,只能擇一。我不這麼認為。

我承認,有些初選的環節,例如準備政見發表會、澄清各方謠言,跟政務沒有直接關係。

但與此同時,執政者掌握權力,施政作得好,民意就回升,這是執政者的優勢。

政府預算中也包括了政策宣傳的預算,當然,宣傳不能圖利個別的政治人物,但人民還是會知道現在是誰執政,是誰把事情做好。

執政有包袱,也有優勢,反過來說也一樣。在我看來,每一天的執政,人民都透過感受,幫政府打分數。政治人物每一天的執政,都對選舉競爭有幫助。

-------

礙於體力有限,很多問題之後慢慢回答。包括賴清德好在哪裡、特赦陳水扁的意義、功德說的評價等等。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