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北京中止兩會交流的戰略背景(中)

2016/6/8 — 11:53

台灣總統蔡英文(資料圖片)

台灣總統蔡英文(資料圖片)

在5月20日中午回答媒體訪問時,台灣兩岸議題權威林中斌教授和北京社科院台研所長周志懷、廈大台研院長劉國深兩人同樣,都認為北京將偏向正面理解蔡總統就職演說,蔡總統是「過關」了,但是20日下午5點北京卻說蔡總統的考卷並没有完成,第二天國台辦進一步宣布暫停兩會交流,6天後,國台辦措詞更凶了:「背離一中,兩岸關係就會出事;搞台獨,只有死路一條。」竟然完全和三位頂尖專家評估不同。 

為什麼後來北京愈反應愈凶而讓頂尖專家失準?林中斌在5月27日發表了一篇專文解讀。 

「小英已讓步到極限」,這是林中斌和周志懷、劉國深認為過關的理由,過去對蔡英文態度比較不客氣的美國智庫人士如卜睿哲、包道格第一時間也都有類似看法 (《中央社—蔡總統就職演說 包道格:很成功》)。 

廣告

林中斌舉了兩件事說明一開始他認為蔡總統已經過關並不是自作聰明,甚至不是一些頂尖兩岸關係學者的蛋頭看法而已: 

1、「據五二○後專程來台的北京內圈人士反映,小英演說表達之善意超過他們的『預案』。他們也瞭解小英已讓步到極限。」 

廣告

2、「正午,台灣有關方面接到對岸國台辦四點官方反應。其主調是正面的」。(《聯合報—林中斌/五二○餘波的解讀》) 

林中斌判斷北京將讓蔡總統過關,還不只是蔡總統讓步已經到了可能的極限,甚至超過北京圈內人士的預期 (注1)而已;更因為他認為北京應該會避免重蹈2000年漠視陳前總統「四不一沒有」的讓步善意而兩岸關係惡化的覆轍。 

蔡總統就職民進黨第16任黨主席時說要讓人民看到的不是上一次執政的民進黨;但是她先強調組超黨派內閣後又兼任黨主席,這些固然作法和陳前總統類似,在就職演說中面對中共反獨促統時的因應也大同小異。林中斌認為2000年當選總統的陳前總統在520就職演說大大吹捧北京領導人,並承諾願意和北京「共同來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還承諾反台獨的「四不一沒有」等等做法是「對北京極力示好幾乎到卑躬屈膝的程度,黨內大老私下憤憤不平,但對剛上任的總統敢怒不敢言。」至於對蔡總統的演說,林中斌當然不可同樣說是卑躬屈膝,他換了個說法:蔡總統的善意已經超過專程來台的北京內圈人士的「預案」,「小英已讓步到了極限」。 

—陳前總統直接說「未來一中」和「四不」—不台獨及「一沒有」—沒廢國統;蔡總統則透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回應,無論如何有相當的雷同。 

林中斌認為,2000年時陳前總統已經到了卑躬屈膝的程度,但是北京竟絲毫沒有善意回應,「以致於阿扁在民調持續下滑後,終於擋不住黨內壓抑已久的不滿,於兩年後大翻盤的宣稱兩岸一邊一國。從此雙方關係惡化一去不返。」 

林中斌說的正是多年來在兩岸及美國智庫間一個普遍的看法,站在這一個基礎上,他認為這一次北京應該妥善把握機會,他說「北京的第一反應,也可能也是為修正16年前的錯誤。」 (注2) 

北京對蔡總統的演說內容不滿意,而堅持一定要有九二共識4個字才行,北京這立場在邏輯上事實上很是奇怪,因為國民黨定義的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一旦各表被凸出,比起蔡總統提到的<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便強化了「不統」的含義,而模糊化了一中。 

北京對蔡總統演說的立場從正面翻轉成令美、中、台最指標性專家判斷集體失準的偏向負面,林中斌認為可能有個原因: 

一、520下午北京各有關單位開會,他們對台了解不如國台辦,最後定調偏硬。 

二、北京一向需要時間與台灣新政府建立互信。 

三、北京目前正在盤整內部意見。 

第二、第三兩個理由應該都成立,先簡單分析: 

a、北京目前正在盤整內部意見,有可能。中共19大的人事安排,習近平對台寧左勿右,以免台灣成為權力角力的議題。 

b、和台灣新政府互信不夠,這也的確是。在520之前美國學者任雪麗認為民進黨內意見不一,對大陸釋出的訊息錯綜複雜,不利於新政府和北京建立互信。 

然而林中斌認為最重要的第一項則恐怕有疑問: 

在當前中共各項重要政策包括對台政策都透過設置政策領導小組集中由習近平拍板,這樣的決策模式應該不致於有「北京各有關單位」因為不了解狀況反而有成功地把了解狀況的國台辦政策改變的機會。然而林中斌這樣講很意外也很精準地指出了兩個必須認真探討的問題,首先就是從兩岸專業人士群體和專職機關國台辦的角度來看,這個改變是「狀況外」的;其次,這個狀況外的內容到底是什麼。 

由於北京重大決策集中在習近平身上,因此讓國台辦放棄原來「專業」立場的,應該只會是習近平,不會是其他的「有關單位」。那麼這不是等於說被稱讚最熟悉兩岸事務的習近平其實是個外行人? 

事實上無論對內對外都強勢,而且大到頂層建構小到具體措施都管的習近平在兩岸上作出超越傳統台辦、台研和台美智庫專家形成的兩岸事務社群意料之外的,具有單邊性、突襲性的決策,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久前的馬習會就是另一個經典,此外,M503航線、國家安全法、卡式台胞證、福建自貿區、陸客中轉,以及在上海投資就業的台胞及其親屬就醫求學提供「市民待遇」…等等都有同樣有濃濃厚的習特色。 

著名的中國國際政治學者時殷弘說在外交事務上「習近平本人就是他自己的幕僚長。比如FTAAP的事情在APEC上突然提出來,不要說美國人不知道,就是我們圈子裡的人都不知道。」在外交事務習這樣做,在對台政策又何嘗不是如此。 

習近平喜歡頂層建構的大戰略,時殷弘說「大戰略有個特徵,雖然是複雜的,但是它一定要自成系統,有統一目標,必須是不能有那麼多矛盾,它的不同要素,甚至是對立要素,比如在南海強硬、對美親善,必須是平衡和統一的。」時殷弘認為鄧小平的大戰略「韜光養晦」是清楚的,到了胡錦濤進入大戰略轉變的前期,「實踐中自相矛盾非常多,對美、對日、對朝鮮、對南海皆如此,所以我們不能說胡錦濤時期在戰略實踐中有大戰略。」 

現在隨著習近平大國外交大戰略的形成 (注3),在講究頂層架構的要求之下,習近平把台灣問題和中國全球戰略的扣連起來,不會只為兩岸而兩岸,這個做法和過去江、胡時代大有不同,以致於經常出現美、中、台頂尖專家甚至國台辦幕僚都跟不上的狀況。 

在主權立場上反獨促統是北京對台政策的傳統軸心,國台辦乃至美、中、台智庫這整個關切兩岸事務的社群從這一個傳統軸心檢驗蔡總統的就職演說,發現她雖然沒有接受九二共識4個字,但是依周志懷的檢查,在她演講的內容中,比九二共識更具體的一國兩區、統一前提反而都有了(《聯合報—大陸學者解讀:蔡為兩岸破冰創造條件》),所以認為她可以過關。 

然而在追求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大戰略中,習近平對蔡總統的就職演說關心卻不可能只有在主權立場上的表達,甚至於對於她在區域集體安全架構和全球價值同盟的立場的注意程度很可能還要更高。偏偏蔡總統在這方面的政策勾勒,顯示出了她遠大的志向,呈現了強烈國家正常化的思考,這和她在主權上的過度讓步或者是在主權上「不正常國家」的思考落差巨大,這就可以借用任雪麗的說法是「對大陸釋出的訊息錯綜複雜」,顯然這就是習近平否決了國台辦「偏向正面看待」的原案的根本原因。 

儘管北京中止了兩岸官方交流,但是美國對蔡總統的力挺作法很令人意外,居然由6位歷任AIT台北處長、理事長拍攝廣告短片力挺。影片中美國現職退職官員中卜睿哲的缺席恐怕難免引起注意—到底他是所有美國退職官員中和台灣關係最深,也可能寫了最多關於台灣的專書,更是最努力「指導台灣」的。 

無論如何,北京對蔡總統就職演說採取負面反應,比較最尷尬的恐怕正是卜睿哲。 

2000年卜睿哲銜美國政府令來台力促陳前總統非接受四不不可;16年後的如今,美國官方對兩岸的態度已經大大不同,和卜睿哲同樣擔任過AIT理事長的薄瑞光和現任的處長梅健華等人都先後表示美國不為國共的九二共識背書(《鉅亨網—美不為九二共識背書 AIT主席表態 與國民黨相左》) ;但是離職了一段時間的卜睿哲一年多來仍然不改其初衷,對蔡總統咄咄逼人,要他「清楚承認」九二共識(《聯合報—卜睿哲:北京盼蔡英文「清楚承認」九二共識》)。

如今幾乎所有有資格的專家都認為蔡總統夠讓步了,這一點卜睿哲也不得不承認,他強調蔡總統已經從過去的模糊概念走向現在的清晰概念,他說「這顯然是在向一個好的方向發展」 (《美國之音—卜睿哲:蔡英文兩岸論述轉向清晰》)。 

但是上次陳前總統接受了他的意見,結果北京不買單,這一次蔡總統又讓步到卜睿哲必須肯定的地步,但是北京仍然不買單,他只好硬說北京對新當選的台灣總統肯「聽其言觀其行」,很勉強地強調北京的做法還不算太壞。 

假如蔡總統的演說真是讓北京感受到釋出的訊息錯綜複雜,那麼卜睿哲卻認為清晰,感受的落差究竟怎樣產生?一個可能是,卜睿哲認為台灣在主權立場上向中國讓步和在區域集體安全、價值同盟上向美國靠近都是應該的,因為前者讓台海平靜有利於美國,後者強化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也有利於美國。問題是先撇開北京的看法,單就台灣本身的利益來說,後者固然是在北京在主權爭議上對台灣咄咄逼人之下難以避免的選擇,而前者則對台灣處在要「維持現狀」時論述上的弱勢,同時讓前途長期處在不確定的不利狀態中。 

於是我們強烈感受到,美中台三方的安全戰略鋪陳和台灣主權維護之間的權衡隨著東亞緊張情勢持續的升高愈來愈是一個高難度的課題。

 

1、這預期合理,例如王毅只要求兩岸政策依據「他們自己的憲法」,蔡總統還進一步要五毛給一塊地奉送以統一為前提,一國兩區為定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其講稿英文翻譯為<Act Governing Relations between the People of the Taiwan Area and the Mainland Area>。 

2、《多維新聞》披露國台辦認為,第一「肯定向前繼續走了一些」;第二「對兩岸關係性質仍有模煳處,要如何確認兩岸兩會政治基礎?」;第三「說到要做到,也要一以貫之,以扁為鑒。」;第四「仍然反對各種形式的台獨」。 

3、一開始,2012年習還在試探,內容他不清楚(《林濁水:習近平「中美新型大國關係」下的台灣空間》)。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