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年思考

2015/4/15 — 17:18

我在二零零五年的『十年後的台灣』書中,提出了一個看待台灣未來的時間尺度:

「各種不同的時間尺度,『十年』應該具有特殊的地位,在台灣的現實條件下。

「台灣從來不是個歷史意識與歷史知識發達的地方,而且對於過去歷史的敘述,夾雜了許多政治權力的介入扭曲。所以如果要用百年或五十年、甚至三十年,作為思維的尺度,那就難免陷入種種歷史事實認定的爭議。資料不足、史觀薄弱、偏見橫生,這些因素使得回溯歷史而生的智慧,很難產生。

廣告

「而且台灣的變化實在太快,台灣所處的這個二十一世紀世界變化更快,太長太久遠的歷史整理出的法則,難免讓人懷疑其現實適用性。變化那麼快的時代中,當然,我們想要預見三十年後、五十年後的台灣,也同樣困難重重、不切實際。

「十年,是大部分人都能切身經歷的有限時間,在怎麼健忘的社會,個人記憶還不至於完全喪失了十年光陰的烙痕。向前預想十年,我們也還能看得到分析得出台灣社會基本結構變與不變,可變與不可變的幅度。對於向黃仁宇那樣的史家,百年、兩百年、三百年,是「長期合理性」的單位;對於我們一般關心本身命運未來的人,十年或許才是最能掌握、最具實質力量的單位。」

廣告

檢驗「十年思考」的合理性、有效性,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十年為單位,回頭倒敘「台灣經驗」,回頭重建:一九九五年的時空背景下,如何展望二00五年?一九八五年的台灣,如何預想一九九五?一九七五年的環境下,人們面對一九八五,有怎樣的可能態度?

從一九七五年看起。那一年,蔣介石逝世,強人威權非變不可。當年在國父紀念館前排隊等待「瞻仰遺容」的人,想像未來十年,一定立刻想得到幾個問題:政治接班會順利嗎?老蔣建立的個人崇拜要如何收場,有辦法轉移給蔣經國嗎?陷入孤立環境中的台灣,怎樣才不致於完全窒息?「第二次進口替代」、剛剛發動的「十大建設」,能替台灣帶來經濟契機嗎?蔣經國異於其父的「革新保台」路線,真能「革新」、真能「保台」嗎?

十年荏苒,事實證明,台灣發展的主軸,確實就是沿著這個一九七五年就看得出來的座標鋪陳的。那十年,是「蔣經國時代」,蔣經國穿一襲夾克深入民間,平易近人,成功塑造了完全異於蔣介石領導風格。政治架構,是舊的國民黨黨國一體,政經統抓的威權架構,可是這權力板塊表面,塗上了非常不同的顏色。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