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參與太陽花學運 被警打至頭破血流 教師索償勝訴獲賠30萬 柯文哲:市政府不上訴

2015/8/7 — 19:43

國中老師林明慧(台灣蘋果日報片段截圖)

國中老師林明慧(台灣蘋果日報片段截圖)

台灣去年太陽花學運期間,一名中學教師被警方毆打致頭破血流,台北行政法院,今午判台北市政府須賠償30萬台幣(約7.3萬港元),市府一方可上訴;中央社引述台北市政府副發言人黃大維引述市長柯文哲表示,不會尋求上訴。

本案為太陽花學運首宗要求政府賠償的判決。

去年3月23日晚至24日凌晨,大批學生及民眾佔領行政院,警方出動鎮暴警察及水車將民眾驅散,大批示威者被警員毆打受傷。國中理化老師林明慧當日被警打至頭破血流,他為此聲請國家賠償,要求警政署、行政院、台北市警局、台北市政府等部門,賠償40萬精神慰撫金。

廣告

今日下午,台北地院新店行政法庭宣判,台北市政府須向林賠償30萬元。

蘋果日報》引述林明慧日前出庭時指,打官司索賠是為了告訴政府:「你們做錯了,不可以再用這種方式對待人民!」強調自己並非針對毆打他的警察,而是針對下令的人。

廣告

報道引述律師指,另有35名當日被警方毆傷的學生及民眾,計劃提告要求國家賠償。

當日被毆後,林明慧曾撰文分享經過,全文見此,下為節錄:

驅離行動開始,我們保持手勾手往後躺下,持續呼口號,就等著被拉走或抬離。站在群眾前方拿麥克風講話的幾個夥伴,先被粗暴地拉離現場,隨後整排的制服警察與黑衣特警開始對付躺在地上的群眾,我親眼目睹警察拿盾牌剁人、用警棍打頭、用手腳毆打民眾,一切發生的很快,我當下不知該如何反應,只持續和旁邊夥伴勾著手,吶喊「警察不要打人」。

我感到我被拉扯、整個身體躺在地上。我看到一位黑衣特警走近我,當下以為他要拉我,但竟是警棍直接朝我頭部打下。我一陣暈眩,不知被誰拉起,經人提醒才知我已流血。我被引導順著警察圍起的走道往後門走,途中我向某位警官哀求,拜託他去叫裡面的警察不要再打了,那位警官只呆立著不知如何是好。
 
走出後門我仍很氣憤,我對著那些年輕警察吶喊:「年輕人,當你們脫下一身制服,你我都一樣,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一個能思考有思想的人,你們不是工具,別成為那些政客的工具!」之類的話,但我從他們身上,只看到空洞的眼神和一臉的茫然。兩位目擊我被打的伙伴勸我趕緊就醫,他們帶我先去立法院救護站急救,再搭計程車陪我去台大急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