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對動物外交 多關心台灣本土動物

2019/3/11 — 9:20

(澳門民政總署資料圖片:澳門大熊貓「心心」誕下的孖寶BB)

(澳門民政總署資料圖片:澳門大熊貓「心心」誕下的孖寶BB)

動物園對於都市的孩子來說,當然有很大的吸引力。平常只能看到流浪貓狗的都市小孩,竟然能看到貓狗以外的動物,這是很令孩子們興奮的(也是悲哀的),而現今的動物園也在轉型中,逐漸有保育動物與教育民眾的設計與功能。然而將心比心,如果我是動物,就算給我再好的環境,我還是寧願在泥濘裡打滾,畢竟生活的空間有限,只能日復一日的在監牢裡打轉,而且必須要讓人類觀賞我的起居生活,這種楚門的世界,我寧願不活。

也是基於這樣的心態,事實上我是反對動物外交的。畢竟將野生動物送離原居地,只為了滿足人類的觀看慾望,對於動物的實在太殘忍。例如國王企鵝不就是應該生活在極地?怎麼會來到亞熱帶的台北?無尾熊不就應該在澳洲,來台灣做什麼?而貓熊,應該留在中國,為什麼要來這裡?為了貓熊,姑且不論迎來嬌客以後,我們必須花費的空間、培育費用等等成本,難道可以帶來任何教育意義嗎?讓動物離鄉背井,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囚禁,讓小朋友雀躍開心,就人類的立場來說,無可厚非。就動物的立場來說,聽你人類在五四三。

中國要贈送貓熊(編按:也稱作大熊貓)給高雄,不論從照顧能力或預算編列,都很難想像壽山動物園可以承載這麼重的壓力。即便鄧紫棋無法代言高雄,這看來也是韓市長截至目前為止最重要的政績,我還是不認為貓熊可以讓錢進來、貨出去。畢竟根據報載,壽山動物園整年預算才 3,700 萬(編按:台幣,下同)、門票收入僅 1,800 萬,姑且不論建館費用將近1億,一對貓熊 1 年就要花上將近 7,000 萬。高雄市民花了 3,700 萬照顧 650 隻動物,卻要用 7,000 萬照顧一對貓熊,這樣的思維與算盤是不是能說得通?這也是為什麼馬來西亞想要把貓熊歸還中國的原因,因為照顧成本實在太高了。

廣告

我們把中國的動物搬來台灣,讓台灣人可以就近「欣賞」貓熊,但是我們沒有人問過貓熊願不願意來(好啦,事實上也無法問)。台灣人對於自己的石虎,寧願蓋汽車廠、開道路毀滅他們的棲地、對於自己的黑熊,也不願意投入更多經費保護,然後卻花上大筆金錢願意資助貓熊的保育照顧,這不是很奇怪嗎?我們已經不能看到雲豹、極難發現黑熊、很難看到石虎,但是我們要在動物園養外來的貓熊?

因為人類破壞棲地與濫捕,臺灣黑熊現在是瀕危等級。反觀中國,在經過多年的努力後,貓熊已經提升為易危等級,還可以當作外交禮物。除了進口貓熊,短暫引起民眾排隊的狂熱與觀賞的娛樂,我們的民間與政府還能作些什麼?把臺灣黑熊拿來當作 logo?這應該只是消費黑熊而已。真心愛貓熊,請不要讓她們遠離棲地,並且多關心台灣的本土動物。

廣告

石虎、黑熊、穿山甲、綠蠵龜等族繁不及備載的野生台灣本土住民感謝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