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容階級剝削不容階級鬥爭 反年金改革的奇談怪論

2016/9/20 — 6:41

他們1992年承諾三樣改革目標,要減輕國庫支出,要造成延退效果,要降低替代率,等到制度一實施,造成的是走向三個目標都完全相反的結果,這樣的制度沒有錯,什麼才是錯,這樣的行徑不是詐騙什麼是詐騙。遇到詐騙當然要溯及既往,使詐騙的傷害加以去除。(台灣銓敘部網站截圖;資料圖片)

他們1992年承諾三樣改革目標,要減輕國庫支出,要造成延退效果,要降低替代率,等到制度一實施,造成的是走向三個目標都完全相反的結果,這樣的制度沒有錯,什麼才是錯,這樣的行徑不是詐騙什麼是詐騙。遇到詐騙當然要溯及既往,使詐騙的傷害加以去除。(台灣銓敘部網站截圖;資料圖片)

2005年10月陳水扁宣布改革軍公教18%退休優惠存款利率,當時所謂的改革,內容只有一項,就是把退休所得替代上限定在最後在職待遇85%到95%,這樣的替代率,仍然維持在世界第一高的水準,比一般國家多了20%以上,但是國親兩黨卻已經怒不可言,傾全力杯葛,從此掀開了到現在10多年沒完沒了的年金改革VS反改革大鏖戰。 

從2005年開始,年金改革就被反對者定性是挑動階級鬥爭。 

當指控年金改革是階級鬥爭時,意味著的是,軍公教是一個利益一致的命運共同體,面臨了領不到優厚的退休金而眼紅的階級的鬥爭。國親階級鬥爭的口號響亮,打出了軍公教同仇敵愾的戰鬥力,讓當時的民進黨很吃到苦頭,2005年縣市長選舉大敗,18%爭議就是原因之一。現在蔡總統繼續推動年金改革,也繼續被攻擊進行階級鬥爭。 

廣告

然而軍公教真的是一個階級、一個生命共同體,共同面對另一個階級的鬥爭這麼簡單嗎?公務員年金改革的問題從2005年開始經過20多年的角力後,公務員退休制度的愈爭議,制度的荒謬性愈暴露,首先大家才發現這個制度的荒謬,嚴重的荒謬地方真是多得不得了,民進黨鎖定18%只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局部而已,和18%一樣嚴重荒謬的地方最近幾年才陸陸續續被擠牙膏擠出來,甚至到現在都還沒有擠乾淨;其次,這些層出不窮的荒謬機制創造了台灣公務員遠超過希臘的所得替代率,最高可以達到140%的天方夜譚程度;第三,這些荒謬的機制並不是讓所有的公務員雨露均霑,而是在公務員中由1979年通過的舊制退休法和1992年通過的新制退休法,兩個法律架構殘酷地劃分了四階級: 

一、1996年前用舊制領月退俸退休的是一個階級。這個階級退休時完全適用1979年通過的舊制退休法,這階級退休待遇很不錯,如果加上年終獎金,最高可以達到100%的替代率,但他們都還並不是最好的。 

廣告

二、1996年前就開始當公務員,但是1996年後才退休的是一個階級。這個階級是所謂年資跨新舊制的階級,是最好的一個階級。 

三、1996年後才進公家機關的是一個階級,完全只適用1992年通過的新制退休法,待遇還不錯,但是制度帶來的風險非常大,他們是充滿危機感的一個階級。 

四、在1980年代大幅調薪前領一次退休金然後存18%的是一個最老也最差最可憐的一個階級。 

先從最差的階級說起。 

早期公務員待遇低,直到1980年代,12職等司處長每個月領不到2萬元,如果在1980年代依舊制退休,一次退休金加上公保養老給付可以存到銀行領18%的錢頂多200萬,每個月利息不到2萬,現在日子當然會過得很苦。這是最慘的階級,只是現在他們都非常老,凋零得差不多了。 

其次談領舊制月退俸的。 

最差的階級月領18%利息不到2萬,以現在的生活水準雖然很苦,但是在他們剛剛退休時,這差不多已經是司處長的薪水了,所以超過8成的人都領一次退。人人一退休就領走一大筆,國庫受不了了,所以只好進行改革,而在1979年通過了退休「舊制」。 

舊制增加了月退休金,計算的基礎是最高年資30年,前15年每多一年多給本俸的5%當退休金,後15年每年1%,另外再加上實物代金,計算的公式是: 

月退金 = 本俸 ×(15×5%+15×1%)+ 實物代金930 

現在以30年年資當到簡任第十職等本俸五級本俸44,420專業加給29,960,每月領74,380 的公務員做例子計算月領退休金如下:44,420 ×

15×5%+15×1%)+930=40,908 

他的替代率是:40,908/74,380=55% 

這比起現在美國公務員退休金是59%,澳洲65%,加拿大55%已經是很過得去了,何況,再加上年終獎金1.5個月共111,570,平均分到每一個月是9,298等於薪水的12.5%,他的月退休金更成了50,187,替代率67.5%。這就連美、加、澳都比不上。既然如此,所有的18%優惠存款便都不應該再維持,不料,銓敘部高官為了圖利自己,卻規定領下來的養老給付還可以存18%。這下子依簡十級五職級養老給付1,599,120,每個月18%利息23,980,加上去後每月實領74,167,替代率高達99.7%!銓敘部高官做的竟是以減少國庫支出為名,行掏空國庫之實,真是不像話到了極點。這樣的舊制縱使可能使領一次退的減少,國庫支出壓力得到暫時性的減輕,但是累積起來國庫的支出實際上倍增。 

到了1980年代退休金累積下來的支出太大,再加上舊制前15年5%後15年1%的換算方式形同鼓勵公務員早早退休,在台灣社會迅速走向高齡化少子化的時代背景下非常不合時宜,造成的是國庫壓力更加沈重,又非改革不可了。於是1992年通過一個1996年開始生效的「新制」退休法。在修法過程中,食髓知味的銓敘部高官這次一點也不客氣地再度演出以減少國庫支出之名行掏空國庫之實的戲碼。 

進行新制改革時,銓敘部向國家人民承諾的改革目標是:建立獎勵公務員久任延退的機制;降低所得替代率為70%;減輕國庫負荷。 

為了達到這三個目標,首先是取消18%優惠存款,其次把全由國給退休金的恩給制改成每月繳交提撥的儲金制,然後,計算月退金的方式,放棄舊制前15年年資每年5%後15年自每年1%的換算方式,改為每年年資都相等,以本俸2倍為一個基數,每個基數換算2%的拗口方式計算,(這方式其實簡單化就是每一年換算4%)最高可以算到35年年資。這樣最高替代率就符合70%了。 

取消18%優惠存款和改成儲金制和替代率降到70%都值得肯定,但是所謂的替代率70%則根本就是掛羊頭賣狗肉。 

既然公務員的薪水是本俸加上專業加給,那麼所謂70%便應當是本俸加上專業加給的70%。為什麼變成本俸2倍的70%?那是因為通常專業加給只有本俸的7成。所以本俸×2就比本俸+專業加給多了11.7%,這樣換算下來,本俸×2的70%就等於實質薪水的本俸+專業加給的82.35%了,如再加上年終獎金便成了93.6%。雖然不到100%,但是距離也很近了。 

這個新制,替代率儘管仍是希臘級的,但是到底降低了一些,延退的機制有了,未來1996年後新進的公務員便一切照新制繳交儲金提領退休金,新制到底還是比舊制合理些。 

現在進一步分析年資跨新舊制這一個最享受的階級。 

1992年退休新制完全是年資跨新舊制的銓敘部高官主導出來的,由於舊制使國庫受不了,改革的重擔就擺在這些官員的肩上,完成了新制的規劃後他們面臨三個問題:第一,最早退的那些景況最差的公務員怎麼辦?第二,全依舊制領月退的,要不要把他們的18%取消,使他們的替代率回歸一般國家的常態?第三,他們自己年資跨越新舊制怎麼處理? 

他們的決定是這樣,首先,最差的那個階級就不理他們了; 其次全領舊制月退的18%繼續延續,也不必改革;最後輪到他們年資跨新舊制的問題。 

年資的換算公式,新制舊制,對公務員各有利弊。前15年年資,舊制對公務員有利,每年年資換得本俸×5%的月退,而新制只有本俸×4%;但是舊制後面的年資只換算本俸×1%非常不利,遠比不上新制的本俸×4%。 

舊制前優後劣,加總起來得到總體的平衡;新制則前後一致,前後當然更沒有不平衡的問題。若強調改革精神,跨新舊年資的,合當全套領新的;若依衡平原則,則只能依公務員自己的狀況全套領新的或全套領舊的。不料這些聰明的公務員在法律中規定他們自己可以享受「有利於當事人之方式」,並據以發明了一個新舊制的好處全兜在一起要,新舊制的壞處全部切割丟棄的絕招,他們前面的15年年資全部算本俸×5%,而後面的全算本俸×4%,再加上他的養老給付18%還照領。這樣他們的月退休金,以30年年資其中有15年舊制年資的簡十第五級公務員為例便是: 

44,420×(15×5%+15×4%)+930+優惠利息20,655+年終獎金9,298=90850 
這就比純舊制的74,167高出好大一截了。 

不只這樣,純舊制只算30年年資,這個職級上限就是74,167,但是跨新舊制的82,149卻還不是最高,如果他的年資再增加5年成為35年的話,他領的還要增加8,884而到達99,734,替代率達132.9%!其中最驚人的例子是2005前的連戰,每個月領取的月退47萬元,比在職的陳水扁總統和呂秀蓮副總統的薪水都高。他的47萬中,單單18%利息就有221,940之多。 

主掌改革大權的當年高官把自己的月退俸改得既比改革後全依全新制領的人多就罷了,竟還更比被他們改革的領全純舊制的人多,同樣30年年資同樣的職級,跨新舊制的比純新制多了30%達到27,318元,又比純舊制多了15,752之多,這不是詐騙是什麼! 

在爭議中反改革的說,主張改革不能援用一些像連戰的特例,他們說,很多人領的月退並不到100%,說他們領超過100%領太多是抹黑。 

制度上明明讓人領到130%以上替代率,反改革的人為什麼說領不到替代率100%,首先,這樣說依據的第一個關鍵應該是不把當年算給退休的人,現在月退2萬5以上的已刪除的年終獎金包括在內;其次更關鍵的是只要年資夠,明明可領到超過100%,卻沒有領恐怕並不是有良心,更不是笨,而是太聰明了。他們等不到年資滿35年就早早退休了。為什麼,且再以簡十第五級到50歲當了25年就退休的公務員為例,他的月退不算年終獎金的話是: 

44,420×(15×5%+10×4%)+930+優惠利息20,655=72668 

這替代率只有96.4%,的確不到100%。表面上少領了,其實大有文章。他這樣領國庫一點也不更輕鬆,因為台灣國民平均壽命是80歲,這一來他將可從50歲領到80歲,一直領30年。一生不算年終獎金3,347,280就共領了25,807,320的退休金。而老老實實65歲退休做滿35年的,領到替代率雖遠遠超過130%,到80歲總額領也領了驚人的16,111,080,但是比起依75制退休的25,807,320元仍然落後了將近1000萬!

現在從這個驚人的現象出發,我們進一步探討一大堆嚴重得不得了的問題: 

一、為什麼會出現工作25年50歲的現象? 

那是因為1992新制為了因應少子化老年化社會的來臨,所以規定了獎勵延退的機制;但是另一方面鼓勵早退的機制也洋洋灑灑,例如有個叫75制的機制,也就是做滿25年,50歲就可以退休的制度;此外又有如年滿55歳退休,便可以得到5個基數一次退的獎金。 

延退早退全都有獎,蠟燭兩頭燒,好像決心要保證讓基金破產似的!於是這個以追求延退當主要目標的新制實施後,提早退的反而一窩蜂,公務員退休年齡急速下降,早在2013 年關中就這樣說了:「有94%的人選擇提早退休,其中55歲以前退休的人占退休人數逾6成」。新制開始實施時公務員退休年齡還是61.13歲,1999年降到58.79歲,到2015年更降低到55.72歲,年輕名列世界第一,比正常的國家足足少了10多歲,完全是希臘級的現象。這一來他們早退領高額月退,國家還得遞補新人花另一筆薪水,國庫更備受壓力。 

二、公務員在職時月繳薪水12%的提撥率,退休時卻可以月領原薪的70%,而退撫基金不致於失衡得太嚴重,關鍵之一,就是公務員繳提撥的時間長,領退休金的時間短,例如,常態國家的制度,工作35~40年,65歲才能領退休金,領到80歲領15年。工作比領退休金時間多一倍以上,如今我國竟倒過來,發生了領退休金時間比工作時間長的現象,和退休制度設置的原則完全逆反,這樣的退撫基金怎可能不破產! 

直到2010 年才把「75制」改為「85制」,規定年資超過30年,退休生效時已經年滿55歲的人才能申請支領全額月退休金。比較正常國家65歲才能領全額月退,台灣這是一個根本非常不及格的改革,但是為了保護「基層公務員」仍然規定實施有10年緩衝期,無疑的,這又是假「保護基層」之名行圖利當時既得利益最大的一群相對高階的官員之實的行徑─因為如前所分析,75制獲利最大的正是兼有舊制年資的高階官員,年輕純適用新制的用起來就差了一截。 

三、反改革者說,政府必須依據制度發退休金才符合信賴保護原則,改革「不可以溯及既往」,如果退撫基金入不敷出,應該增稅撥補,增稅?講的太異想天開了,當然不可能通過國會這一關,於是另一個說法便是提高提撥率好了。這表面看來很合理,於是從2002年起頻頻提高提撥率,到2006年已經提高4次,從8%提高到上限12%,並且進一步把上限重新訂為15%,奇怪的是此後入不敷出的危機愈演愈烈但是2006年到現在竟10年提撥率都動不了。為什麼?恐怕是一方面到了增加提撥也無濟於事的程度了,因為要平衡得把目前提撥率12%再提升三倍多,這既然做不到,便甘脆得過且過;另一方面,漸漸有弄清楚狀況的純新制年輕公務員開始反彈,而且愈反彈愈強烈。 

假如提撥率再提高,已退休的只領優厚的退休金,不必再繳提撥,擁有1996年以前年資的,現在已經至少有20多年資,再繳不到幾年提撥金就可以退休了,於是高的提撥率全賴1996年後的去追加繳交,後者愈繳愈多,領的卻比跨新舊制的更少,甚至還可能擋不住基金破產的命運。(註1) 

8月20日一群平均不到30歲的女老師。召開記者會反對9月3日的反改革遊行,她們明確主張「年金改革應溯及既往」,更反對提撥不足由「現職老師吞下去」,也「不認同由政府補足」,她們主張應該已經退休的也要共同承擔。 

從她們的身上,1992新制以世代劃分階級的剝削體制終於遇到了被剝削者的反抗。跨新舊制世代訴諸軍公教利益共同體以進行內部剝削的策略終於受到了內部的挑戰。 

體制在1992年建立,1996年就生效卻一直到現在才遇到被剝削者的明顯反抗。反抗是遲到了,理由之一,應該是他們的老一代是弱勢中的弱勢無力抗爭,而年輕的才剛剛進公家機關時,既資淺,對被剝削的狀況又毫無了解,再加上一開始人數佔總數比例小力量微薄,因此在2005年民進黨推動改革時,他們不明究理地支持他們的剝削者,一直到希臘風暴衝擊後,經時間累積,他們在公務員體系中人數比例大幅增加才猛然發現不斷提高提撥率的世代剝削本質,終於站出來自救。 

銓敘部高官會同萬年立委兩度利用軍公教退休造成的國庫危機,假改革之名,行掏空國庫之實,並在公務員內依世代劃分階級,進行世代剝削。由於制度本身是詐騙出來的不義制度,因此今天以信賴保護之名維護制度實在可笑又可惡;更不幸的是,從扁政府、馬政府到新政府雖然都高唱改革,但是扁政府只看18%的問題,而馬和新政府則強調1992年的體制有他的時代背景,不容質疑,最近退撫司長呂明泰的說法就是典型,他說:「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背景,不希望回頭去談以前如何不對。」這樣講問題很大,既然制度都沒有錯,反改革者訴求信賴保護不就正當性充分? 

他們1992年承諾三樣改革目標,要減輕國庫支出,要造成延退效果,要降低替代率,等到制度一實施,造成的是走向三個目標都完全相反的結果,這樣的制度沒有錯,什麼才是錯,這樣的行徑不是詐騙什麼是詐騙。遇到詐騙當然要溯及既往,使詐騙的傷害加以去除。 

無論如何,只有讓1992退休新制出現的實際荒誔過程和貪婪的本來面目充分被揭露,才能摧毀反改革者的正當性,才能讓絕大多數有廉恥心的公務員擺脫反改革領袖的誤導。 

揭露真相後接下來的便是銓敘部認錯,承認所謂「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背景」的講法站不住腳的問題。在民怨已深而公務員被劃分階級被進行剝削的一代覺醒的現在,年金改革順利與否的臨門一腳便是新政府有沒有擔當讓銓敘部為他們立的邪惡制度認錯了,這一腳,社會都在等待。 

註1:確定給付制隨繳隨撥,其免於破產完全賴國庫補撥,結果是剝削眾人,擠壓國家各種支出,養肥少數。走到極端就是希臘的下場。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