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九合一選舉】時代力量詭譎崛起,危機不小

2018/12/18 — 19:47

圖片來源:時代力量 Facebook

圖片來源:時代力量 Facebook

2018年地方議員選舉,「時代力量」提名40席,當選16席,遠遠把8席的親民黨,5席的台聯、3席的新黨全丟在後面。 

想當年,新黨、親民黨都不只曾經是第三大黨,而且大到讓當時第一大黨國民黨嚇得要命,台聯則大到讓第一大黨民進黨坐立不安。如今第三大黨正式輪到時代力量捨我其誰,於是政、媒體界紛紛說時代力量開出漂亮成績單,大有斬獲。 

然而,這樣的成績單透露的,與其說漂亮,不如說是時代力量面臨了重大的危機。 

廣告

時代力量是民主化以來最弱的第三大黨 

現在時代力量是第三大黨了沒錯,但是從民選公職的席位上來看卻是在30多年來最弱的第三大黨。 

廣告

凡台灣第三大黨乘民眾對兩大黨高度失望之際崛起,氣勢必然如虹。像新黨在1994年崛起,單單在北高兩市就搶下議員15席,1995年更不得了,全國獵得立委選票13%,21席位;親民黨在2001年崛起時,立委得票率20%,46席位,甚至台聯2001年崛起時時立委也有13席位;比起來,今天的時代力量,北高議員5席,立委5席,實在相形遜色。 

時代力量沒有辦法像新黨、親民黨甚至台聯,一出場,攻城略地氣勢驚人,一個重要的原因是,早先的三黨都是從家大業大的國民黨中裂解出來,或者有高度組織化的眷村鐵票群眾支持,或者本來就是實力堅強的地方派系,然後再加上新興都市年青中產階級的支持,所以實力堅實;相對的,時代力量沒有現成的組織性的政治勢力做基礎,純賴白色運動凝聚的年輕群眾的支持,雖然更為可貴,但是實力自然有所不如。 

然而,原因有這麼簡單嗎?肯定不是。 

時力的群眾基礎真的這麼弱嗎?也不是 

選前,10月21日,台灣民意基金會公布了「台北市民選民政黨支持」民調,顯示,台北市選民30%支持國民黨,17%支持民進黨,11.4%支持時代力量。這個調查和TVBS選前一個月的民調蠻接近。 

如果依TVBS的政黨支持度調查來和最後國、民兩黨的市議員得票率做一個比較,將發現民調有高度準確的預測能力。 

如果把事先調查出來的國民黨政黨支持度28%除以台北市的投票率66%的話,得到的數據是42%,居然和國民黨最後的得票率42%一模一樣;而民進黨方面支持度18%除以66%=27%,也居然和實際得票率30%只有3%出入;依這個原則,時代力量支持度8%,除以66%=12%,理論上將獲得12%的得票率。(假使依游盈隆民調,11.4%支持度甚至可以換算到得票率17.2%)

由於時代力量在台北市並沒有每一個選舉區都提名,因此不可能整個台北市合起來有12%的得票率,但是邏輯上只要有提名的選區就可能會有12%上下得票率的機會,依這個數據,一個選區至少可以當選一到兩席,實際上時代力量一選區只提名一席,依理,不會有任何一個人落選才對,但是最後居然落選了兩席,很不合理。 

另外,時代力量自己在11月13日發表針對縣市議員選舉投票意象民調,其中21.7%民眾表示將投給國民黨,15.9%投民進黨,10.5%投無黨籍,支持時代力量提名議員則為6.1% 

拿這一個民調,用同樣的方式對照直轄市外的各縣市的議員得票率,預測國、民兩黨的得票率也同樣準確,出入只有1%~2%。依據這樣推算,時代力量在各選區將有9.2%的得票率,依這樣的得票率,全國時代力量推出的40席將有當選30席的實力。

實力是30席,當選的是16席,無論如何也不能說漂亮。 

輸進步大本營,贏保守大本營,現象真詭異 

時代力量不只是選出來的席位和群眾實力不成比例,當選的16席分布的地區還奇怪到匪夷所思的程度。 

台灣所有的改革性政黨或政治勢力,一開始一定是先會在都會地區攻占灘頭堡,而在民風保守的地區難以立足。例如民進黨的前身黨外,崛起的地區就有兩大特色,都市和北部,是標準的北部黨和都市黨。民進黨成為南部的黨和鄉村的黨那是在2000年以後的事,不是本來面目。再如新黨,除了金馬之外,1990年代中期出台時,當選的公職完全集中在北、高兩市。又如親民黨雖然結合了深藍勢力、都市中產階級和地方派系,聲勢浩大,但是在農村地區仍然乏善可陳。還有,台聯現在是南部黨,但是2001年,當選的8席區域立委,7席在現在的5都,北部3席台中市1席農業縣只有1席。 

過去改革性政黨發展軌跡是那樣,然而這次選舉,時代力量做為一個激進的改革政黨,居然在進步大本營都會區離譜地狠輸,而在台灣傳統上最保守的「民主沙漠」地區成績裴然,現象詭異極了。 

1. 全台灣最深藍中的最深藍地區就是苗栗了,是台澎唯一不曾選出黨外或民進黨縣長的地方;直到今天,2018年選舉,36議員席中民進黨少到只當選4席,但是在這樣的地方,時代力量初試啼聲就當選了兩席,令人吃驚。 
2. 小小的新竹市,人口才44萬時代力量當選了3席。 
3. 台灣最大的,人口400萬的新北市,第二大,人口280萬的台中市,兩市規模既大,民主傳統又深厚,在2014年選舉,兩市議員民進黨都得了27席,只差國民黨的28一席,但是這樣的地方,時代力量居然連一席都沒有當選,很古怪,和新竹市、苗栗比較更是古怪得不得了。 
4. 更古怪的是新北有擔任主席的立委黃國昌坐鎮,台中市有擔任國會黨團總召的徐永明和兼書記長的區域立委洪慈庸坐鎮,卻一齊成為時代力量的兩個滑鐵盧;相反的新竹苗栗一席現任的立委都沒有卻成績好得不得了。 
5. 大直轄市,時代力量一直淪到排名第3的高雄市才當選兩席,第4的台北市才當選了3席,而台北市的人口足足是新竹市的6倍還多,而且時代力量在台北市還有立委林昶佐坐鎭。不只是這樣,選前時代力量在全國提名的候選人中人望最高的,最被看好的是擔任發言人的吳崢,竟然在台北市落選。 
剩下的直轄市,台南桃園各一席。 

6大直轄市總共1,637萬人口,占台灣70%,但是時代力量只當選7席,只比占不到全國7%人口,合起來才150萬人的竹苖三個小縣市多1席,有多不可思議就有多不可思議。 

在激進的太陽花中崛起的時代力量竟然在激進運動、進步運動的大本營大都會區選得左支右絀,慘不忍睹,反而在無論是社會價值觀、政治價值觀都是全台灣最保守的地區大有斬獲,一舉顛覆了傳統上,改革派政黨在地域上分布的傳統以及有了現任公職對選舉時便可以發揮群眾動員輔選重大功能的原則,無疑是古怪中的最古怪的了。 

這麼顛覆性的選舉結果,呈現了這一次選舉中的詭譎,時代力量的實力和席位間巨大的扭曲,以及時代力量重大危機和機會並存的現實,其間肯定有許多深刻甚至有趣而值得一探究竟的意義所在。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