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大選與光榮革命

2016/1/19 — 13:57

1月16日晚上,民進黨蔡英文宣佈當選台灣總統。

1月16日晚上,民進黨蔡英文宣佈當選台灣總統。

1月16日,台灣舉行總統副總統暨立法委員選舉。我親身投票(總共要投三張選票:總統票、分區立委票、不分區政黨票;後者在本屆更加彩色印刷以便識別黨徽,整張票攤開後相當長,我最後還要對摺兩次),看唱票,看開票,與同道友人傾談交流。投票當天早上,我到小店買早點,老闆娘也不斷呼籲我趕快去投票,連喊幾聲「凍蒜凍蒜」,相當熱情。

當然,我也出席了民進黨的選前之夜(凱達格蘭大道)及當選之夜(北平東路民進黨競選總部外)這兩個氣氛高漲和令人情緒激昂的民眾集會,歌聲鼓聲鞭炮聲,聲聲入耳。「滅火器」樂團的《島嶼天光》、余天大哥的《咱攏坐著同隻船》副歌旋律和部分歌詞,仍在我腦中縈繞,久久不散。此外,我更遇見不少香港人,尤其是就讀傳理系的大學生,充分感受到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世代,對台灣民主的嚮往追求和虛心學習的精神。

廣告

雖然在艋舺龍山寺附近,我看見一部插上中國「五星血旗」和中共「斧頭鐮刀黨旗」、掛上「中國萬歲、我們都是一家人」牌子、播放中國國歌的車輛穿梭街道,顯然又是「愛國同心會」成員擺明故意挑釁,隨即引來途人駐足斥罵,但是整體氣氛尚算平靜。選民拿著選舉通知單準備投票,絡繹於途。民主已經成為了台灣生活的一部分,變成了一種文化和習慣。

綜合本人實地觀察與這次選舉結果,以下擬作一扼要介紹和前瞻展望。

廣告

一、選舉結果

在總統選舉方面,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陳建仁大勝,獲得689萬4744票(56.12%);國民黨候選人朱立倫、王如玄慘敗,僅得381萬3365票(31.04%);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徐欣瑩陪跑,僅得157萬6861票(12.84%)。

在立法委員選舉方面:(一)民進黨在立法院(國會)「單獨過半」而勇奪全部113席中68席(較上屆多28席),包括分區50席和不分區(政黨票及原住民票)18席;(二)國民黨僅得35席(較上屆少29席),包括分區24席和不分區(政黨票及原住民票)11席;(三)承接白衫軍、太陽花、反課綱而在青年世代中崛起的時代力量黨一舉贏得5席,包括分區3席(黃國昌、洪慈庸、林昶佐)和不分區(政黨票)2席,可以組成黨團;(四)親民黨奪得不分區(政黨票)3席,剛好可以組成黨團;(五)無黨團結聯盟高金素梅(山地原住民、支持兩岸一中)1席,以及無黨籍(原國民黨籍)趙正宇(桃園市第六選區)1席。總計:泛綠73席(64.6%)(其中民進黨已單獨掌握60.2%),泛藍40席(35.4%)。

換言之,民進黨單獨控制國會,全面執政,全面負責,但是泛綠陣營仍達不到彈劾及罷免總統與副總統的三分之二(66.7%)門檻(但因這次綠色全面執政而意義不大),當然也未能達到啟動修憲程序的四分之三(75%)門檻。換言之,要啟動修憲,假設全體立法委員出席和表決,必須取得泛藍陣營中至少17票配合,國民黨的支持必不可少。即使順利,之後還要付諸全民公決,需要全體選民過半數同意,才有可能通過修憲。如涉及三民主義、總理遺教、五權憲法、領土變更、國旗變更、總統制或內閣制、立委選舉並立制或聯立制等重大憲政議題改革,啟動修憲畢竟相當困難。至於變更國號(正名),已屬「制憲」而非「修憲」議題,因此這是另一回事,屬於公民的原生權利,無需理會上述修憲程序性門檻,但顯然民進黨目前無此打算,而且美國必定激烈反對。

二、光榮革命

蔡英文成為台灣史上以至全球華人第一位女總統。台灣總統實現第三次政黨輪替。立法院(國會)實現第一次政黨輪替,首次終結了國民黨在國會一直以來一黨獨大的局面。王金平終於要從院長寶座退下來,成為陽春立委,讓位給民進黨立委,目前以柯建銘呼聲最高。民進黨至少在未來四年全面執政,全面負責,國會單獨過半,完全史無前例,堪稱台灣的光榮革命。島嶼天光,意義非凡。今年5月20日之後,中國國民黨將會全面喪失行政及立法主導權。中華民國國旗左上角的中國國民黨旗圖案,已與現實脫節,實有必要改弦更張。即使不改,中國國民黨已失政權,再無懸念。無論如何,這次選舉是台灣選民對中國國民黨馬英九、連戰、朱立倫等一眾政客之言行及政策傾中媚共、昏庸愚弱、庇護權貴的歷史總清算。

其實,在2014年九合一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公佈時,已經透露出台灣民眾拋棄國民黨的曙光。在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的22席中,當時民進黨奪得13席大多數(得票率47.55%),國民黨僅得6席(得票率40.70%),史無前例。在直轄市議員及縣市議員選舉的907席中,民進黨雖然取得席次數目低於國民黨,但其得票數及得票率均略高於國民黨,顯然已經動搖了國民黨黑金地方勢力的既得利益和附庸格局。那次選舉發生在太陽花運動之後,具有指標意義。然後,又出現反課綱爭議,以及馬習會與「一中同表」政治大滑坡。國民黨自掘墳墓,咎由自取,終於在這次總統及立委選舉大爆發,證實相關舉措不得人心。
三、輝煌戰績

綜觀這次台灣大選結果,泛綠陣營的彪炳戰績可以歸納為以下幾個重點。

(一)在總統選舉方面,除了花、東、金、馬之外,民進黨蔡英文全勝。

(二)在立委選舉方面,雲、嘉、南、高、屏、宜、花、東、澎、基隆市(蔡適應)、新竹市(柯建銘),民進黨全壘打,參選者全部當選。濁水溪以南、後山東海岸、台灣頭、澎湖灣,一個國民黨立委都找不到。

(三)新北市立委選舉向來是國、民兩黨短兵相接的五五波格局,但在這次選舉中,泛綠陣營在全部12席中囊括10席。新北市第一選區(淡水)由年僅27歲的呂孫綾擊敗國民黨資深立委吳育昇;新北市第十二選區(汐止)由時代力量悍將黃國昌擊敗國民黨老將李慶華。戰果震撼人心。國民黨僅得2席(林德福、羅明才)。

(四)國民黨籍政治名星和資深老將郝龍斌、丁守中、吳育昇、張慶忠、李慶華、林郁方等人,以及王金平系統的所有立委(王金平本人除外)、軍系(黃復興黨部)、僑選系統,全部落敗。

(五)時代力量成為第三大黨,雖比原先預期的7席為低,但也順利勇奪5席。時代力量黃國昌(在太陽花運動中冒起)、洪慈庸(在洪仲丘事件中冒起)、林昶佐(知名搖滾歌手毅然從政)亮麗當選。但由於民進黨國會單獨過半,恐怕他們本屆還無法成為關鍵少數。

(六)新黨(吸引許多老一輩外省族群)、民國黨(幕後有極具爭議的妙天禪師支持,甚至與共產黨、國民黨及親民黨關係牽扯難分),一席都得不到。

(七)蔡英文也是689,不過是689萬。即使把她的4744票「零頭」捐出來,也多於習近平(2952票)、梁振英(689票)、崔世安(380票)的累計總當選得票數。

四、選戰殘念

然而,這次大選猶有美中不足之處。我無意吹毛求疵,但是泛綠陣營必須面對自身弱項,才有可能在可見將來,聚焦奮進,突破瓶頸。

(一)在立委選舉方面,泛綠陣營(民進黨、時代力量)僅得113席中73席,僅佔64.6%,連三分之二彈劾及罷免門檻都達不到,更遠遠未達四分之三的修憲門檻。未來仍有必要加倍努力,爭取更多民意支持。

(二)與前總統李登輝關係深厚的台灣團結聯盟(台聯),鑒於時代力量青壯世代的崛起,慘遭攤薄票源,一席不保,今後如果無法與民進黨或時代力量整合,或者如果民進黨沒有推動促進小黨取得國會席位的憲政改革,台聯可能急速泡沫化。

(三)新興的綠黨社民黨聯盟(綠社盟),鑒於名星效應不足,儘管揭櫫左翼綱領,而且獲得部分年青世代與知識菁英的支持,但由於它與時代力量互爭票源,而且民進黨在左翼思維方面也早有著墨,因此沒有取得勞工階層一面倒的廣泛支持,最後一席不保,就連3.5%的獲領政黨票補助金門檻都達不到(僅有2.53%得票率)。今後值得思考如何爭取民意,或與其他政黨及同道整合。

(四)親民黨在親中媚共的宋楚瑜陪跑式助選催票下,雖然在分區選舉中一席不保,但仍可憑著不分區選舉中79萬4838張政黨票(6.52%),跨越5%最低門檻,取得3席,剛好可以組成黨團,參與黨團協商,還死不了,成為台灣第四大政黨。至於在總統選舉部分,宋楚瑜一舉獲得12.8%選票支持,較四年前2.8%竟然暴增一成。部分原因可能與淺藍選民「唾棄國民黨、不服民進黨、寧選第三者」的心理態度有關,但是其驚人增幅(10%)還是令人不解,親民黨與民國黨幕後金主與勢力可能正是催化劑。這一點值得關注和警惕。

(五)至於國民黨在立委分區選舉方面,苗栗(陳超明、徐志榮)、南投(馬文君、許淑華)、金門(楊鎮浯)、馬祖(陳雪生)、新竹縣(林為洲),國民黨立委全上。在主要城市方面,國民黨仍然贏得台北市8席中5席(蔣萬安、李彥秀、蔣乃辛、費鴻泰、賴士葆);在台中市贏得8席中3席(顏寬恆、盧秀燕、江啟臣);在桃園市贏得6席中2席(陳學聖、呂玉玲)。由此可見,國民黨的地方勢力依然樹大根深,至少靭勁猶存,其中包括以顏清標為首的台中黑派勢力(顏寬恆)。此外,蔣介石家族後裔(蔣萬安)也獲勝選。

(六)在總統選舉方面,國民黨候選人朱立倫雖然敗選,但其得票率高達31%,遠高於選前19%左右的民調結果。其實,這相當可能是台灣有大量支持國民黨的「隱性選民」。他們或許在選舉前不表態或亂表態,但最後還是會出來投票支持國民黨及其候選人。這也可以從歷次選舉結果及之前民意調查結果的「開低走高」現象得以驗證。換言之,實際上至少約有三成選民最後還是依然認同國民黨多於民進黨。箇中原因值得進一步仔細研究和分析。全民不分藍綠,好應時刻反省自己,點滴刮目療傷,走出蒙昧成見。正如蔡英文當選後所言:「謙卑、謙卑、再謙卑」。藍如是,綠如是。

(七)綜觀蔡英文的總統選舉得票率和得票數,雖然剛好超過馬英九2012年連任總統時的數字,但尚未突破馬英九2008年首度當選總統時的得票率58.45%(7659014票)紀錄(當年適逢陳水扁執政問題叢生,家人弊案接二連三,以及紅衫軍運動過後餘波蕩漾,形成民意大逆轉),略嫌美中不足。

(八)在未來四年的立法會(國會)內,「黨團協商制度」應否廢除,從而避免密室政治交易談判,成為一大重點。此外,在民主選舉制度下,國民黨成為少數黨和在野黨,未來會否施展「拉布」戰術來抗衡執政民進黨,也是另一值得關注的焦點。

(九)在憲政改革問題上,目前台灣總統權力過大,任命及操控沒有獨立副署權力的行政院長,而行政與立法的關係相當怪異,立法對行政的監督制衡實力相對有限。今後憲政體制究竟應朝「總統制」抑或「內閣制」的方向改革,從而確保權力分立與互相制衡,茲事體大,至關重要。至於目前馬英九政府提議:在1月至5月這段「看守」期間,在「總統(馬英九)不辭職」的前提下,推動「多數黨組閣」。其建議完全本末倒置,而且屬於看守期內權宜之計,不是真正的憲政改革。綠色完全執政,提出合理方案,建立朝野共識,方能落實憲改。

(十)立法委員選舉目前採取單一選區兩票制(不是比例代表制)中的日本式「並立制」而非德國式「聯立制」,不利於小黨發展以形成穩定的關鍵少數制衡與監督兩大黨的政治權力。此外,不分區政黨票議席也遠比分區直選議席少。另外,分區直選也有各區當選票數與選民數目不成比例的問題(例如馬祖一席不足3000票,淡水一席超過100000票)。這些國會選舉改革議題,都值得各方認真思考,提出切實可行的改革方案。

五、選後前瞻

(一)蔡英文在就任初期必先落實改革,交出政績。選前出版的《英派》一書已經清晰交代了她的基本改革藍圖:推出五大改革方案(實踐世代正義、改革政府效能、啟動國會改革、落實轉型正義、終結政治惡鬥);以「創新、就業、分配」為核心理念,落實「新動能、新均衡、新國土策略」新經濟模式三合一工程;針對紅色供應鏈步步進逼,採取「綜合治理、精準調控」,發展區隔性產業和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積極有效協助台商對抗不公平競爭,追求所謂「良性競爭、互利共生」,建立國家經濟安全網,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立法,凝聚服貿協議及貨貿協議社會共識與耐心談判;推動台灣加入TPP與參加TPP第二輪談判,借鏡日本而成立相關專責機制,確保法治穩定、一致、可預期;面向東協國家龐大巿場而推動擴展觀光、教育、醫療產業交流的新南向政策;開展五大創新研發計畫(台南沙崙綠能研發中心、桃園亞洲矽谷計畫、台中智慧精密機械聚落、南港竹北台南生技產業聚落、北中高國防產業聚落);穩步實現年金改革、財政改革、世代正義(以租稅正義及居住正義紓緩貧富懸殊及世代不公問題)、能源政策改革(非核家園);搶救內需(長期照顧、雲端科技、公辦都更、社會住宅、新農業發展、文創產業等)以實現在地經濟和在地產業,推動「托育、長照、就業」三合一,跨越中高收入陷阱,形成具有永續競爭力的經濟發展模式,推動台灣經濟的寧靜革命。凡此種種,洋洋灑灑,細節甚豐。無論如何,這些具體選舉承諾的優劣好壞,可受公評;是否落實,必受監督。

綜觀大局,只有當她做得出好成績,兌現競選承諾,鞏固民意支持,尤其是要令青年世代感受到快樂和希望,她才比較容易逐步開展更大範圍的憲政改革。此外,我相信她已跟美國政府達成政治共識,在她本屆總統任期內,不會變更中華民國國號,而且極有可能只會在「不影響兩岸關係、不挑釁中共神經」的前提下,推動台灣本土憲政改革(例如改立委選舉兩票並立制為聯立制等)。畢竟,她在行事作風方面,一直相當希望謀求各方共識,與當年陳水扁的心理格局顯然不同。在公義、效能、共識三者之間,她將會如何權衡輕重、折衷周旋、游刃有餘,確實考驗著她的政治實力。大家對她的表現拭目以待,必將密切監察。我目前只是審慎取態,一切有待時間考驗,難言樂觀抑或悲觀。

(二)國民黨很可能出現黨內派系表面推卸退讓、內部卡位廝殺的紛亂局面。由於國民黨在台灣已經缺乏全國性政治表演舞台,無論將會是誰人承繼朱立倫而接任黨主席(吳敦義、洪秀柱、馬英九),中國國民黨內部可能一方面出現地方黑金勢力、馬英九系統、王金平系統、朱立倫系統、軍系、連戰系統、吳敦義系統、吳伯雄系統等之間互相傾軋內鬥、卡位廝殺的亂局,也可能在另一方面有人單兵突進,個別黨員繼續加強與中國共產黨「黨對黨」之間毫無正當性的交流,馬習會、朱習會無限翻版,勾串聯結台灣內外權貴財團,形成針對台灣執政民進黨的「統一戰線」,最終必會挑起台灣民憤,終致國民黨一蹶不振。這種墮落固然不是台灣民主社會所樂見,但國民黨的歷史說明了這種趨勢預測並非無稽之談,只不過是這次國民黨可能更會喬裝耍詐,大家必須深切警惕。

那麼,中國國民黨有無脫胎換骨的可能性?難。如果要做,早就做完。有何出路?五大正途:黨產歸公、轉型正義、掃除黑金、更改黨名(至少把「中國國民黨」的「中國」兩字刪除)、反共保台。做得到上述任何一項,我都會給予國民黨一定掌聲,但我不樂觀。如做不到,或者推諉說「再無黨產、已經正義、已無黑金、不改黨名、聯共罩台」,那麼國民黨極可能進一步與其他泛藍及統派勢力糾合串連,然後在共產黨的領導和監督底下,成為類似「台灣民建聯」的怪物和毒瘤。多行不義必自斃,國民黨員必須自省自決。

(三)共產黨將會加緊統戰部署,投放更多資源,籠絡民進黨內部那些對中國共產黨歷史和手段沒有清晰理解與深切體會的高層人士,以及一味以善良、和平、談判、溝通、互諒、互讓為務的愚昧政客,遑論那些貪婪謀私、錢進中國的兩岸掮客。共產黨也會擴展其在台灣內部的地下組織和外圍組織(愛國同心會等)。全台灣民眾都必須對這種部署高度警惕,拋棄對中共政權「撤除飛彈、和平共處、步向文明」的不切實際幻想。依我看來,至少蔡英文所謂「良性競爭、互利共生」,顯然是一廂情願的說法。需知道老虎和人不是「競爭」和「共生」的關係,人千萬不要妄想可以赤手空拳馴化老虎。

(四)台灣的應有取態,應該是與親美民主鄰國結成東亞民主國家同盟,特別是與日本、韓國拓展更深厚的外交關係,彼此真正做到「良性競爭、互利共生」,觀摩學習,共同奮進。這不是為了顧全美國的外交利益,而是為了顧全台灣的切身利益。面對一隻用手拿著鈔票而向你招手的老虎,以及面對一位穿戴整齊清潔但卻負債纍纍的文明紳士,你會坐在誰的旁邊,恐怕不用要我來告訴你吧。至於外交空間,雖受制於中共,但仍然可以經濟、社會、科技合作先行,積極主動出擊,不要自毀長城,否則淪為中共禁臠,到時必定後悔莫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