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大選】小黨崛起的關鍵

2016/1/17 — 16:19

左起:洪慈庸、黃國昌、柯文哲、林昶佐

左起:洪慈庸、黃國昌、柯文哲、林昶佐

選戰結束,我回到比較抽離也比較習慣的觀察者立場,來聊一些在我腦中騷動不止、反覆辯證的想法。

▎陷入空前危機的民進黨

這個標題看起來莫名其妙,再怎麼想,民進黨的黑暗期應該是2008而不是現在。但福禍相倚,2008到2012的谷底,把美麗島世代的天王世代壓了下去,讓蔡英文有機會重組一個台灣選舉史上排得上前三位的黨務組織與競選團隊。在蔡英文以前,每一個民進黨的明星戰將幾乎都是剽悍的社運人,決斷明快,詞鋒犀利。相比之下,蔡英文的個人戰力並不強,或者說,她的長項應該是當個黨秘書長,一個規劃、整合、協調的幕僚角色。能選出這個成績,可以說是時勢使然,也證明了她的競選團隊非常傑出。

廣告

如果說跌倒的民進黨獲得了重生的力量,那相對的,史無前例的勝選,也可以說是空前的危機了:從來沒有一個時刻,民進黨獲得了這麼大的權力,必須完完全全的負責。

接下來最值得觀察的對象,就是我熟悉的高雄。這個工業海港大城,如今是絕無僅有的、從市長、市議會、國會、總統全部在民進黨手上。在2018地方選舉開打前,高雄所有的問題,都是民進黨的責任。如果要用萬年老梗 — 前朝遺毒來開脫責任,恐怕只是降低自己的格調。

廣告

完全的權力就是完全的業績壓力,是最大的福,也是最大的禍。在勝選的喜悅當中,能否面對席捲而來的民意期待,以及期待落空後的反作用力,考驗著這個政黨的自律性。

▎民進黨能終結國民黨的黨產嗎?

先說結論:民進黨會拖,會等到承受不了群眾壓力才動手。

首先是技術上的問題,黨產怎麼認定、怎麼處理?這是個可能涉及數百場私法爭訟的問題。這些年來,當國民黨把黨產轉讓給第三人時,是否是賤賣?背後還有沒有政黨的實際操控力?簡單的說,假設我弄了個基金會,跟國民黨買了地,我這個人有沒有被國民黨操控?價格是否低於市價?我會不會在日後選舉利用基金會的殼把資源灌回去給黨?

光是要在立法技術上解決這些問題,以及處理後續的爭訟,就是龐大的工程。

再者,動黨產這件事,是轉型正義實踐的連環扣之核心,這個舉動,絕對不是「政黨正常化」這麼簡單,它還包涵了「國家正常化」以至於到「台灣獨立建國」的意涵。民進黨要行動,美國跟中國都不樂見台灣的改變,無可避免的必須同時面對北京跟華盛頓的雙邊壓力,以及黨內親中派的買辦誘惑。這個從國際情勢延伸到黨內的勢力拉鋸,是個棘手的難題。

另一個層次的問題是,政黨法如果能處理掉國民黨的魔戒,那麼它也同時會消磨掉民進黨的優勢 — 你立出了個法,讓政黨去財團化的時候,幹掉了國民黨,也同時傷到了自己(你比國民黨窮,但比其他黨有錢),特別是第三大黨時代力量也蠢蠢欲動,隨時等著在民進黨失去民心的時候取而代之。當民進黨的黨產也縮水的時候,怎麼面對時代力量及其他新興政黨的挑戰?

所以民進黨能拖就拖,如果能用其他變革吸引民眾注意,拉出處理這個問題的時間,則是最理想的狀況。

但公民社會應該不會對民進黨這麼寬容……吧?至少我是不會的。

▎國民黨有機會重回執政的舞台嗎?

國民黨雖然面對史無前例的挫敗,但他們有種老爛船的盲信 — 沒真沉過,應該不會沉吧 — 了不起就是過個八年民進黨作爛了,他們再跳出來。

真的會這樣嗎? 

前提必須建立在「民進黨未來會讓民眾失望」之上。我必須說,這機率很高。民進黨除了不太會給人媚中漸統的壓迫感之外,對於台灣內部問題,未必有馬英九的魄力。

馬英九是神經病啊!他遇到中國多軟,但對台灣內部的改革,平心而論是很硬的。他敢動軍公教福利,敢打房,敢課證所稅……蔡英文敢嗎?

說真的,先不看馬英九眾所皆知的那些缺點,看看他的優點,他在分配正義的改革上,雖然很慢也缺乏細緻度,也沒有人會感激他,但蔡英文能作到綠社盟的關注層級嗎?

所以經濟沒起色,勞工苦哈哈,壯年買不起房……這些洶湧而來的問題,民進黨未必能解決,因此讓民眾失望的可能,是扎實存在的。

下一步我們問:假設民進黨掉下去了,是國民黨趁機爬起,還是第三勢力興起?

我認為,國民黨再起的機率很低。因為這個組織從以前到現在,就把持在少數高層權貴手裡,你有黨證也沒用,你必須是vip黑卡……但領黑卡的,又是連勝文。

連勝文還算好的咧,更多面孔模糊的低調高層,腦中哪有甚麼黨不黨,只想著自己可以撈到多少好處,中國給錢就拿啊,地方有油水就撈啊。如果選不贏,就徹啊。

重點就在這裡,選戰就跟其他競賽一樣,你可以輸,但不能未戰先怯,不管勝算多低都要全力以赴,尋求一絲奇蹟的可能。

但是這種競技精神,國民黨是沒有的。先不提換柱這鳥事了,六年來在台南高雄市長的藍營艱困選區,派誰了?有認真要贏卯足了勁的去選嗎?這些隨便問個台南高雄人都清楚。

競技,靠得就是一股永不言敗的拼勁。在國民黨的史觀中,大陸地區輸給共產黨,沒關係,有機會反攻大陸的。但當這個史觀變了,不反共了,那就註定了拼勁的潰散 — 連大陸都可以輸掉了,還在乎一個自由地區嗎?先各自想想能撈些甚麼油水,然後當個美國人吧。

但是民進黨不會怯戰,因為他們就是黨外起家的,叛逆出來的,輸是正常的,贏是拼命的。所以民進黨可以從八年前東山再起,國民黨一輸,可能就會一敗塗地。

此外,國民黨已經沒有馬英九這個層級的政治明星了。是的,現在英九神話變成笑話了,但誰那明星(虛假)的質優於馬英九,朱立倫?笑話化的速度比馬英九快多了……

所以如果民進黨失去民心,國民黨也很難有機會翻身,因為有兩個明星級的選手蠢蠢欲動。一個是柯文哲,另一個是黃國昌。

他們都是符合台灣人長久以來的右派政治菁英口味,也非常不對我口味的人(畢竟我有反社會基因啊)。一個頂尖的名醫,可以發神經騎腳踏車展露阿北的神奇意志力;另一個是法界菁英,渾身包覆著嗜權者的費洛蒙。他們都在等,等民進黨失誤。他們都有戒嚴時期頂級技術官僚的人格特質……而這也讓我不太舒服。

沒有意外的話,十五年內,國民黨是沒有機會了。

▎小黨崛起的關鍵

時代力量何以勝?綠社盟、台聯(基進)、自由台灣黨何以敗?

首先,時代力量政黨票低空飛過5%,嚴格說來,並沒有勝。

這次算是本土小黨的全面潰敗(甚麼?你跟我說新黨親民黨還是信望盟……他們吸掉國民黨得票就很棒了,還有甚麼好分析的?)

很多人會說,那是民進黨「告急牌」湊效,成功讓人相信:「把票先灌給民進黨,讓民進黨處理掉國民黨成功率最高。」

這個說法並不能解釋時代力量在政黨票上的挫敗。因為各方民調來看,他們都過5%可以分配席次的門檻。所謂「時代力量會不分區六席全上,投了是浪費選票」,時代力量也有出來澄清求票。

重點在於宣傳戰的力道,大黨強上太多。

要理解時代力量為何在政黨票上失利,要先看他們在區域立委上如何成功:洪慈庸、黃國昌、林昶佐。這三位有些共通點:具有媒體效應。

他們都具有人們喜歡的故事,也擁有媒體高曝光度,黃國昌的菁英身份先不提,太陽花期間曝光度堪稱學者界第一。(學生界名氣第一第二也是挺時代力量的喔)。

洪慈庸的故事大家也都熟悉。我特別想提廢死這件事,因為在廢死上改口轉彎,其實並不會扣分--廢死對她來說,只是讓她看起來不要像個殺紅眼的復仇者,階段性目的達到,形象塑造成功之後,政策理念,本身並不重要。

林昶佐,歌很棒,選前演唱會大成功。

然後,他們選區域是對的。因為跳下來選區域,而非不分區,才有「正邪一對一對決」的故事性。

這個故事性會帶來錢也買不到的誠摯志工,更重要的是觀眾愛看,媒體會報。

小黨最怕的就是觸及率停留在臉書、ptt的同溫層。

這說來有點可悲,但我們必須認清的事實是:社會上大部分的人,不是(我們這個)社群的人,我們講的話,即使影響力比我大上百倍的人,也接觸不到他們。

要接觸到這些選民,只有兩個方式:一、傳統媒體(電視、報紙、大型的電子報)二、掃街拜票。

他們放在不分區,就沒有正邪對決的題材,媒體效應大打折扣(最可惜的是邱顯智,他正邪對決的故事性被柯建銘給「干擾」了,他的團隊想把柯打入邪的一方,可是在國民黨面前,喬事柯哪算邪呢,這故事就說服不了人。)

我是欣賞邱顯智的,在時代力量的幾個人裡面,我覺得他最真誠務實。公督盟辦的政黨票辯論,我覺得他的結辯很有力,但……沒有正邪故事,沒有美滿結局。

掃街拜票也是,全國拜票跟區域拜票,所需的人力跟背後的組織培育財力,不可同日而語。並不是說錢越多越好(看國民黨怎麼輸的?)但錢在人力(基層黨工)的維繫上很重要,組織不可能只靠志工,必須要有熱誠有能力的全職黨工來因應,這些都需要經費。競選規模越大,經費需求就越高。

所以本土小黨都敗了,除了時代力量,其他連3.5%的補助款門檻都不到。(謎之聲:時代力量會幫忙下修補助款門檻嗎……我看不太可能。)歸納起來就是:接觸不到選民,媒體曝光不足,掃街拜票資源不夠。

要解決小黨的困境,從文化層面下手是最難的……不太可能把所有台灣人拉進臉書或是八卦版的同溫層裡面(你以為八卦版風向有多準嗎?看看台聯選前有幾篇爆文?)

最治根治本的方式,是增加不分區立委席次,降低政黨補助款門檻。讓小黨有機會一兩席進到國會,只要有一個立委,曝光率跟資源就不可同日而語。

但你過得了門檻,就不會想要讓其他人進來。這是人之常情,就像考到證照的人,不希望以後證照放寬標準一樣。

時代力量能面對這層考驗,對比自己更小的黨友善嗎?

▎戰鬥現在才開始

當你以為達成某個目標的時候,其實,那很可能只是潮起潮落,反覆打轉的一種幻覺。

唯有改變「民主就只是投票」,「監督者就是敵人」的粉絲心態,用最大的力量去監督執政者,提出具體的方案與抗爭行動,讓民進黨知道,他們要維繫政權,不能靠國民黨的爛,而要靠自己的好,這個社會才能有改變。

然而這是極度困難的 — 正因為如此難,戰鬥從現在才開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