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的舊曆年和新曆年

2015/3/17 — 19:11

在台灣,舊曆年和新曆年有了愈來愈清楚的分工角色。

舊曆年最大的特色,是可以休很長的假,而且通常可以領年終獎金。 這兩件事加在一起,自然就給人一點舒坦、鬆一口氣的感覺。 這和傳統上, 農業社會裡借著深冬將農事暫放一邊懶散遊戲幾天的古意, 一脈相承。

廣告

不過什麼樣的情況,可以讓人休息, 這幾年內倒也有明確的推移變化。 從前休息的氣氛一定同時包括全家團圓。尤其是工業化發展過程中, 多少人離家背井遷到大都市尋找工作機會,辛勤打拼一整年, 只有過農曆年才得到夠長的假期,能夠攜家帶眷回鄉看望父母。 所以好多年間,一到舊曆年,火車票一票難求,高速公路嚴重塞車, 相對地,原本擁擠的台北街頭突然變得冷冷清清、空空蕩蕩。

最近這幾年,換做是飛機票一票難求, 舊曆年成了旅遊的超級大旺季,不管什麼路線、什麼班機, 只要搭到這段時間的,通通大幅漲價。 顯然有愈來愈多人覺得真正要休息,不會是和家人坐在一起吃飯、 磕牙、打麻將,而是離開台灣一陣子, 去到異地看看不一樣的風光人情景況。旅遊的必要性, 超過了家人團聚,甚至還有人正就是為了逃避家人團聚的種種麻煩, 非在這時間內出國旅遊不可。

廣告

舊曆年如此,那麼新曆年呢?新曆年沒有長假,去不了哪裡, 大家都留在都會裡,所以就成了以都會群眾聚集為主的假日。 聚集群眾,要嘛靠能點燃熱情的議題,要嘛靠壯麗巨觀的表演。 最能引爆熱情的,是政治上的競選場;至於最吸睛的奇觀, 當然首推煙火了。

於是短短幾年內,台灣的新曆年假期幾乎被統合改造成「 跨年煙火節」了。同樣的模式建立起來,年復一年搬出來, 而且不斷推到各個不同地方。 一定是聚集眾家明星歌手的大型演會在前面, 中間穿插政府首長上台致詞,等啊等等到午夜時刻,倒數計時, 轟轟隆隆煙火上天,三五分鐘內施放上萬顆煙火,一片絢爛。

新曆年的空間重點,因而轉移在街路上。全台北市, 大概沒剩多少人還留在家裡的,大塊大塊街道留出來供人漫走, 更大塊的街道早早就交通管制不讓車輛自由進出。

跨年那瞬間,天空上是煙火的奇觀,其實地面有另外一種奇觀, 幾十萬人同時舉起手機或相機,對著同一個方向按下錄影鍵鈕, 煙火影像同時間在進行幾十萬份複製,那一刻, 格外集中地讓人感受到科技的高度成就,天空的奇景與地面的奇景, 都靠科技而在最近才成為可能。

新曆年因而具備了愈來愈高的都會性格,不住都會區, 無法親臨跨年煙火大秀的人,難免感到強烈的失落。 儘管時間仍然帶著他們進入新的年度, 然而他們的新年不只是來得靜悄悄的,而且以一種「匱乏」 的負面形式到來,一個沒有煙火熱鬧、沒有群眾歡呼、 沒有手機亂晃的新年。

再加上舊曆年的變化,回鄉團聚的人潮漸漸不抵出國旅遊的, 讓城鄉差距愈拉愈大了。這種城鄉差距,還必然帶隨著世代差距。 留在鄉間安安靜靜過年的,很多都是老年人, 他們缺乏足夠的資源與協助,可以到都會街上參與群眾熱鬧, 只能等在冷冷的鄉間,看外面的年輕世代什麼時候回來。 他們等著等著,愈等愈難等得到,也就愈等愈寂寞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