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史明 — 把行動和思想結合無間的左派典範

2019/9/23 — 12:40

在 1940 年代中共眼中的林鐸(編按: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先驅史明在抗日戰爭從事地下情報工作時化名),實則是具有小資產階級文人屬性的地下黨,你長得那麼帥、懂日文,有早稻田學位,來自殖民地台灣,就算你再進步,馬克思談的再好,游擊戰再厲害,幫助我紅區核心黨做再多事,你也只能是非常外圍、用過即丟的白手套。

他其實是比中共更標準的馬克思主義者和社會主義者。所以他也是真的馬克思主義者。

就憑這一點,他也不得不離開在 1940 年代已經變得染上中國江湖傳統、宮廷傳統的中共,隻身回到台灣,推行他自己心目中的反帝反殖、民族解放、無產階級運動。

廣告

只是他的重心已經不是中國民族,而是台灣民族。反殖的主角不是日本,而是國民黨。唯一不變的,是他對台灣無產階級的想像和期待。

我第一次聽到史明其人,是因為《台灣人四百年史》。身為出版一員,不知道這本書是不應該的。這本書因為「台灣民族主義」史觀而被傳送,但它的另外一個「無產階級史觀」的面相,幾乎很少人談;在台灣的語境下似乎也只能不談。

廣告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太陽花學運後的台北國際書展。他招牌的藍色牛仔襯衫,長髮飄逸,是真正把行動和思想結合無間的左派典範,他具有格瓦拉一樣的英雄氣質,適合羅蘭巴特的符號學。我遠遠看著他,被一群年輕運動人士擁圍,貌似孤獨、堅毅而沈默的雕像。

對照他,我不禁感慨很多自陳左派的知識分子,只是無病呻吟罷了。史明在財務上做到了不被豢養,這一點已經是大部分左派知識分子必須慚愧而無言;他也簡樸剛健,和張承志這樣的穆斯林左派一樣,永遠在街頭,永久擁抱大地與人民,而不是在左岸咖啡館裡,在帥哥美女簇擁下大談革命和理想。

他,真正值得敬佩,值得紀念。

雖然他信奉的民族主義+社會主義這個兩面一體的哲學,完全不可拆分。但他的台灣民族論,無疑已經被繼承,成為主流論述;他的社會主義理念,則被蔡政府的自由進步派閣員轉型為公平正義的話語;他的共產黨武裝鬥爭經驗,更是被年輕人奉為公民不服從的街頭抗爭之武器。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