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夏商周背後三支同時建立和存在的世系

2015/12/4 — 14:48

鯀禹的故事,在民間很流行。 (資料圖片)

鯀禹的故事,在民間很流行。 (資料圖片)

編輯:本文原題《同時建立和存在的三個朝代》由立場新聞編輯所擬,與文章意思有出入,已作修 (2015年12月23日)

夏商周不是、至少不全然是前後接續的朝代,而是不同區域的三種文化,那麼就能和新石器時代文化分佈的考古架構接上了。

廣告

夏商周很可能就是在三個不同的區域所產生的三種不同新石器文化上的進一步發展。這三個地區陸續發展了比新石器時代更複雜、更龐大的村落聯合組織,這種村落聯合組織的勢力分佈,在東邊是「商」,中間是「夏」,在西邊的則是「周」。而中國古代國家的成立是這三個區域、這三股文化、這三個民族互動的結果。

從考古上看來很清楚,河南龍山文化一步步演化變成二里頭文化,二里頭再演變到距今四千多年前,出現了夏文化的痕跡。
另外由陝西龍山文化發展出周文化。中國大陸在八○年代如火如荼展開了「周原考古」,目的就在考出周朝、周人、周文化的前端源頭。將陝西龍山與周原考古結果按考古層位可以毫不勉強地聯繫起來,那麼差不多在西元前一千八百年,這裡有了社會組織和文化上的轉變。合理推測,周人與周文化大約於距今三千八百年前,就在陝西存在了。

廣告

最難定位的是商。大汶口以降的山東龍山文化展現了與商文化明確的親和類似,然而從古史地理考據上看,商人發跡的地點要比大汶口、山東龍山更南邊些,又比南方河姆渡文化衍生的湖熟文化區稍微北邊一些。所以商人的起源到現在不清楚,這是中國考古研究的大困擾,也是張光直先生一生留下的最大遺憾。

可供查考的商人起源相關地點,幾乎都在黃河沖積區。這裡的土都不是原生的。黃河每年帶下來的沖積土,幾千年來反覆覆蓋了這個地區。就算有考古遺跡,也都沉埋在不知多深的沉積土下面,無法挖掘。所以一直到今天,早商的考古遲遲無法有具體的突破。

我們只能藉由在夏、周考古所得的經驗,投射對於商朝文明起源的一些初步理解與推斷。合理推測,商人的起源一部份來自大汶口與山東龍山文化,一部份來自河姆渡與湖熟文化,所以商朝可能會比夏朝、周朝都要來得熱鬧而豐富。因為從地理上看,商應該是兩種不同文化互動混和所產生的。跟夏文化一脈相承河南龍山,或者是周文化一脈相承陝西龍山是不一樣的。

確立了這樣的概念之後,過去文獻中很多不通之處──古人刻意不去追究,後來疑古派刻意凸顯的那些矛盾──就可以有更具說服力的解釋了。例如夏商周都有其「始生神話」,夏的始祖是鯀、禹,商的始祖是契,周的始祖是稷,這是《史記》各個本紀上分別記錄的說法。但是《史記》也有一個〈世系表〉,在那裡面,鯀(夏)是顓頊的後代,契(商)是帝嚳的後代,后稷是昊的後代,顓頊、帝嚳、昊,都是黃帝的兒子,三代始祖都從黃帝那裡傳下來,所以中華民族都是「炎黃子孫」。《史記.世系表》還告訴我們,夏朝先傳了十四世,到夏桀被湯滅亡;湯開始了商朝,又過了十七世(後來根據甲骨文修正應該是十八世)到紂,又被周人所亡。換句話說依《史記》的紀年回頭回推,從夏朝開始到周朝建立,這中間已經有一千一百年。

再看這三個朝代的始祖:鯀、契、后稷。鯀和禹最有名的故事是舜命這對父子去治水,后稷是舜的農官,契也是舜朝廷裡面的官,依照這個故事,他們這幾個人是同時代的人。讓我們整理一下,前面最早有黃帝,從黃帝的兒子拉出不同世系,傳下夏商周這三支,鯀、契、后稷是他們各自的始祖,而這三個始祖是同時期的人。過了十四世,契的子孫跑到夏這邊來,接了他們的位置;再過了十七世,后稷的子孫又過來接商的位置。

《史記》就已經明白記載,這三個朝代背後有三支長遠的世系,而且這三支是同時建立、同時存在的,並不是單純的先後順序。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