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民黨造勢晚會最閃亮的一雙眼睛

2016/1/16 — 3:31

選前最後一夜,所有人都要往氣勢如虹的蔡英文造勢晚會,誰要去死氣沈沈的國民黨那一邊?但不去感受一下現場,枉為記者。我還是老早到了朱立倫那邊,怎知,去到看到一車一車的長者,組織的商會僑胞,巡視了整個場地,坦白說,輸真是有樣子看的,每一個人的眼神都呆滯空洞,死魚似的,跟一些支持者聊天,好像唸台詞一樣。

到了外圍,遇到一個賣國民黨精品的攤檔,那些商品設計真是核突,清天白日滿地紅圖案,混雜了原住民風味的圍巾,無論顏色和圖案都實在難看,坦白說,送我也不會戴上身。但當我瞥見旁邊看守檔口的年青人,我被攝住了,怎麼不會是那種老土阿伯,而是一位滿有陽光味的大男孩。這位年輕人從髮型到衣著都又酷又型,和整個場的氣場都不同,眼神閃閃發光,嘴角含著笑意。這種年輕人應該就是蔡英文宣傳片裡說是改革打造全新台灣,那種朝氣煥發的形象。

他的氣場很吸引我,對著客人的態度,推銷得熱情但不hard sell,他用台語跟客人解說,這個圍巾四百九十元,「今年最新的」「最後一條了」;這個帽子插了電芯帽邊還有閃光的,便宜一點,還即場按掣示範吸引客人:「四百五十賣給你」,他溫馨地向大媽阿叔推銷著,「不買也沒問題」,他的笑容依舊陽光。

廣告

這個年輕人很特別,他有一種異於現場的氣質。我跟他說,我來自香港,想跟他談談,他非常樂意,開始娓娓道來。

原來,不選舉的日子,他是在演唱會場館門口賣明星偶像商品的,像螢光棒那些:「基本上,國民黨支持者都有偶像崇拜的心態,某程度上選舉商品也是明星商品啦。」他平日賣的是蔡依林,張惠妹,五月天的商品,選舉年就賣藍營的產品。「我們是商人嘛,賺錢的就賣。」

廣告

原來這是一個台灣小商販家庭掙扎求存的故事。這少年今年廿四歲,有一妹妹,爸媽多年來就是賣明星演唱會商品養大這對兄妹。這天藍營選戰,父母、妹妹和他就在附近不同地點擺檔,包抄客路,他老爸偶爾會走過來補貨。少年說,今年銷情淡薄,提起四年前馬英九連任,他說生意好得很,一個晚上從六點到十一點,一家人的營業額可達十萬台幣,連續一個月也可以出動:「這一次只是近幾晚才有點氣氛,一個晚上有一萬元生意已不錯了。」

我不明白,小英那邊更大勝算,人流更旺,為甚麼不到那邊擺檔?我以為是小英的官方商品設計很漂亮難以競爭,但其實他們看中國民黨支持者的錢包:「蔡英文的支持者是誰?農民、年輕人,他們一個午餐只會花一百;國民黨的粉絲不同,都是大商家呀,五百元吃一個午餐的那種人,他們買東西會更豪爽」。我就看到,光顧的都是五十歲的胖大叔和衣著較土的大媽們,也不太會殺價。少年睜大眼睛小聲說:「我喜歡掙他們的錢。」語氣就像我們香港人說:「食窮民建聯」一樣。

關鍵是,這位年輕人支持國民黨嗎?原來剛好相反,他明天準備投票給蔡英文,更考慮會支持年輕的時代力量等小政黨:「我今年廿四歲,是九十後嘛,我們的父母都是本省人,殖民時代下(國民黨執政蔣氏父子年代他都算在內)長大的一代較怕事,我參加太陽花,因為我們把台灣視為家,不希望國民黨那種大商家,跟中國的政策持續下去。」天呀,太陽花支持者賣國民黨精品,我難掩內心訝異。

我終於明白,為何他眼睛閃亮,他原來是台灣被充權的新生代。這位叫Matt的阿哥,身在曹營心在漢,在大賣藍營商品的同時,他卻是太陽花學運的參與者,事實上,他父親更是民進黨綠營的支持者。「你想問我為何能夠忍受賣國民黨的東西?對我來說,我跟這些商品,不會帶感情進去」。你會多謝國民黨帶給你這些財富嗎?「不會,只要好賣的,別的黨有商機我們立刻轉換」。不過,晚上我回去看他的臉書,還是看到一點內心掙扎:「一定要想賺KMT的錢,但是,聽臺上的人講話很痛苦,各種矯情....」

「那明天你投票給蔡英文的心態是甚麼?」「就是想告訴馬英九他做得太差。」「你說你是商人,不支持國民黨帶來商機嗎?」「我們這些只是小商家,只是大商家企業才要跟政黨搞關係帶來利益」。

更意外是,原來阿Matt在大專讀的是平面設計,怪不得他的髮型粗框眼鏡到雨靴也很醒目有型。我直接批評:「我覺得你賣的商品很欠缺美感」,想不到Matt一點也不氣,還點頭同意,他更說,逛街肯定不會把這些戴身上,「我平日當然是穿素色的東西啦,但買這些商品的人總要有這些很易認的標誌,像青天白日,中華民國ROC的字」。但這天他穿了朱立倫的背心和國民黨的帽子,光顧的支持者也很受落。

我總覺得,Matt身上散發著一種熱血感,完全不像一個商家佬。我追問下去,他來希望做甚麼工作,終於找到答案,原來他竟然是個音樂人:「當兵之後,我想教結他,因為我現在組了一隊band,這分工作收入不太高,僅夠我糊口,所以我要幫家人擺攤。」他說,自己的音樂風格不是林昶佐那種重金屬,而是近似香港的「觸執毛」。(他竟然認識觸執毛....)他加了我的臉書,天呀,他的臉書的cover photo竟然是john lennon,還上載了彈電子結他的片段,好一個文青。

這位賣藍營商品的少年承認,自己的同輩裡,「有百分之九十不喜歡國民黨」。我想像,會否受到壓力?被批評?「不會,同齡的人之中,我掙錢較多,同輩羡慕我也來不及;或許十年後我仍擺攤,才會被看小吧。」他解說,要入行也不容易,因為是家人生意,才知道如何擺攤如何入貨的營銷策略,我聽到是一個早熟少年的世故,但不知何解,他還是壓根兒有種熱血熱誠吸引著我。

對於政治,他有種冷靜和理性。我問他,國民黨今次敗陣的話,擔心這黨完蛋,他從此沒生意做嗎?他答:「或許四年後他們又再火紅起來,沒人知道將來」。我怕他入了太多貨,會賠本:「不怕,這些貨賣不完還可以退,一定不會留。」

我們越談越投契,入夜後客人開始多,我怕阻著他做生意,但每次交易完畢,他還是帶著友善的眼神邀請我繼續談下去,我在他檔口待了一個小時。我總是覺得,Matt那種從心底的喜悅從那裡來,原來掙取的錢可以給他追夢的自由。我問:「為甚麼你賣這些東西時樣子總是充滿勁?好像很快樂?」他答:「因為掙到錢呀!」我問,掙錢做甚麼?他答:「因為父母年紀漸大,我知道將來若要玩音樂不可以給他們很豐裕的生活,但擺攤若可以幫助家計,我一定會擺下去」。我聽下去很感動,一個廿四歲的少年,出身於攤販家庭,整家人胼手胝足一起捱。我想起陳雪在「橋上的孩子」寫過擺夜市的家庭童年如何辛酸,只覺得這個少年太生性了吧。

在最沒生氣的地方,我碰上台灣最讓我感動的年青人。我問:「你去參加太陽花,你爸媽有投訴嗎?」他答:「他們從來都讓我做自己喜歡的事」。這位年輕人有自己的思想,會追夢但也腳踏實地。看到這樣成熟而有主見的年輕人,我覺得台灣有希望。這晚賣完圍巾,他在網絡留言:「自由民主在華人世界並不容易,趕緊回家鄉投票,把我們擁有的美好發揮極致,不要放棄我們應該擁有的美好未來。」縱使那些青天白日紅圍巾實在核突得叫我作嘔,但我真希望這天晚上他多賣幾條,好讓這個年輕人繼續去追尋他的音樂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