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朗東

溫朗東

自由台灣黨政策部主任,udn鳴人堂專欄作家

2019/9/12 - 18:23

大港開唱給高雄青年人的自信

圖片來源:Megaport 大港開唱 Facebook

圖片來源:Megaport 大港開唱 Facebook

13 年後,大港開唱沒了。

對我這樣經歷過「沒有大港開唱的高雄」的人來說,衝擊看似淡薄,遺憾實則深遠。

20 年前,我在高雄念國中,延續到北上念大學的漫長時間裡,經常在同儕間感受到一種「台北的文化優位感」。

廣告

好像那些最新的、最精緻的、有生猛有力、屬於自己時代的文化力量,都不屬於高雄,不屬於這個我感情深厚的城市。

大港開唱的出現,是一個翻轉的指標。自此,我以及許許多多的青年人,增添了一份自信。

我們看到了來自台灣各地的青年,為了大港開唱來到高雄,對高雄產生更多的想像跟願景。

在那個沒有大港的年代,高雄就是個走下坡的工業城市,擁有實業基礎,積累了一些財富,卻缺乏情緒的張力與思想的活力。

我並不誇張的說,當時很多男孩女孩,在內心深處,更渴望成為一個台北人 — 那象徵著一種更能實現自我、展現個人情感的生活方式。

大港啟動之後,漸漸的,越來越多青年人以「身為高雄人」而有了自信。即使基於工作考量,未必能長居高雄,但他們仍想著有一天要回來,仍覺得自己是高雄人。

有了大港開唱的高雄鹽埕,在我心中,比永康更大器,比大安更爽朗,比天母更純粹。

客觀來說,像大港開唱這樣的獨立音樂節,並不能代表高雄文化的全部。大港只是高雄文化的一小部分,但它走在浪尖上,則是無庸置疑的事。

把大港開唱的歷年樂團名單打開一看,有些穩定發展,有些人們並不認識,甚或已經解散……但在我看來,獨立樂團作為一種隱喻,意味的是有一批又一批的年輕人,在最燦爛的年紀,做最無用之事。

他們的無用,在於努力挖掘己身情感。而這社會只需要齒輪,不需要情感碎片。

我卻想,齒輪可以讓機器有力,但再有力的機器,都無法讓血液凝結、讓記憶迴轉定格在瞳孔放大的一刻。都無法收納生活中萬千的光,讓人真真切切的感受活著。

瘋魔的打造情感碎片的人們,總是讓我感到驕傲。他們努力活出自我,也讓更多的人在他們的自我中,找回自己。

找到生長在高雄的自己,並以此為榮。

對韓流來說,高雄只是一個場地,紅色旗海可以在台灣任何一個地方飄揚。韓流是高雄的過客。在韓流裡,個體的情感並不重要,眾所矚目的,永遠是遲到的韓國瑜。

曾經有個十年,青年人在高雄譜出自己的故事。我們活得像自己,因此感到充實,感到自信,感到光榮。

曾經已成曾經。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