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太平島 — 狼群中一塊鮮肉?島上台灣兵力存在 是中美角力平衡點

2016/7/12 — 14:17

圖為位於南沙群島中業島西南約15海里的「渚碧礁」。(資料圖片)

圖為位於南沙群島中業島西南約15海里的「渚碧礁」。(資料圖片)

南海仲裁案將在本月12日揭曉,仲裁未出場,南海情勢已震撼無比。 

緊接在美國菲律賓4月年度「肩並肩」聯合軍演;6月美菲「海上戰備暨訓練聯合演習」及美國「史塔森號」、「史普魯恩斯號」、「莫姆森號」(Momsen)驅逐艦及航空母艦雷根號密集現身南海後,中國7月5日到11日在西沙群島附近海域舉行實兵演習。 

「肩並肩」軍演來勢洶洶;中國回敬的演習也一點都不客氣。 

廣告

「肩並肩」規模高達1萬名美菲官兵,演習內容大有很刺眼的項目,包括「奪島演練」、特種作戰等等;中國則三大艦隊、上百艘艦艇和數十架飛機以及部分岸防飛彈發射單元,由4名上將坐鎮,號稱是「戰役級規模」的實兵實彈演習。 

廣告

對峙的中美雙方,多年來在南海軍力展示上持續加碼,彼此的政策方向清楚一貫。至於擁有南海樞紐位置的太平島的台灣,則既動輒得咎,又左右逢源,以致變化不定。 

基本上,台灣在太平島上的軍力存在創造了中美兩國在南海權力競逐的平衡點。 

假如台灣撤出太平島,則中、菲、越將為太平島主權而短兵相接,南海緊張將更形升高,美國不會願意面對這樣的變局出現;至於中國,進入南沙海域角力的時間遠遠落在菲律賓之後,所以充分瞭解假如太平島不在台灣手中,一旦南海九段線仲裁不利於中國,中國要力抗菲律賓依據巴拉旺群島向西方南沙海域主張200海浬經濟海域將完全失去合國際法的基礎。 

背景如此,所以多年來中美雙方都希望台灣維持在太平島的軍事存在。然而美國希望台灣的除了太平島軍事的存在外,卻完全不能接受台灣把太平島和九段線和所謂中國歷史水域連接起來訴求,美國同時還希望台灣在太平島上的事存在適度就好,規模不要太大;至於中國,則認為台灣只要增強太平島軍事存在就是好事,但是這軍隊絕對不可以把中國當假想敵,更不該和九段線和中國歷史水域的訴求切割。 

由於中美對台灣在太平島上的軍事存在期待既有共同的地方也大有不同之處,於是選擇太平島的政策時,台灣便處在既動輒得咎,又左右逢源的敏感情境。 

在2015年底之前,馬總統既延續李總統和陳總統擴建軍事設施的作法又延續他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主張,而動作都算適度,因此中美兩國基本上都是滿意的。 

然而等到習近平對台灣加碼了馬習會,馬總統加以回報,一面公布11段線海圖,又開始高唱歷史水域觀念,還一面率政要大舉「登陸太平島」後,北京固然嘉許不已,而美國卻勃然而怒。 

蔡總統雖然不接受九二共識4個字,但是對北京的要求,尤其是北京的南海主張仍然小心地儘可能呼應。 

先是就職前派吳釗燮到美國說台灣沒有放棄11段線問題給北京聽,同時520就職演說也維持了李、扁、馬三總統一貫的「維護主權、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主張。 

不料國防部長馮世寬6月初在立法院答詢時卻痛快地透露,6、7月間國防部將有4萬枚彈藥會運到太平島給海巡署使用,又說如果他早十年當部長,就要像中共填海造陸一樣大力建設太平島。這些話美國當然頭痛;但是馮世寬的話的開頭是「以實際行動表示不接受中國可能劃設的南海防空識別區」,這也令北京非常火大。 

在這樣的氣氛下,在12日仲裁結果宣布前夕,台灣做了兩項政策大轉彎: 

一、海巡署以颱風為由,撤回兩艘駐防太平島的巡防艇。並說今年颱風季結束之前,應該都不會調回太平島,只會由海巡署會看當地局勢,派遣艦艇前往太平島巡弋。 

二、放出在仲裁案公布後,台灣將不再提11段線的主張以免和國際海洋公約牴觸並和國際絕大多數國家站在對立面的風聲。 

第一項是弱化了台灣在太平島軍事存在的決定,和蔡總統520就職演說中捍衛南海主權的宣示並不搭調。尤其太平島緯度偏低,根本不在這次颱風路徑上,卻以避颱風為撤守理由,更大大受到國內人士和中國鷹派抨擊;而第二項,北京和台灣人統派人士當然也很火大。 

議論紛紛中,新政府政策再度調整,10日16時,突然宣布派偉星艦執行南海巡弋任務,強調要具體落實政府南沙巡防工作。原來撤回的是100噸的艦,現在開過去的躍升為10倍的1000噸艦,海巡並強調要和海軍交叉支援,加碼動作非常生猛。 

在偉星艦馳防時,官員放出訊息說憂慮太平島如果不強化軍事布署恐成南海狼群中的一塊鮮肉;又有退將擔心南海博弈主角是美、中大國,東協南海各當事國形同配角,而台灣幾乎被邊緣化。其實兩樣擔心在可見的未來都屬於過慮,理由是中美目前仍然同樣維持太平島做為雙方南海角力的平衡點,因此會避免台灣撤守情境的出現,同時台灣固然不是針鋒相對的兩造,但是承擔的緩衝、平衡角色分量卻愈來愈吃重,若非如此,不可能有2015年的馬習會。 

然而台灣的平衡效應既建立在太平島的樞紐地位上面,也建立在台灣在太平島有效的軍力存在上面,所以在整個南海軍事對峙上升風雲密布時,台灣適度提高太平島軍力的存在,很弔詭的是強化了太平島的平衡效能。如今台灣提高太平島的軍事存在既強化了平衡作用,必有助於改善從520到現在兩岸的緊張關係;然而影響到平衡效能的還有台灣怎麼處理實質占有太平島和<國際海洋公約>VS.11段線之爭的關係是什麼,這一點尺寸的拿捏正考驗著新政府的能力。 

在南海,台灣和中、美乃至菲、越都有利益交集之處,也因此弔詭地伴隨了利益尖銳矛盾的地方。在這樣的情境之下,台灣註定不可能找到讓其他各方滿意的南海政策;當然,也同樣不可能作出任何一方都完全不能接受的事。且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們可以理解,無論是兩黨之間的前後政策的變異延續,或同一黨政府的前後政策的跳躍延續,都屬於這情境下尺寸拿捏的困難造成的,當然,台灣社會對國家定位缺乏共識,或則當政者價值觀不夠清晰以致無法形成一貫的戰略可能是更關鍵的因素。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