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在新石器時代,創造人為的居址空間

2015/12/15 — 17:4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新石器時代後期的遺址中,出現了明顯的社會分化的跡象。例如在同樣一個遺址,很有限的空間,比鄰存在著不同規模的墓葬,一些墓葬很小,裡面沒有任何陪葬品;而隔不遠處卻有一個大墓,擁有數十件陪葬品。

同在一個聚落裡,有些人一無所有,另外有人卻擁有那麼多。距今約四千五百年前,和貧富差距一起顯現的一個特殊現象是有些墓坑為了放置大量陪葬品,而特別配備了「墓葬土臺」。這種墓通常挖得比較深,死者葬在最底下,旁邊會有一塊比較高的地方,專門用來放陪葬品,然後才是地面層。土臺層的出現,表示了人們對於向下挖掘的墓葬空間,有了結構與功能區分的自覺,應該也是有了更複雜的想像。

廣告

從西安半坡與姜寨的遺址復原的中國新石器時代居址形式是地下半穴居。當時的工具有限,當時的人也還缺乏對於建築物理原則的基本認識,要創造一個與原本大自然的空間不一樣的居址,往下挖顯然會比往上蓋來得容易。因此,開始的時候不管是墓葬或居址,都是先往下挖出一個空間之後,有了地下空間,要加覆屋頂,高度就沒那麼高,難度相對也降低很多。

到了新石器時代後期,當時的人開始意識到可以在墓葬坑挖掘的形式做分化。我們發現:一個墓葬是不是擁有土臺顯然具有特殊的階級、甚至是宗教意義的。死者愈富有、愈重要,墓坑愈大,越有條件讓他的墓葬分層。

廣告

到了小屯殷墟的狀況都還是如此,挖掘出土所有的大墓都分為一層一層,不是單糟型式的一大塊空間。這或許和挖坑的技術有關,一層一層往下,越下面的範圍越小,比較好挖。不過,我們可以由甲骨及文獻資料看到,商人對於墓究竟有幾層是很在意的,那有特別的意義。整理商人對於單雙數的偏好,只要知道這個商王的墓號與廟號,我們幾乎就可以準確預測他下葬的大墓,應該有幾層的土台。

在良渚文化遺址中,我們還看到進一步衍伸的現象。不只是原來往下挖的墓葬分出土臺,這裡甚至會在墓葬附近的平地層加高堆出土臺來。從土臺的分佈,以及其嚴格的方位安排來看,這種土臺不會是居住用的,比較可能是某種「祭壇」。在建築方面的意義是這個時候人開始反其道而行了,之前要創造人為空間,一般都是往下挖,然而到了一個時間點後,換了方向,開始將地面填高。

將地面填高需要不同的技術條件。最主要的技術是「夯土」:倒上一層土,以人力使用工具把它打實。下面一層打實了之後,再鋪一層土,然後再打實,一層一層堆打上去。考古出土的城牆遺物,都有清清楚楚的橫紋線,那就是夯土過程留下來的。

然而要能夯出高一點的土台、土牆,需要另一種技術。當我們用力捶打泥土,往下打的力量除了會讓土變實,也會讓土往旁邊跑。所以夯土技術必須同時配備「版築」的技術:用板子兩邊夾住,板子站穩夾牢了,才將泥土倒下去,才開始一層一層夯實。

從新石器時代的考古遺址來看,人類居址空間的突破有賴於兩項條件的配合成熟。第一是有能利用地心引力來施加重力的完備工具,缺少這樣的工具,光靠雙手雙腳是無法有效夯土的。第二、必須要有「築」的知識與技巧,不管「築」的板子,以什麼樣的形式或材質製成,重點是要懂得如何去「築」,讓這些板子可以穩固有效地站立,供夯土之用。這兩項條件形成後,人才有機會在原本平坦的地面朝上發展,而不是照原來的,朝下去創造人為的居址空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