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徐旭生錯了?

2015/12/4 — 6:23

徐旭生

徐旭生

再往上推,那商跟夏呢?傳統的說法也是夏桀被商湯滅了之後,才有商朝。那我們也來檢驗一下夏朝的相關考古挖掘。古史學家徐旭生詳細考查了古代的文獻資料,比對所有古代地理學上與夏朝有關的資料,判斷了夏朝遺跡最有可能存在於河南西部。一九五六年,徐旭生籌劃了一個大型的豫西考察,後來成果驚人,挖出了極為重要的偃師二里頭遺址。

偃師二里頭的遺址中挖出了夯土宮牆基址,也挖出大量的文物,還挖出到目前為止在中國古史研究上最早的金屬遺留物。徐旭生本來是要找夏墟,結果在豫西偃師二里頭找到明顯高於已知新石器時代後期文明程度的遺址,包括城牆、宮室、夯土宮室基址、大量的物件甚至金屬,他會如何解釋這個遺址?

廣告

照理說,徐旭生應該很興奮地宣告找到夏墟,然而因為特別的歷史機緣,徐旭生沒有作出這樣順理成章的結論。偃師這個地方,在古史地理資料上有過一個「西亳」的名稱。傳統文獻記載,商湯滅了夏之後,建立的第一個都城是「亳」。偃師有過「西亳」的名稱,就讓徐旭生認為這個遺址應該和商朝有關。而且壓在二里頭文化上面的地層,還有類似商朝中葉文化的痕跡。

徐旭生就斷定,偃師二里頭應該屬早商文化,從早商一路發展到中商。 整個二里頭的遺址,時間上、文化上是連續的,從上層一路往下並沒有看出明顯的斷裂。徐旭生進一步的推論是,若底層屬夏朝,上層已經到了商朝中葉,那麼中間經歷了夏商改朝換代,就應該顯示出劇烈變動跡象才對。所以更確定了偃師二里頭是商文明的一部份,不是夏朝的。

廣告

豫西考察考察團是由徐旭生主持的,偃師二里頭是他主導挖出來的,而且他對夏朝地理作過詳盡的研究,最後他說挖出來的不是夏朝遺址,而是一個早商的都城遺址,別人很難有資格、有立場去質疑。

後來經過文革的破壞、中斷,中國考古學重新回來整理中國古史架構時,經過反覆比對討論,愈來愈多人支持徐旭生最早的假定,夏墟應該在豫西沒錯,而且偃師二里頭的地理位置就正落在文獻記載上的夏朝方位,也就開始有了試圖從偃師二里頭考古遺址來探索夏朝與夏文明的主張。一直到一九七四、七五年,終於有人出面挑戰徐旭生的判斷。

如果徐旭生錯了?或者該說,徐旭生其實原本就是對的,是被「西亳」的地名給誤導了?這個翻案的假定,在對中國古史的理解上掀起巨大的波瀾。偃師二里頭可以被認定為夏文化遺跡嗎?在斷代上,偃師二里頭斷為夏朝,比早商更早,從考古層位上看沒有問題。偃師二里頭(豫西)和古史記載中商人發跡的地方,有相當大的差距,幾乎所有關於商人起源的文獻紀錄都指向更東邊的地方。

唯一的問題,如果是夏文化延續到商中葉,那麼為什麼在這個遺址上,看到的是強烈延續性,而沒有夏人被商人征服,取而代之的激烈斷裂變化?要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我們如何重新看待商朝與夏朝的關係。

徐旭生看到考古遺跡中從底層一路往上並沒有出現劇烈的變動,因此他判斷應屬延續幾百年的同一個文明,基於此判定二里頭為商朝文明。今天我們有理由可以換一種說法來理解,也完全符合考古資料所顯現的:底層本來就是夏朝文明,而一直到歷史記載上所稱的商朝的年代,其文明反映在物質遺留上並沒有大的變動,是因為從夏朝變成商朝,至少對偃師這個地方,並沒有造成巨大的衝擊。

換句話說,從各種不同因素進行分析,有另一個可能性更高的解釋:偃師這裡本來就是夏人的基地,儘管夏朝結束了,卻並不表示來了一個外來民族、外來的文化,壓在這塊夏人基地上。夏文明依照原有的形式繼續在發展,夏民族及其文化並沒有滅亡。

從這個角度我們也可以同時理解「西亳」這個地名的因由。「西亳」指的是,當商朝建都的亳在夏人都城之東,或許就是從商人本位出發,將這個地方稱為「西亳」,一座在亳的西邊的大城。

現在愈來愈多考古學家、古史家接受的看法是:大約在西元前第十八世紀,原本的共主架構(現在我們還沒有辦法詳細還原這共主制度的運作)有了巨大改變,由商人取代夏人作為共主。商人建立了自己的基地,叫作「亳」,以「亳」為中心來行使共主權力。然而夏人並沒有因為商人獲得共主地位而消滅,他們在原來的地方繼續其生活與文明。商人也始終意識到在其勢力之西另有一支強大的舊有民族,商人以「亳」做為都城的名稱,就將夏人舊都城所在地稱為「西亳」。這樣的理解讓很多考古上的問題,都可以得到比較合理的解答。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