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台灣九合一選舉後 — 公投第 10, 11, 12, 14, 15 案

2018/11/26 — 18:29

圖片來源:「婚姻平權大平台」網站

圖片來源:「婚姻平權大平台」網站

【文:熊明德 @全民教育局 HKEd4All】

台灣 2018 年 11 月 24 日的選舉,除了各級政府民意代表及首長的選舉以外,還有一大堆公投議案,最值得討論的議案,相信是針對同性伴侶的各項。

第 10 案: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

廣告

第 11 案: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

第 12 案: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

廣告

第 14 案:您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章保障同性別二人建立婚姻關係?

第 15 案:您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

這堆議案之中,只有第 10, 11, 12 項獲得通過。網上世界的輿論與社會投票結果落差很大,而網上世界對於投票結果繼續自勉,也許有點對於投票結果有點意外。可能筆者不了解台灣的民情,但對於筆者來說,其實這種結果可算是反映了社會最主流的聲音。

先看看上星期,香港立法會討論類似的無約束力議案,上演了梁美芬大戰葉劉淑儀的戲碼。在這事上,梁美芬可說是「保守」「基督徒」的代言人,屢屢提及《聖經》乜乜物物,以「家庭價值」為核心。葉太則以這一點攻擊梁,指一夫一妻制是「耶教」的產物,指要讓同性伴侶關係正名其實並無不妥。

將這兩件事串起來看,看得懂的人自會見到一點頭緒。筆者的立場也許會與全民教育局的同儕有分野,但幾乎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同性伴侶的實際生活困難和需要,是應該得到正視和處理的。基於筆者的基督信仰,個人不能接受把婚姻制度擴展成兩個不論性別的人結合。

「保守」勢力惹人生厭

但筆者亦要與梁美芬之流劃清界線,筆者也實在不能接受本地部份基督教團體早年發動的「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簡稱「六個一」)的運動。筆者不接受的,不是「六個一」的本質,而是高舉「六個一」背後的動機。誠然,比起再之前高舉反對同性戀的旗幟,「六個一」的口號高明多了,高舉「家庭價值」,不再針對不同的性傾向。

可惜,對於筆者來說,「六個一」的口號傷害了另一些族群,以婚姻生活不美滿、面對各式各樣家庭暴力的人,是不是要勉強維持在一個對其中一方有身體或精神危險的關係之中,也不可以為為自己的安全尋求保障?在耶穌口中,「離婚」(當時的社會以「休妻」稱之),基本是因為婚姻的其中一方不忠才「合法」。因此耶穌的說法,都是因為人犯罪而才把有「離婚」這個情況。同時間,同性之間發生的性行為在《聖經》的描述中是「可恥」、「不討神喜悅」的。但香港的基督教群體卻予人高舉這種「罪」,輕忽其他社會的不公義,如貧富懸殊、社會政策對弱勢家庭群體缺乏幫助和支援等等,才落得「耶L」的稱號。縱使耶穌說過,討神喜悅的往往被社會討厭,但如何討神喜悅、如何惹人憎惡,卻是人的問題。這些事情的對象,不只是在神眼中犯罪與否的問題,而是這些群體的需要 被漠視的問題。

「進步」勢力同樣惹人討厭

但教筆者更氣憤的,是那些極力為同志群體爭取「平等」權利的運動。爭取平等確實不是錯事,也因為這樣,筆者並非反對為同性伴侶爭取他們法律下的保障和需要的運動。但要求別人接受自己,並非透過謾罵、描黑得來。誠然,社會上對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的接受程度有差異,因此,該處理的是讓同性戀者、同性伴侶的需要能夠得到恰當的照顧。現行《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在 2009 年修訂前,曾經也有類似現在的爭議,但這條法例寫得好的地方,就是在於能夠把有沒有婚姻關係、是否同性伴侶等等的問題都撇清,只針對要照顧面對家庭暴力/親密關係暴力的人士而制訂。

同志平權運動教人失望的地方,與「保守」的「基督教」群體相似,在於把不同意自己立場的人污名化。尊重每個人的性傾向是應當的,但不同的群體面對不同性傾向時,致力減少差別對待/歧視也是應份,但若不願意接納社會上不同聲音、不同意見,硬要不同的群體接納自己的意見才是「對」、「正確」,與「和而不同」的真正民主概念相去太遠。若社會上有一些群體不贊同同性伴侶的關係以「婚姻」之名出現,那麼可以接受是不以「婚姻」之名出現的體制,如其他司法管豁區出現的民事結合(civil union)、事實婚姻或結合(de facto marriage/union)等等,來處理同性伴侶對於締結家庭、承認他們/她們的關係嗎? 一個兩情相悅的結合,能夠為雙方帶來適切的保障,比名字本身來得更重要吧!

共尋出路才是根本

更重要的,是「保守」「進步」要學懂得面對不同社會的氣氛,單以謾罵、反問,根本解決不了現在同性伴侶最需要處理的問題。筆者這裡本不願意用上「進步」、「保守」等字眼,因為這些標籤本身對討論沒有任何幫助。社會的氣氛不願意接受同性伴侶以「婚姻」名義,在「婚姻」制度之下結合,就是一個社會的現況,無可推諉。一個讓社會各方皆可接受的中途方案,在社會氣氛未願意接受同性婚姻的情況下,是唯一能保護各方需要的出路。

 

全民教育局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