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於二二八前夜 — 台灣島上的陰霾 七十年後仍未散去

2017/2/28 — 19:32

七十年前的現在(編按:作者成文於2月27日晚上),台北也是下著細雨,大約有上千人正包圍台北憲兵隊,要求交出在天馬茶房緝私煙開槍的兇手,明天開始,就是台灣這個島嶼的黑暗日,將會有萬人以上因此而死亡。此後,台灣開始戒嚴,有人會陸續被關、被消失、被殺害,直到七十年後,即使早已經沒有戒嚴令,陰影還停留在這個島嶼的天空,陰魂不散的注視這個地方。

在這一次的事變中,國民政府無差別的屠殺一般民眾,有差別的殺害菁英,包括制憲國民大會代表林連宗、張七郎、臺北市律師公會會長李瑞漢律師、弟弟李瑞豐、《民報》創辦人林茂生、《人民導報》社長宋斐如、《臺灣新生報》日文版編輯吳金鍊、總經理阮朝日、臺灣省參議員王添灯、候補省參議員湯德章律師、臺灣信託董事長陳炘、臺北市醫師公會副會長施江南醫師、宜蘭病院院長郭章垣醫師、臺北市參議員黃朝生、徐春卿、李仁貴、陳屋、淡水中學校長陳能通、新竹檢察官王育霖、臺灣高等法院法官吳鴻麒、嘉義市參議會議員潘木枝、盧炳欽、柯麟、陳澄波。

這些人有畫家、律師、醫師、議員、檢察官等,都是台灣當時重要的菁英。有的「被消失」,連屍骨都找不到;有的被槍決,屍體被家屬草草認領;有的被虐待致死,手掌有鐵絲穿過的痕跡,生殖器與耳鼻被割掉,或是被淋上汽油燒死。其他被無差別殺害的台灣人更多,只要與「叛亂」集團有關係的人,固然逃不了槍決;即便無關只是看熱鬧的人,也會被「平亂」掃射殺害。

廣告

如果當年沒有殺害這些人,雖然這個「如果」非常無稽,畢竟歷史不能重來,但是想想看,後來的台灣,可以有多少進步?畢竟這些被殺害的人,剛好都是希望台灣更好的人。

你說,過了這麼久,到底我們要什麼?事實上,所有人要的,都只是一個公道而已。想想從1947年的3月到5月間,台灣有一至二萬人被屠殺,隨後的白色恐怖,又長達五十年,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國民政府的「反共復國」願望,只是因為政治上不同意見的原因,可能只是看點馬克思主義的書、罵了不可以批評的空一格蔣公領袖、想要關心政治、積極推動台灣獨立,輕則被政府驅逐國外,終身不得回到故鄉、關在綠島不斷的思想與勞動改造、深夜被人敲門帶走,從此不再出現於家人面前、重則槍決、殺害,連帶拖累妻子、孩子被嘲笑、排擠、烙印,終身找不到工作,家庭困頓、妻離子散者有之,變成精神病者有之。

廣告

這就是二二八事件,還有以後的點點血淚。二二八事件,從來就不是只有1947年2月28日這一天,而是往後的幾個月、幾年、幾十年。你說說,補償這些人的損失、豎立紀念碑、訂定國定假日,這就叫做轉型正義成功?被害人已得平反?親愛的同胞,這是台灣歷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以及往後的一萬天,你說,總統已經道歉了,總該結束了,民進黨要消費這個議題到什麼時候?

就像是中正紀念堂一樣,空一格蔣公是不是有功有過?這必須是好幾本博士論文才能論定,我沒有資格說。但是,就屠殺台灣人民與扼殺台灣民主發展,他當然有過,而且沒有資格為他蓋紀念館,你有看過猶太人替希特勒蓋紀念館嗎?

是,他沒有親自殺人,因為不需要,有人會替他動手。他可以優雅的罵著「娘西匹」,寫著中正手諭,就讓一個人或一群人生或死,何必自己動手?然而我們不談基層的開槍者,我們看看當時直接下令的幫凶:時任臺灣行政長官兼警備總司令的陳儀、時任高雄要塞司令的彭孟緝、時任廿一師師長的劉雨卿、時任警總參謀長的柯遠芬、時任保密局臺灣站站長的林頂立、時任基隆要塞司令的史宏熹等人。

他們後來過得好嗎?陳儀確實被槍斃了,但是他卻是因為在一年後,接任浙江省主席,意圖投共而被殺害。彭孟緝後來擔任參謀總長、大使,並在1997年病逝。劉雨卿鎮壓平民很厲害的部隊,後來在四川被共產黨擊潰,殘部投共。他逃到台灣以後,擔任中將參議,還當上國民大會代表,在1970年過世。曾經說過,「寧可枉殺九十九個,衹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的柯遠芬,後來當上金門縣長與金防部政治主任,後來移民美國,在1997年過世。林頂立,在戰後擔任聯合報的發行人,還有台灣農林公司的董事長,在1980年過世。

史宏熹這個人,當年以鐵絲穿手、集體海邊槍決的方式,殺害許多和平島的民眾,外號基隆屠夫。他的夫人在迎婦產科生產,但因為注射盤尼西林身體不適而死亡,醫師以過失致死的罪名被起訴,但是後來法院判決無罪。當時的法官是吳鴻麒,專家證人是施江南、被告的律師就是李瑞漢。

這些人,在鎮壓後陸續升官發財,而與空一格蔣公無關?他對於二二八事變,乃至於後來的四十年白色恐怖不用負責任?那麼,決定下令派兵到台灣來的人是誰?難道派兵來台灣,是來聯誼的嗎?

七十年前的明天,台北即將開始罷市,反抗國民政府。行政公署的陳儀即將要求憲兵開槍,無差別的開始殺害人民。警備總司令部即將宣布臨時戒嚴令,一場腥風血雨,隱然成形。只是,或許我們都沒料到,這場風雨,下了這麼久,即使政黨已經輪替,台灣島上的陰霾,在七十年後,仍未散去。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