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就算你做不成狼,你還可以當個人

2018/3/28 — 14:18

資料圖片 l Boogeyman13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資料圖片 l Boogeyman13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願景工程這個世代專題呢,就是一些握有資源的老人憑藉著過時想像,覺得可以透過這個專題傳遞什麼「正向」的價值觀。但其實他們並不真的很懂世代的問題出在哪裡,他們所預設的答案也是錯的。

但這並不代表囧星人是正確/無辜的。

說實在的,如果這幾年都有關心公共議題,特別是有跟上網路一波波的論戰,就會知道所謂的「世代議題」,早就已經落伍了,一點都不流行。所討論的實質論點也大都討論過了。簡言之,如果你覺得世代議題現在很流行,那只表示你老了,你接受資訊的速度跟不上時代。

廣告

說議題落伍,並不是說世代對立的問題已經解決了。不,它依舊存在,而且只會越演越烈。

世代對立的理路很簡單:青年起薪低,加薪幅度低,工時長,房價高,而這現實處境的一切,都與年少時父母師長的允諾相背離。你以為你可以成功,你以為忍受這些補習,這些考試,會有個圓滿的盡頭。但這盡頭遲遲沒有出現,你一直等,以為是你不夠努力,後來你明白了,是這世界不夠公平。

廣告

這是個幻滅與覺醒的過程。有些人早,有些人晚,但遲早會遇到的。有些人比較幸運,可以繼續相信社會是公平的。這種人最討厭的,不是在其幸運,而是他們不承認自己除了努力之外,還是幸運的。

所以世代的議題有什麼好說的呢?朋友,這就是場民主機制下的鬥爭啊。我們要爭的,已經不是甚麼世代和解這種粉飾太平的鬼話,我們要爭的,是一個房地持有稅率更合理的社會,一個不能靠炒房致富的社會,一個執政黨不會在勞工政策上一面倒地朝向財團的社會。這個鬥爭的過程,無論多溫和,都會有人財富縮水的,都會有人受傷的,差別只是積累的越久,反彈越大,傷害越猛烈罷了。

然而對於「慈祥的長者」來說,他們有個錯誤假設:「世代對立只是來自於彼此的誤會。」不,沒甚麼誤會,上個世代的許多既得利益者,確實是剝奪了這個世代,想像未來的可能了。

奠基在錯誤假設上的,是一套老掉牙的,我們相當熟悉的,大部分商業雜誌都會不斷傳遞的觀點:「社會是公平的,只要你夠努力,有一天,就會開花結果。」這套觀點之所以對既得利益者有利,是因為它把人類分成兩種,一種是無有埋怨默默努力的,一種是充滿憤怒不思進取的。藉由貶低第二種人,並頌揚第一種人的成功(奇怪的是,總是會忽略他們家境多優渥、多衣食無缺、無後顧之憂。)讓眾多讀者相信:世界是公平的,如果你沒有得到報酬,是你不夠努力,或者是你缺少一點耐心。

這種二分法有多麼愚蠢,相信的人數就有多麼驚人。或者說,越蠢的說法越是直接,越能夠說服思考怠惰的人。事實上,一個人對社會的不公義是否感到憤怒,跟他要不要努力為自己為社會做些甚麼,是沒甚麼必然關係的。

也就是說,一個人可以抱怨遊戲規則不公平,也可以試著參予公共政治,去解決這些不公平。而這跟他要不要同時認真的玩這個遊戲 — 努力工作賺錢,一點關係也沒有。你可以一邊對社會憤怒,一邊認真進修、認真工作。這實在沒甚麼必然的矛盾。

然而在老掉牙的保守敘事裡,二分是必然的,不然既得利益者就會受到直接性的衝擊,就會得要背負一些(原本就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而這十年來,另一個相輔相成的老掉牙敘事,還牽涉到我們很難逃避的國族議題。

「中國人這麼有狼性,台灣年輕人拿什麼去比?」這套敘事,近乎完美的幫既得利益者解套了:「不是我們把環境搞糟的,是你們這些年輕人比不過中國人。」這當然相當可惡,但我們姑且把憤怒放在一邊,也暫且拋下這套敘事背後蘊含的親中思想,冷靜的想想,假設中國人真的有一種叫做「狼性」的超能力/精神指令,那為什麼到了改革開放、向資本主義靠攏(佯稱是「具有社會主義特色」)之後,才看到經濟的成長?難道文革時期的年輕人就不狼性,就不競爭了嗎?

答案很明顯。許多個體的努力,確實可以加總成整個社會的經濟效益,但比起這個更為關鍵的,其實是社會的遊戲規則,有沒有給個人發揮的空間,還是在「努力就會成功」的帷幕後頭上演階級複製。

嚴格說起來,如果「狼性」是指對金錢利益的極度渴求,對世俗成功的不擇手段。那麼,台灣現今的問題,絕非狼性過少,而是實在太多了。

狼性的世代,把員工視為棋子,就算過勞,就算剝削,內心也沒有一分一毫的動搖 — 狼會對綿羊的鮮血感到亢奮,而不是流淚;狼性的世代,造成了偷工減料的工程,有害添加物的餐飲,被汙染的河川,被炸出巨洞的山林。整個台灣從人類到自然生態,無一不是他們嘴裡咀嚼的肉塊 — 而他們還不覺得飽,始終覺得飢渴,且以飢渴自豪 — 看看我是多麼志向遠大,多麼渴望成功。

如果要跟這樣的上一代學習的話,確實,我們的狼性是不夠的。

但你知道嗎?所謂世代議題的真諦是,你要成為狼,你還最好上一代就是狼!

如果你家裡是守規矩的,是不投機取巧的,是相信社會是公平的肥羊。那你有很大機會,也做不成狼了。

但不要這麼絕望,就算你做不成狼,你還可以當個人。

做人,是比做狼難多了。

做人,做一個有理智良知的人,是很難胸口沒有憤怒的 — 你不為自己憤怒,也勢必得要為受苦的人憤怒。

做人,意味著面對老掉牙敘事的引誘,你不能無知的掉下去,也不能在配合演出之後偽裝無辜。

做人,意味著你要容忍矛盾:你要知道,你很喜歡他的作品,但他這次,確實是說錯話了。你的喜歡跟他的錯誤,是可以並存的。

這實在不那麼容易。

但我依然憤怒且樂觀。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