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層級分化的過程,分開了「有」與「沒有」的人

2015/12/9 — 6:5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依循古史文獻,這樣的三角競爭關係中,夏應該是原本最先進的。大約在西元前二十一世紀,夏率先進步到跨部落共主地位。這裡我們碰到對夏的考古調查資料不足的困難。偃師二里頭很重要,可是到現在為止除了偃師二里頭以外,並沒有太多別的相關夏史材料可以和偃師二里頭相對應,連成一條夏人、夏文化面貌的線索。更大限制在於即使是偃師二里頭遺址,都沒有可供辨讀的文字資料。

因而夏人到底有什麼樣的突破,可以成為在較大區域的共主?這還是一個難解的謎。

廣告

不能直接找到夏人的證據,我們只好退而求其次,看看能不能從研究在夏人之後崛起為共主的商人,從商人所展現出來文化特色,試圖回頭推測三個中心競爭中的關鍵或秘訣?

依照時間順序,我們應該先將夏文化弄清楚了,明白他們憑什麼能夠在西元前兩千年左右成為區域共主,再進而討論商人、商文化有如何的突破優勢,以至於能超越夏人。然而考古學的性質就是如此,沒有足夠的夏文化資料,不能強求,只好發揮推理與想像能力,運用既有的推測未知的。

廣告

回到一件前面提過的重要事實,那就是中國國家的出現,並不是伴隨著「生產工具」與「生產力」突破的。考古資料清楚顯示:從西元前六千年一路下來,中國地區的石器生產工具並沒有突破性的變化。工具沒有突破,意味著隨後兩、三千年中,個人的生產能力不可能快速增長。

那幾千年中,人的體力一樣,人的身體組織完全一樣,所面對的自然環境、生產條件也一樣,連使用的工具基本上都是一樣的,個人生產力要從何提升起?也就是說,總體的生產力,也只會隨著自然人口成長增加而已。

但奇怪的是,西元前四千年時,這塊土地上的人類總製造的東西,和西元前兩千年的情況天差地別!這段期間內出現了城、宮室、青銅器、甲骨、文字等等。我們要問,這中間到底如何發生的?總生產量沒有巨大改變,為什麼在西元前四千年時創造不出文明,到西元前兩千年就可以創造出如此輝煌的文明?

看來只能有一個合理的解釋。那就是在這兩千年中,這塊地區出現激烈的社會組織變動。社會組織上的變動讓過去相對平等的人──或者用馬克思主義所講的,在「原始公社制度」下生活的人──開始層級分化。在層級分化的過程當中,分出了「有」與「沒有」的人,「沒有」的人擁有的東西越來越少,因為他的生產所得透過某種社會組織與社會強制力,被集中到少數富有的人身上。「沒有」的人越來越窮,而他們的人數卻越來越多;「有」的人越來越富,而他們的人數越來越少。資源集中讓富有的少數人得以揮霍,才創造出我們看得到的文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