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島嶼.浮城》 香港人的台灣夢

2015/10/6 — 11:35

【文:朝雲】

赴台定居的港人,多為留學或事業。有些心懷嚮往,有些事出偶然。作者李雨夢走訪他們,發覺夢裡看花,始終不同於真的掌握。到頭來情之所種,過來人選擇了不同歸宿。

李雨夢先談留學生。Rain是翻譯系的同學,母親是屏東人。畢業後她在媒體當一兩年編輯。自覺不願長此下去,埋首此生,遂往台灣師範大學,讀英國文學。畢業後雖曾返港,但在傘運中期,終選擇定居台灣。

廣告

香港本來是Rain的家,也曾覺得香港值得留戀。但當朋友問她,在台灣掛念香港居多,抑或在香港掛念台灣居多。毫不猶豫,答案是台灣。

失戀可能是原因之一。她陪母親還鄉省親,回到香港國際機場,觸景傷情而痛哭,嚇壞家人。最後抵台定居,她說在台灣七十多日,每天都保持好心情;但在香港,維持一星期也難。可見她完全融入台灣生活。

廣告

另一位叫紅眼,他是作家,在港台都曾出書,負笈政大,讀中文系。初次訪問,李雨夢曾流露思港之情,當時他不理解,自謂在港台,在東京生活,皆無分別。似乎隨處皆可適應,沒有歸屬感。

然而當他的學業結束,復往金門旅行,不能再用留學時的停留證,須沿用旅行簽證。他主動告訴李雨夢,覺得自己失戀,「被不屬於台灣」。就像重遇初戀情人,要保持距離避嫌。

接下來他身在金門,正巧遇上主場新聞夭折。所有文章轉瞬消失。他走進附近的7-11,用手機上網,聚精看主場結業的報道。

事後他向作者說,那時他開始明白,為何她形容香港係屋企。

不少港人懷抱台灣夢,乃因香港每況愈下,想用腳投票,移居就近的台灣避秦。但看似飄泊無定的紅眼,卻因香港面對危機,而喚起對家的感覺。結果兩個留學生的選擇,截然相反。

***

說到創業,作者亦有兩例。在台灣讀旅遊的Mark,本想在繁忙的香港,開設青年旅舍推廣慢活,原定揀在銅鑼灣。

遊走多國的他,不豫美荷樓等旅舍,披著青年旅舍的外衣,實為酒店,無法營造 common area 供各國旅人交流,遂欲實踐自己的理想。

他和銅鑼灣的業主,已經談好租約,但事到臨頭,業主稱不懂青年旅舍,還錢毀約。

後來Mark返台參與同學聚會,說起憾事。碰巧有同學畢業後,從事房地產,問Mark願否到台灣再試,可代為覓址。

不過幾日,同學就找到幾個目標,Mark即日訂機票赴台,看中西門町的選址,終於落實他的計劃。

Mark非因台灣早有慢活的風氣而選當地,租金亦屬次要。而是在香港的挫折,使他錯有錯著,遇上台灣。西門町一如銅鑼灣車水馬龍,切合他的本意,在繁華之地推廣慢活。

至於另一對夫妻,則在偏遠的後灣開設民宿。兩人素不喜香港滾滾紅塵,結婚後矢志三十歲退休,為此已蘊釀多年。

退休大計的首選,本來是曾經旅居的西班牙小鎮。後來發現遠赴西班牙,難度太大而作罷。

七八年前,他倆到墾丁旅行,依然覺得墾丁太商業化。但在海生館的瞭望台,看到一個遙遠的村落,正中他們期望,從此銘記於心。

兩人不知該地名字,唯見近岸邊,遂年復一年,每年赴台幾次,沿岸遍尋不獲。卻因入住一所民宿,與老闆攀談,得悉那兒名字,就是後灣。

老闆帶他倆到後灣,終於抵達心中桃源。然而覓地久居營生,卻非一蹴可至。台灣南部的村民「講心不講金」,不是有錢就可買地,要先考察心意,才願交付來人。

此後夫婦多番重返後灣,始獲村民信任。幾年之後,民宿老闆才轉達,有村民願意賣地給他們。村民眼中的土地,不是可隨意轉讓的商品,而是傳承的心意和禮物。

兩人終於在後灣安頓,籌備民宿,但不是從此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有財團申請後灣開發案,欲建酒店和旅遊區,夫婦與村民並肩反對。計劃無法通過環評,終於暫時擱置。

作者訪問兩夫婦,原不過想寫一個追夢故事,但故事發展下去,倒是香港熟悉的抗爭故事。令她察覺,台灣不盡如港人的想像,兩地同樣遭發展主義侵蝕。港人需要認識真實,全面的台灣,不應覺得香港快失守了,移居台灣就可解脫,台灣亦面臨失守的威脅。

***

在問答環節,她提到有港人在台南開咖啡店,頗有名氣,本願受訪,最終遜謝。乃因移民風愈吹愈烈,台灣提高移民條件。店東不欲再炒熱話題,導致有錢人繼續跟風,真心愛台灣的人卻被拒門外。

對比兩地政治,她說台灣比香港更早政治化,藍綠衝突甚深,因政見不合而打架,時有所聞,談政治宜留心。

但她補充,香港人的身份,在台灣「好好使」。因為大家面對同一敵人,他們對香港人尤其善心。還是一句老話: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她說港台兩場運動最大分別,是台灣人沒太追究運動成敗。太陽花運動結束之際,她在現場。因王金平釋出善意,服貿擱置,漂亮退場,群眾夾道歡送學生離開立院;反觀傘運的結束帶來互相攻訐。

最後她總結說,港人赴台生活後,對台灣的印象大相逕庭,大抵有兩個原因。一是港人赴台前已對台灣充滿想像,抵台後現實和想像有落差,或會衍生壞印象;二得看身份和機遇,一些朋友在台灣得到機會,工作順利,因此對台灣充滿感激,但開店的朋友便非人人如意,終究要看緣份。

至於自己心之所繫,她說歸屬很視乎個人感受。曾在台灣生活,使她視台灣為另一個家,也一直掛念台灣的生活。但香港於她而言,畢竟更加深刻。將來她會繼續赴台,但終究會回來。

PS:經親證,李雨夢是真名。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