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後1124台灣政治版圖與政黨危機(一):民粹崛起,超越藍綠是誤會一場

2018/12/8 — 11:31

柯文哲(圖左)、韓國瑜(圖右)

柯文哲(圖左)、韓國瑜(圖右)

一、兩種民粹的崛起 

2018選舉,台灣兩位民粹明星,和民進黨分手的柯文哲以「統獨是假議題、超越藍綠」當競選主軸;在10月突然竄升的韓國瑜,除了訴求高雄又老又窮必須貨出去人進來之外,並行的主軸同樣是「統獨是假議題、超越藍綠」— 當然一個肯定一中意涵的九二共識要說統獨是假議題,訴求的人本身未免也是假假的 — 於是選後,「統獨是假議題、超越藍綠」更被講得理直氣壯了。 

風向如此,於是很怪的,國民黨的國會議員們津津樂道韓國瑜超越了藍綠,很為整個黨被一個原先黨中的邊緣人超越而喜不自勝;而在選戰最後階段,打出「非哀兵,但是很告危牌」的柯文哲,現在姿態更從選舉時「統獨是假議題」升高到藍綠都是「腫瘤」的階段。 

廣告

只是雖然柯、韓席捲了當前年輕人的支持,充分吸納了白色民眾被美稱是「超越了藍綠」的兩大民粹明星,但是從美麗島民調,無論是選前滾動式民調或國政民調上看,這看法並不符合事實。分析如下: 

(一) 11月國政民調: 

廣告

國政民調依對藍綠政黨的好感度把民眾區分三大塊九個族群: 
1. 藍民眾:G1.深藍、G2.藍、G3.淺藍。 
2. 中間民眾:G4.對兩黨都有好感、G5.對兩黨都無感、G6.對兩黨都反感。 
3. 綠民眾:G7.淺綠、G8.綠、G9.深綠。 

美麗島民調調查出選後民眾對這九個族群對蔡英文、賴清德、柯文哲、朱立倫5個人的信任指數後畫成了如下的波狀圖。 

1. 蔡賴兩人右高左低,表示兩人獲得泛綠民眾高度信任,但是很難獲得泛藍民眾的信任;相反的朱立倫左高右低,表示信賴和不信任他的民眾,顏色完全倒了過來。所以三人是藍綠對立格局中藍綠雙方的代表性領袖。 

2. 柯文哲的波狀圖和其他人完全不同,是在分屬藍綠的左右兩肩低,屬於中間白色的族群高出其他人許多,完全符合一般說「超越藍綠」的屬性。是屬於白色力量的代表性明星。 

3. 至於韓國瑜,非常意外,他的圖形左肩比朱立倫高,左肩比朱立倫低,而在白色民眾的信任度和朱立倫、賴清德兩人完全糾結在一起不分高下,一齊落在柯文哲的下面。

圖一

圖一

(二) 再依10月及11月20日~23日的民調,發現在10月,20~29歲的高雄市民眾,陳其邁以60比20遙遙領先40%之多,到了10月以後,韓流竄起,翻轉成韓國瑜領先了14%,但是11月21日雙方又拉平,一直持續到23日,韓31%陳29%。 

「白色民眾」的特色就是年輕民眾比例特別高,例 如柯文哲在投票前夕這個年齡層的持度高達54.2%,大於姚、丁兩人之和一倍,遠遠不是韓國瑜和對手勢均力敵的31%可以比擬的,所以把他當白色明星毫無問題。

圖二:高雄市20~29民眾對韓、陳兩人的支持度 

圖二:高雄市20~29民眾對韓、陳兩人的支持度

從投票前滾動式民調和選後國政民調呈現的支持族群來看,韓國瑜群眾基礎根本是「藍中之藍」,主流政、媒界所謂「柯、韓崛起,超越了藍綠」根本是誤會一場,如果有所謂的「超越藍綠」,也只能是柯文哲的獨門絕活,不是韓國瑜崛起的本質。 

二、國民黨「正藍」邊緣化後的危機 

韓國瑜出身寒微,是黃復興背景卻又是專修班出身,成長期間未受廟堂朝儀規訓,雖然力圖上進,但是在過去,國民黨一黨獨大,家大業大之時,他便一直處於權力邊緣而在立法院當深藍衝組;然而當今民粹最潮,韓舉止流露底層社會庶民性格,又出口胡扯,正合時令,於是乘著民粹風,彙集民眾對民進黨正強烈的怨氣,糾合已經衰退卻仍然有一定實力的地方派系,加上充滿抑鬱已久的深藍民眾四股力量而起。 

韓潮起後,國政民調中出現了幾個詭異的數據: 

1. 兩黨滿意度都下降,國民黨下降4.8%而來到36.9%,跌幅和民進黨的4.0%相當;同時兩黨的不滿意度都同時降低,這現象最可能的原因應該是,選舉熱潮過後,民眾情緒恢復平靜,以致於對兩黨無論是好惡都趨向平淡;但是在對國民黨的好感跌幅不小的同時,民眾對國民黨的認同卻反大幅躍升,跳脫藍綠糾纏不相上下的狀態,這非常矛盾。

圖三:藍綠立場變動圖

圖三:藍綠立場變動圖

對政黨認同的變化,顯示的應該是民眾選舉的激情消退,沉澱下來後,願意把未來交託給勝選的國民黨的人增加的反映。 

韓國瑜在選舉過程中強調要超越藍綠,甚至不惜一再大動作地和國民黨元老劃清界線,但是最後吸引的民眾色彩卻比朱立倫更深藍。應該是他從小到當職業軍人養成的極右派價值觀在選舉過程中不時掩不住地真情流露出來造成的,比如,他意氣風發就高唱軍歌,「手握刀槍,英勇的弟兄們,鑽向敵人的心臟。」等等,他許多真情流露的言行,不要說強烈進步傾向的年輕人,甚至一般平和的自由主義傾向的人都會覺得格格不入。 

由於藍中之藍身分已經驗明正身,於是他不只馬上取代過去的國民黨人氣王朱立倫的地位,儼然成為新的共主;而且還讓朱立倫在國民黨認同上升的同時,聲望反而下跌。信任度從50%跌到46.4%。這意味著的是新共主的浮現,傳統「正藍」的退位,地方派系的復甦和民粹領袖的崛起—值得注意的還有,藍色民粹領袖和地方派系似乎不只是互補關係,而是還有同質的關係:韓國瑜原民會的人事安排和強調要恢復議員配合款等政見都是。 

捨正藍而地方派系化和民粹化,真的就是國民的前途的寄託?韓潮所及,問題還不只是這樣,當選後韓國瑜下令正副議長選舉不准跑票,否則黨紀嚴懲。短短一句話,涉及的問題卻不少: 

1. 黨紀嚴懲和他超越藍綠的偉大訴求可以相容嗎?
2. 權力分立既然是民主政治的基礎架構,所以維持黨紀儘管是剛性政黨的必然,但是議員的紀律應建立在黨團自律之上,可以由市長下令嗎?否則,豈不是又回到前民主化時的兩蔣時代?
3. 馬以九二共識讓台灣「貨出去、人進來」結果經濟拚得每下愈況,今天韓流把國民黨又重新拉回馬英九路線,救得了國民黨嗎? 

於是核心的問題是,過去國民黨「正藍」當道,長期提供了凝聚整個黨的核心價值、施政架構和論述,現在正藍退位,靠民粹式胡掰、 地方派系運作、半生不熟地、片段地撿些正藍的餘緒,再靠民粹聲威採取一些前民主化的價值和手段,來一個大拼湊,這樣黨就可以宏圖大展嗎? 

這樣的黨危機仍然多多。 

三、民進黨神主牌失靈危機 

選後民眾對國民黨的認同大幅躍升,跳脫藍綠糾纏不相上下的狀態,這和2014年地方選舉後民進黨認同的跳升一模一樣。無疑的這是民進黨非常險惡的訊號,因為2014年底民眾對民進黨的認同一旦脫離和國民黨糾纏不相上下的狀態而大幅跳升,他的上升便一路向上,直到最高領先超過20%,並且維持領先達3年半之久,造成2016年國民黨在總統和國會選舉都潰不成軍的條件。 

在2014年和2016年兩次選舉中,國民黨的神主牌九二共識信用完全破產被請了下桌。現在2018年選舉,民進黨不只是選得大敗,而且2025非核家園、同婚等神主牌位也被公投否決,危機重重。 

四、柯選票大減,選後民望反上升 

白綠分手後,柯文哲選舉過程驚險,最後只贏得3,254票,一時政界紛紛看衰,認為柯文哲只有一路走下坡了;但是選後的國政民調發現,蔡英文、賴清德、朱立倫三人社會信任度都有不算小幅度的下跌,反而柯文哲一枝獨秀,上升幅度不小。 

如果再向前回溯,我們發現5月底白綠分手是形成新趨勢的分水嶺。在分手之後,6月柯文哲信任度走進持續上揚趨勢,到11月上升了14%;賴清德則在42%~46%之間小幅上下;蔡英文,走上持續下跌趨勢到了11月下跌6%,來到25%。於是賴柯從大致平手到賴落後21%,並且由小幅領先朱到小幅落後;柯蔡兩人更差了37%之多。

圖四:蔡英文、賴清德、柯文哲、朱立倫四人信任度變化趨勢圖 

圖四:蔡英文、賴清德、柯文哲、朱立倫四人信任度變化趨勢圖

如今,若4人聲望排序是柯、朱、賴、蔡,而且柯文哲領先其他3人的差距持續擴大的趨勢如果不能逆轉的話,2020年民進黨不管是總統或立委恐怕都會選得非常慘。 

五、柯文哲的弱點 

無論如何,從6月開始,柯文哲的聲望儘管持續上升,多達14%,信任度遙遙領先其他人,但是選舉過程卻十分驚險,從美麗島封關前夕的民調數據上看,至少可以發現他的民眾支持有如下重大弱點: 

1,在G4、G5、G6三個白色族群中柯文哲獲得的認同最高。但是這個族群有幾個問題: 

a、白色中最大的族群是G5,佔總體的17.6%,但是這個族群既對兩黨冷漠,也同樣對柯文哲冷淡,投票意願最低,不到5成。 

b、G4是最小的族群,在封關前夕,只有5.2%。這族群這個族群對柯和對兩黨都有好感,和G7淺綠和G4淺藍一樣都在本來的顏色認同和柯之間搖擺,並不會是穩定的族群。 

c、柯最堅定的支持者是只有對兩黨都反感的民眾。然而「反感」並不是穩定的情緒。從8月到11月,這族群總體比率的逐月變化是19.2%~17.6%~15.8%~15.8%~13.2%,很明顯有隨時間穩定的趨少傾向。

圖五:封關前夕台北市各族群民眾對候選人的支持度

圖五:封關前夕台北市各族群民眾對候選人的支持度

然而這個柯文哲最堅定的族群之所以出現,並不是依賴什麼自己堅信的價值的凝聚,而是建立在於既反綠又反藍的情緒上面。用柯文哲的話來說,由於藍綠都是腫瘤,為了厭惡腫瘤,這些人就成了G6—柯的鐵粉。 

令人訝異的是,兩個歷史悠久,迄今仍然是台灣的兩大的黨,在柯文哲眼中,甚至連人都不算,只是腫瘤。如果是這樣,那麼G6這類柯的鐵粉的存在豈不是建立在台灣有藍綠兩大腫瘤的基礎之上? 

按理應該不是,各種歷史條件撐持出來的柯粉,內容不應該貧乏到只是依附在藍綠兩大腫瘤的存在上,就像藍綠不可能既貧乏又惡劣到只要本質上只是腫瘤一樣。無論如何,正常的國家,不可能是兩個最大政黨都只是腫瘤,那麼台灣一旦正常化,沒有了本質上是腫瘤的政黨的存在,那麼因厭惡腫瘤而存在的柯粉豈不就失去了存在的條件?柯粉的正面的積極的內涵是什麼?難道只是柯文哲講話嗆辣直白大大符合民粹當道的時潮而已?這是到現在大家都想知道的。 

無論如何,民主國家無論大到左右兩翼大黨,小到綠黨、或當前的左右兩翼民粹黨,乃至於綠黨等等,固然都有自己的核心價值,都有自己的意識型態,都不只是被動地為反既存的什麼政黨而存在,而各地的民粹明星,也一樣,頂多只是在論述上不如既有的政黨細膩完整而已,如今說不出核心價值在那裡,是當前崛起台灣兩個民粹明星和世界各國民粹明星一個根本性的不同。 

然而,這樣說不清楚自己核心價值在哪裡的民粹明星在台灣卻又是一個具體的,活生生的存在,不必懷疑,其存在必有其非常特殊而且非可等閒視之,大家非嚴肅以對的理由—雖然他們自己本身沒有辦法說得清楚。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