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交通部長辭職鬧劇到 台灣的政治悲劇(一)

2015/1/9 — 10:47

flickr圖片

flickr圖片

已經夠荒腔走板的台灣政壇又演出了一場空前絕後的交通部長辭職鬧劇。

他提的高鐵案被封殺,辭職以明志,在正常國家這本是有擔當,表現責任政治的壯舉,但是在台灣成了不可思議的鬧劇。其不可思議之處還一連串:

1、他的政策民進黨不支持也就算了,7日中午國民黨黨團會議被全面否決,支持的一個都沒有。在委員會審查時,更理所當然被封殺。這創了人類民主政治史的空前記錄。

廣告

在美國是總統制,是柔性政黨,不論朝野政黨,不會有一個黨團做成決議否決總統的政策的事;在英國是剛性政黨,執政黨黨團不必做決議,就會一致支持內閣的政策。所以國民黨團這記錄是空前的。

2、一般國家,執政黨若首相的政策黨團多數不支持,會改選黨魁,換首相、部長,並提出新政策,然後大家支持。但是現在不但葉匡時擔起政策不受信任的責任辭職,封殺他政策的國民黨團卻嚇得一片留下的呼籲,一付要他非無恥地任大家侮辱後再和大家一起和稀泥不可;更怪的是在野黨也讓他的「風骨」嚇到了,黨團負責人竟也和國民黨團一起高唱留人,說不要意氣用事,請辭非一了百了。更是稀奇古怪。

廣告

3、國民黨團前倨後恭,費鴻泰說若葉匡時獲慰留,「要對他鞠躬」。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召集委員王進士說,葉匡時推動財改案不遺餘力,可以感受努力和魄力,但國民黨團考量社會氛圍和政治層面,決議反對。財改案失敗不是葉匡時的錯,行政院應慰留。且交通部既然說政府做好接管高鐵準備,葉匡時就不應該在這個節骨眼放手。

可見國民黨否決高鐵案不是基於自己理念上的確信,而是國民黨大敗之餘,因為「氣氛」問題,遇到馬政府的政策便先反對以討好叫得大聲的「氛圍」再說,而「氛圍」的內容又是憂讒畏譏的恐慌。於是他們英勇地、義正辭嚴地、道貌岸然地、爭先恐後地對馬政府喚打喚殺,追根究底竟因為他們心存恐慌!等到追殺成功之後又對自己追殺的成果造成的「氛圍」油然生出恐慌之心,趕快回頭慰留葉匡時。於是大人們,他們的政治信念讓步給「氛圍」,責任政治變成了「氛圍政治」,而「氛圍政治」又是以「恐慌政治」為本質,太難想像了。

4、葉匡時的政策不是他一個人決定的,是內閣會議非常慎重決定的,內閣這麽重大的政策被國會否決,基於憲法內閣必須向國會負責,取得國會信任的規定,內閣只有總辭一條路,不是部長走了可以了事,現在閣揆卻只會在慌亂中手足無措,和總統一齊躲著不表態,毫無風骨和決斷能力可言,台灣政壇無恥荒唐,這又是事一樁。

5、葉匡時的案被封殺,從企業管理的角度看,高鐵只有走向破產重整一途;從契約的法律面說,也只有破產重整一條路。但是封殺這個案的國會卻強調不是只能破產重整。那麼高明的第三條路是什麼?沒有一個人有一點概念,於是乎大家便只有繼續一齊和稀泥,對不管是銀行或特別股股東成法院裁定耍賴直賴到挺不住為止。耍賴便成了台灣政壇的最核心價值。

6、整個代議體制自己不敢做決定也無能做決定,其實也有解決途徑,那就是還給人民決定。那就要交付公民投票;不交付公民投票也還有路那就是倒閣解散國會,讓人民透過國會大選決定人民要什麼政策,就像當年日本自民黨國會議員沒辦法在郵政改革做成決斷,小泉解散國會從大選中獲勝人民授權進行改革一樣,但是我們的政壇人士和「關心政策人士」卻兩套解決僵局的途徑都不願做,他們正式的說法也許會是受限於鳥籠倒閣/解散權和鳥籠公投制度,但是真的嗎?還是從不願真正面對民意,只想佔著現在的位置繼續僵持,免得人民的決斷一旦出現,對自己會有風險,會讓自己沒有位置坐。

7、那麼三年來一再展現神勇威力的街頭白色力量呢?也許他們等到高鐵真的沒辦法收拾時會走上街頭,但是那就有用嗎?太陽花運動已經證明了他們並沒有解決服貿和監督條例的僵局。於是緃使代議體制退位,街頭大概也不能像遠東經濟評論說的一樣真的領導國家的政策—這說明如果代議體制堪用只須補強的話,直接民主才有用,如果代議體制根本不堪用了,直接民主也無濟於事。而我們正是已經到了空有無比強大的街頭人民力量也無濟於事的程度了。

這夠荒謬了,但是這樣的荒唐事並不是現在遇高鐵才出現;相反的早已經累積了一大堆了,重大爭議舉凡服貿協議、兩岸監督條例、國民年金、健保破產、自經區⋯洋洋灑灑族繁不齊備載,那一件不是如此?這樣的荒唐事,高鐵也保證將不是最後一件,未來還將接連不斷。

人類組成政府,建立民主體制目的,本來是讓不可避免的社會價值衝突可以整合或決斷,讓社會自己能向前繼續邁進的能力;現在這目的被台灣的政界和熱情關注政治的人士推翻了,他們為政府和體制的建立設定了一個完全創新的目標:讓社會價值的衝突永遠僵持下去,讓國家不能動彈,讓大家都可以繼續佔在位置上互相大聲叱喝叫駡,直到任期結束然後重來,再繼續選上議員甚至總統,再彼此僵持下去。

為什麼民主體制搬到台灣就橘逾淮而成枳?一個流行的說法是政治文化。由於政治文化壞,運作體制的政黨就跟著壞,所以要追根溯源必須從政黨文化改造著手,目標既然指向黨,黨主席就被認定是改造台灣政治的樞紐。認為黨主席把黨領導好,一切就迎刃而解。於是蔡英文在民進黨選舉大敗氣勢潰散的2008年被推上主席位置承擔救亡圖存的大任;如今朱立倫同樣在國民黨敗不成軍的今天被拱成主席負起拯救百年老店的大業。

現在民進黨果然在蔡英文領導之下勝到天方夜譚的地步了,但是這是因為蔡英文改造民進黨成功而造成的嗎?至少李登輝總統就不以為然。

李總統的批評是太嚴苛了。假使2008年沒有蔡英文擔起重擔,並且採取一些黨務的整頓乃至要陳水扁退黨的一連串措施的話,恐怕就沒有了今天大勝的民進黨了。但是無疑的,她雖然創造了民進黨穩住陣腳以求翻身的必要條件;但是民進黨本身仍然欠缺大贏的充分條件。如今民進黨勝到自己都意外,關鍵條件另有所在:

1、國民黨爛到了底;

2、民眾急於翻轉台灣過度傾中的現實;

3、民進黨和柯P選舉中既合作又保持距離的結盟關係使本來對兩大政黨都不信任的民眾轉而支持民進黨的候選人;

4、民進黨中央雖然社會肯定度不高,但是執政的縣市長政積普遍優於國民黨的縣市長。

事實上經過她多年的努力,台灣這一個支持台獨已經成為壓倒性多數的國家,民眾在政黨認同度上面,一直到1129投票前夕,民進黨仍未勝過人人嫌的國民黨。(台灣指標民調:截至2014年12月底,民眾政黨立場傾向追蹤分析) 事實上,2012年馬總統已經做到被嫌了,但是蔡主席領導的黨仍然敗選。

長期以來,最影響民眾對黨的觀感的,無非是幾乎天天在國會演出的黨籍立委,其次才是黨中央,然後是黨籍縣市長。當前社會最不能忍受的,無非是朝野惡鬥了,正是厭惡朝野惡鬥到這樣的一個程度,素人柯文哲先在初選勝了民進黨又在大選贏了國民黨。所謂朝野惡鬥,社會的印象9成就是來自國會。為了改善社會對黨籍國會議員的負面印象,蔡英文做了一些努力。

為了重建民進黨國會議員理性形象,她一再努力地透過「政策擴大會議」進行戰略戰術共識的凝聚,想要讓國會黨團在價值掌握和國家政策及朝野交手時有攻有守。例如2014年6月鄭重其事地在台中舉行二天一夜的共識會議「臨時會政策擴大會議」。本來預期40位黨籍立委會有30多個參與,但是第一天來了20多位,第二天只剩下10幾位到場。

又如9月,舉行開議後首場重大議題協調會報,黨團國會議員更只到了9人。黨團成員出席主席的會議,很明顯的出席率還遠低於出席黨團會議。出席率是如此,這樣的共識會議其改善黨團政策品質自然是幾乎看不到。於是社會對她的領導能力自然難免負面。等到1129民進黨大勝,蔡英文運用氣勢召開縣市長聯席會議,凝聚區域治理共識,效果也距預期有一定距離。接著又發生台南市議長選舉大敗風暴,蔡英文提振民進黨形象的努力真是極其艱辛而效果不彰。

那麼如今,挾10萬國民黨黨員連署參選主席,而要重振國民黨光華的朱立倫又如何?現在國民黨行政立法關係固然陷入不可思議的亂局之中,而這位即將上任的中興之主能怎樣呢?看來也並不太樂觀。首先行政立法的亂局恐怕他扭轉乾坤的空間並不大,而亂象持續的結果這位主席恐怕還得概括承受;另外,他可以有比較大著力點的唯二議題,修憲和黨產處理,只是這兩件看來黨內雜音並不是那麽容易擺平,於是朱會不會就和蔡一樣,只能做到維持黨一定的局面,難求突破?如果是,那麼台灣當前的政治亂局就陷入了代議體制失能,街頭力量都無能為力,而先從政黨改造著手也難有成效的悲慘境地了。

為什麼黨的改造這樣困難,這真的把責任推給政治文化去承擔,說現在台灣人因為不識字又沒衛生、文化品質低落,所以黨跟著不好、也改造不好,也因此沒治亂象是台灣人的命定就算?是這樣嗎,政黨、政治和政治文化的問題於是必須深入探討,這在下一篇文章中將進一步處理。現在先要指出的是,台灣整個體制以及體制和黨,體制和公民社會的關係已經走到破綻百出,非常荒謬,非常無能,非常分崩離析的地步,這強烈地印證了太陽花運動所提出的「憲政體制、選舉制度,政黨體制必須完整配套」全面改造的說法的確是唯一的台灣脫困途徑了。現在事實是:少數執政固然使陳水扁施政困頓,而挾有龐大黨產和比民進黨組織更堅強十倍的列寧式政黨的馬總統竟走到整個黨眾叛親離,比陳水扁更困窘難堪的局面,那麼我們的問題便是情勢惡化下去,下一任總統會有更好的結局嗎?無論如何,所有希望台灣能脫困的人必須要有這樣的警覺。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