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新石器時代,講中國歷史起源

2015/11/22 — 13:2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講中國歷史起源,還是從新石器時代講起比較合適。目前挖掘所得的舊石器遺物、遺址,從一百零五萬年前的元謀人開始,到北京人、藍田人等等,一路下來到山頂洞人,這些舊石器時代的考古遺跡出現得很零星,只能讓我們知道,在這個地方曾經有這樣的人種存在過,卻無法提供進一步去了解他們是誰、他們做了什麼的,因而對於說明中國文明發展恐怕不會有太大的幫助。

新石器時代就不一樣。中國大陸已經挖出的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數量超過一千個,有很多不同區域、不同時間的材料可供比較研究。更重要的,新石器時代文化除了中國的資料之外,還有龐大的世界性分布,可以拿來參考比對。

廣告

經過長年以來全世界考古學者的努力,對於新石器時代文化我們知道得很多。例如說,藉由兩河流域的新石器考古發現,我們了解古代人類擁有磨製石器的能力時,其製陶技術也會有相應的巨幅成長;比較精細的陶器出現,又幾乎都和定居農業生產密切關聯。再者,一旦有了農業,社會組織就跟著改變,不可能用個別家戶的分散方式,或者用狩獵分工的方式來從事農業,於是較大型的社會組織也就跟著出現了。往往,較大型的社會組織擴展到一定的程度,也就有了創造、使用文字的強烈動機。

這幾件事在兩河流域及多個其他地區都是連帶發展的。我們將之稱為「新石器時代革命」。「新石器時代革命」最常見到的現象就是日益增長龐大的社會組織。這些較為龐大的社會組織有不同形式,例如在兩河流域蘇美文化是以城市城邦的形式出現;在埃及是以集中神權的形式出現。不論什麼樣的形式,其共通點是較為複雜的組織:會有農業耕種,會有農業技術的演進,會有隨著農業生產而來的新的分配方法;會有初步的文字;會有依賴文字工具的初步統治形式出現。

廣告

這些現象在很多地方都和新石器工具一併發展,那就相對容易了。在中國挖到一個新石器時代遺址,例如挖到仰韶村,挖到仰韶文化,或挖到龍山文化,參考別的文化的例子,我們就可以開始進行一些問題的假設。

真正挖掘出來的可能只有陶器,然而觀察陶器發展的狀況,藉由比較研究可以推測:什麼樣的人會做出有如此複雜紋飾的陶器?這些人會以什麼樣的方式組合起來共同生活?他們用什麼樣的方式去堆造能燒出這一種陶器的窯?他們又用什麼樣方式上釉,如何維持釉色在高溫中的表現?剛開始找到的是這些物件,然後順著物件提示的問題,就要去找社會組織的證據。正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問題意識程序支撐,後來才會挖出西安半坡來。

西安半坡遺址最早挖到了東北角的一個居住遺址,大概是六間居所。當時如果沒有這樣的問題意識,如果沒有社會組織的概念,這個遺址的挖掘很可能就僅止於此。因為有社會組織上的關懷,想要弄明白這六座房子究竟是在什麼樣的一個組織安排底下產生的,所以擴大挖掘,最後挖出了將近五萬平方公尺的一個大聚落,在這個聚落中不同的房子其面向及房子間的分佈距離都有特殊的道理。

這就是為什麼要從新石器時代、新石器文化談起,因為新石器時代才有「文化」的內容可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