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禁足馬前總統 看新政府的信心和國安專業

2016/6/20 — 9:31

資料圖片:馬英九

資料圖片:馬英九

假使申請香港行是馬前總統對民進黨政府的逆襲,那麼這是一次失敗的逆襲。 

失敗並不是因為他被境管去不成香港,以致於失去揮灑的舞台—因為被境管,藍綠攻防沸沸揚揚,反而對他的演出造成更大的宣傳效果進而產生的聚焦效果;也不是他沒有讓新政府受傷—新政府的決定固然提供了香港親中的建制派見縫插針的機會,但是這不是問題,問題出在香港的自由派人士。 

邀請馬前總統到香港演講的亞洲出版業協會SOPA是強烈自由派立場的,每年都會評比頒發卓越新聞獎,在頒獎典禮中曽邀請過民主派,被北京禁足的陸恭蕙和如今自我放逐在外的中國異議份子余杰演講,去年還邀請力挺佔中的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當演講嘉賓。 

廣告

SOPA背景如此,因此新政府不讓馬前總統到香港,「非常失望」的並不只是SOPA,而是所有的香港自由派人士,他們很難理解為什麼在就職演說中大大闡述要和自由民主國家組成價值同盟的台灣總統會讓他們失望;他們納悶為什麼一般被認為比馬更自由派的新政府,會以「國家安全」這樣高度不確定的法律概念,封殺馬前總統到自由派舉辦的活動中演講。 

馬前總統的失敗另有所在: 

廣告

一、當年他當市長時,他也曾訪問過香港,那時面對有人質疑陳總統時,他非常得體地為陳總統辯解,這在習慣於藍綠惡鬥的風氣之中真是鶴立雞群,令人折服;但是現在他卻努力找題材酸蔡總統,令人嘆息他的格局並没有因為當了8年總統而更上一層樓,反而是被長期的失敗折磨得當年的的風範盡失。 

二、由於馬前總統常年聲援六四,也曾經反對反分裂國家法而被香港禁止入境,還替香港佔中講話,後一件事曾被北京官媒痛加羞辱,因此SOPA做為一個自由派的團體,在香港言論自由不斷降級的背景下?請馬前總統到香港演講當然是建立在對他有非常強烈的期待之上的,這期待是他們邀請他的核心動力,至於題目是兩岸關係,恐怕只是被設定為媒介引子而已。然而馬前總統在演講中卻完全迴避了他們最期待馬前總統表示態度的香港當前言論自由狀況及令他們憂心忡忡的未來,馬前總統焦點只在於為已經在選舉中被台灣多數民眾否定的九二共識下的「豐功偉業」翻案,在於發洩他失敗後的不服,香港自由派人士聽了不感到失落也困難。 

由於馬前總統已經不再是當年由十足信心流露出格局的馬市長,因此他在演講一事上他和香港的自由派在心態上早有落差,沒有注意到這一個落差,他竟然還是答應演講,自曝其短是難免的,不料因為蔡總統加以禁足落得藍綠兩傷真是令人扼腕。 

無論如何,新政府不給他去的4個公開理由都大有問題。 

從情報專業的角度來看,要交付情報,那有像馬前總統這樣敲鑼打鼓跑到香港去,讓自己在從台灣登機、香港下機到回台都有一大堆鎂光燈盯著的情況下進行的呢?國安會召集了各機關開會後一口咬定他有洩密之虞,又說馬前總統卸任不到一個月,新政府對他掌握的機密還沒清查完畢,這一些真的是依國安局、情報局的專業做成結論嗎?如果是,這兩個機關的素質就真的太令人難以想像了。那麼是情報機關專業知識沒有問題,是長官外行?或則是有其他理由? 

國安團隊又說,「香港對我國家安全的維護係屬高度敏感地區,造訪香港的風險難以管控。國安局與香港政府相關合作沒有前例可循,本案時間又緊迫,難以充分協商。」話講得長篇大論,意思無非是馬前總統的人身安全堪慮,這同樣絕對是情報維安工作的外行話。 

假如洩密、維安不是問題,於是有三個官方正式之外的說法: 

其中兩個是怕馬前總統到香港亂講話,造成對蔡總統施政的壓力。所謂亂講話大概無非是: 

一、馬前總統繼續主張九二共識。 

問題是他當總統時講九二共識都不會造成蔡主席的壓力了現在他不當總統又會增加什麼壓力? 

二、南海議題。 

説馬前總統說他處理南海和西方不一樣,不要第三者介入。很麻煩。 

這些話馬前總統的確都講了,但是駡這點恐怕得注意一下: 

年初訪美期間吳釗燮為什麼強調,「沒說要放棄11段線或者說11段線不復存在」。為什麼蔡總統在就職演說中對於東海及南海問題主張,「擱置爭議,共同開發」,這主張豈不是和馬前總統的主張一樣,還和1970年代中國鄧小平的主張一樣,同時也是北京延續到今天對南海的立場?這主張又正好和南海各國依國際海洋公約劃界的立場很不相同? 

馬前總統最近酸言酸語實在不像當過總統,但批評他恐怕也得交代一下民進黨到底怎麼回事。(《美麗島電子報—林濁水:北京中止兩會交流的戰略背景(三)—從香格里拉對話看台參與集體安全機制的條件》) 

另外一個說法是馬前總統到香港是要為他將來取代連戰在兩岸之間遊走的角色的計劃鋪路。 

坦白說這又是在沒想清楚SOPA在蔡總統的「全球自甴民主價值同盟」的戰略位置之外另一個典型「國安外行」的判斷。馬前總統和香港的關係,一直令北京難以釋懷,2005年他還被禁足不能登陸香港,而當時民進黨政府還替馬市長講話聲援,想起當時都還真令人感慨。由於這樣的淵源,對這件事,外獨會甚至有人po了一個文說 

「馬英九前往香港演講,就是要給中共施壓! 逼迫中共對香港實行民主!」「一個來自華人地區的卸任民選總統,到另一個被剝奪民權的華人地區演講, 這種反差效應本身就已經對中共造成壓力 。」po文甚至推論「少數台獨份子不準馬英九去香港,就是怕馬英九衝擊中共。」這推論當然是太跳躍,太異想天開地開了,但是其中的意義訊息卻不能等閒看待。 

和香港的關係過去如彼,馬前總統現在還答應令北京頭痛的SOPA的活動,馬前總統簡直是在自壞和北京的關係,怎麼會被判斷成為取代連戰的角色而鋪路的行為? 

這事件中新政府對馬前總統的不信任流露無餘,但是流露的還不只是這樣。假如問題出在對馬前總統的不信任,那麼親中宋楚瑜還遙遙領先馬前總統,同時行事多變前後不一貫的風格宋也超過馬前總統,那麼為什麼可以三顧茅廬非請宋當海基會董事長,卻不可以讓馬前總統到香港6、7小時?邏輯上真奇怪。這令人對新政府面對北京是不是有一貫的、不矛盾的、可行的戰略構想十分擔心;同時,把到香港演講這件小事看得像天大地大的國安危機,也令人看到了國安團隊在對馬總統強烈不信任時的另一面:對自己管控國安的能力和對自己的兩岸戰略高度的欠缺信心。 

一個SOPA的邀請竟然使得藍綠兩傷,真是夠不幸了。兩個陣營能不回頭好好地面對價值選擇和戰略擬定問題,而只繼續以短線互相惡整為計嗎?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