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去提款機領錢」到「為什麼提款機裡會有錢」

2016/3/31 — 18:5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有人問我「思考」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指控台灣的教育使得孩子不會「思考」?

卑之無甚高論,「思考」不過就是「多想一點」的意願與習慣。我女兒三、四歲的時候,聽到我和她媽媽談話中說到了「沒有錢了」,她理所當然地反應:「那去提款機領啊!」我們都笑了,一方面是笑她怎麼會知道可以從提款機裡領出錢來,二方面也是笑:唉,真是孩子,她以為沒有錢了只要去提款機領,就一定會有錢。

因為她是個孩子,她看到的、她熟悉的,就是我們每次沒錢了,都去提款機領錢,而且每次都能領到錢。所以她知道的,就是提款機可以領錢。

廣告

「思考」不過就是不停留在「去提款機領錢」,而進一步想:為什麼提款機裡會有錢?為什麼我們可以從提款機裡拿到錢?提款機裡的錢到底是誰的?這個道理很簡單,然而難的是讓這樣的道理變成習慣。總是不滿意於表面的答案,總是進一步問,要嘛問:「為什麼這樣?」不然就問:「那再來呢?」

不幸的事實是,我們的教育非但不教孩子問:「為什麼這樣?」「那再來呢?」,而且建立了徹底僵硬的機制,阻止他們這樣問。這項恐怖的機制,就是永遠都要有標準答案的考試。標準答案是思考最大的敵人。人一旦啟動了思考,就必定呈現差異,必然從不同方向、不同層次去問問題、找答案,也就必然有個人的選擇。為什麼提款機裡可以領錢?這麼簡單的問題,一路問下去,可以牽連出多少相關問題來,願意問到多深、多廣,每個人的好奇與選擇,一定不一樣。

廣告

那麻煩就來了,有不同的方向、不同的選擇,就沒辦法考試。或者更關鍵的,就沒辦法統一打分數。因而我們的教育中絕對不能問孩子:「一個人沒有錢了怎麼辦?」讓他們去思考、去探究。有孩子會從技術面去看錢放在哪裡、如何領出來;有孩子會從收入面去看人究竟如何賺到錢;有孩子會從支出面好奇人到底怎麼把錢花掉了;有孩子會從社會公平面好奇那為什麼有人總是有錢有人總是沒有錢...唉,這樣就沒辦法考試了。

所以我們的教育體系中,就永遠都只能停留在要孩子記得,沒有錢了,第一,去提款機領;第二,去銀行櫃檯領;第三,找找抽屜裡有沒有忘掉的零錢...我們一定要列出標準答案來。沒有標準答案的,就被排除在教育範圍以外,這樣的教育,和思考絕對是徹底相反的!

於是,這種教育教出來的人,面對任何事情,也就都以為可以有簡單的標準答案,固執地認為大家都應該接受這個標準答案,而且拒絕去多想一點,想得更多更深些。從一個角度看,他們和三、四歲的小孩沒有兩樣,沒錢了就去提款機領嘛,有壞人就趕快把他殺掉嘛!他們拒絕問:「把他殺了,然後呢?」他們拒絕去想:「為什麼把他殺了就能解決問題?」「為什麼會有人跟我們不一樣,能夠對完全無辜的孩子下手?」「如果這種人和我們有完全不一樣的價值觀、生命觀,那為什麼對我們有效的嚇阻手段,也會對他們有效?」「發洩強烈的集體暴力殺人衝動,會讓這個社會更安全,還是更危險?」...

他們拒絕去想,而且痛罵不接受他們的標準答案的人,但沒辦法,就像不想為什麼提款機會有錢不會讓人可以永遠能領到錢一樣,不思考、阻止別人思考,無法讓這些根本的問題,就此消失。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