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別平權公投輸了 其實沒那麼嚴重

2018/11/25 — 10:21

2018台灣同志遊行(台灣酷家 台灣同志資訊站 facebook 專頁圖片)

2018台灣同志遊行(台灣酷家 台灣同志資訊站 facebook 專頁圖片)

性別平權教育公投,其實沒有這麼嚴重,讓我來告訴你為什麼。

關於性別平權教育,有兩個公投項目,第一個是要求把性別平權教育的規定,從行政規則搬到法律來,也就是提升一級。第二個是要求性別平權教育的內容,把同志教育挪掉。從結果來看,第一項輸了,第二項也輸了。

第一項輸了會怎樣?

廣告

沒怎樣,就是維持現狀。其實贏了其實也不會怎樣,因為必須立法院通過,現在的立法院會不會想要做這件事,還得看他們的想法,他們不願意,也無從處理起。

第二項輸了又怎樣?

廣告

教育部必須修改施行細則,把性別平權教育中的「同志教育」這一項拿掉。前提還是,教育部願意。依法來說,教育部有義務要做,沒做的話,會怎樣呢?目前不知道,因為公民投票法並沒有規定,沒做會怎樣,只說政府得做而已。

所以,真正有變動現狀可能的是第二項。但是,教育部在修正施行細則之前,一樣得召開公聽會,我強烈的懷疑,與會的專家學者會認為「同志教育」,也就是尊重不同性別認同的教育,會輕易的在專業下犧牲,然後妥協在民粹主義之下。所以,要刪除施行細則裡的「同志教育」字眼,依專業與立法目的來說,其實很難。因為腦袋正常的人都知道,同志教育所指的內容是什麼。

縱然很難,如果真的刪除,那會如何呢?

坦白說,這部分還是由第一線的教師在執行。如果同志教育的內容打散到其他性別平權的教育裡(這部分公投內容可沒說要刪除,而且依法也不能刪除),這時候孩子仍然能接觸到同志教育的內容,只是名稱以後不叫做同志教育,既然台灣這麼多人恐懼同志兩個字,我們就改成「反性別認同歧視教育」,其實一樣可以教。

結論就是:

護家盟的五項公投全數通過,但是同志明年還是可以結婚、性別教育只是不能提升位階到法律(就算過了,立法院也不一定會照做就是了),但是一樣進行、同志教育這四個字,在沒腦與反智的情況下,可能會被刪除,但內容打散後,一樣可以由第一線的教師執行。

不要覺得被擊敗,在公投之前,支持性別平權教育與同志教育的人更少,反對與不瞭解同志的人更多。至少,有三百萬人願意聆聽真實的情況,以後會更好的。

不要再煩惱了,民調已經做完了,就這樣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