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悲劇共和國:朱立倫的悲劇

2015/11/4 — 12:33

朱立倫 ( 圖片來源:朱立倫 facebook page )

朱立倫 ( 圖片來源:朱立倫 facebook page )

依台灣指標民調調查,今年1月剛剛當黨主席時朱立,有62.1%民眾對朱有好感,反感的只有20.6%,再早一個月TVBS調查,他的民眾滿意度還高過蔡英文的56%,高達60%。不料經過換柱一役,現在倒過來,民眾對他的好惡大顛倒,有好感的剩24%,有反感的陡升到57%。至於被換的洪秀柱,在上個月民眾對反感的也只有52%,好感則還有30%。竟落得比洪秀柱慘的境地,這肯定是沒有一個人可以料想得到的。 

本來,除了佔人口10%的終極統一派,八、九成的人認為洪秀柱如果當了總統是國家的災難;是國際的大笑話,國民黨人士只要IQ不致於太離譜的,也都知道洪秀柱再選下去,國民黨必死無疑。而洪秀柱一心一意要把國民黨和台灣帶向急統化,對國民黨對國家都不好,但是因為洪秀柱嗆猛無比,社會一直在看國民黨中誰斗膽敢去掛上換柱的鈴鐺。結果只好由黨主席朱立倫出手,不但掛了鈴鐺,還把這隻統一貓請了下來。 

廣告

鈴鐺一掛,貓下了台,國民黨原先那些提心弔膽的黨的大領袖、小代表紛紛喘了一口氣。但是神奇的是這隻掛貓鈴鐺趕貓下台的,現在大家對他喊打,好感度急降、反感度急升。而被換的洪秀柱則在國民黨民眾—前途備受貓威脅的老鼠之中,維持了75.4%的高支持度,只有17.3%的反感。 

無論如何,踩死國民黨成群小雞的母雞大受國民黨基層群眾擁載;掛貓鈴鐺的,下場竟然眾人嫌,朱立倫真悲情。 

廣告

還不只這樣。 

在自己徹底把選情搞垮之後洪秀柱還說國民黨少幾個立委沒關係,所以換了柱後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他的參選,本質上便成了以拉拔立委選情為目的的犧牲打,這一點好像還沒有人懷疑。 

打棒球,「犧牲打者」站到打擊的位子,讓自己被封殺,讓別人上壘。現在朱立倫說要「承擔」,也換了柱自己上,就是自我定為「犧牲打者」。問題是民眾似乎多數不這樣看,社會更多的看法是朱立倫又換柱又開了3000萬支票要「借給柱」選舉支出是「搓圓仔湯」,犯了法。 

投標時圓仔湯有人搓,原因是搓掉強勁的對手,自己便可以拿到標案,大利入袋;換句話說,搓圓仔是過程,搓成了圓仔煮成湯再整碗捧去吃才是目的。議員選舉時,搓圓仔湯便是把對手搓掉讓他退選,自己便可以風光當選。邏輯既然是這樣,那麼說朱立倫搓圓仔湯豈不是說洪秀柱這對手太強了,只要把強勢的洪秀換掉,便總統大位便輪到朱立倫。問題是,也許洪秀柱真的認為國民黨就是穩可以當選總統,她選下去未來總統就是她了;但要告訴一般正常的人說換了柱,朱立倫便可以當總統,未免智商會被懷疑。那麼既然根本不存在讓自己當總統的「自利」目標,朱立倫換柱算搓圓仔湯也不免古怪。

辛苦地把圓仔搓好煮湯了,自己不吃,把圓仔連湯一起送給別人享受,這算那門子的搓圓仔湯。但是朱立倫偏偏被這樣看。本意是犧牲打,眾多人竟卻是定義為搓圓仔湯,朱立倫的悲劇再添一齣。 

不必諱言,朱立倫早有當國家政府領袖之志,而早期目標就是總統;但現在顯然他想當的是內閣制的總理而不是現在這個錯亂體制下的總統,他認為那樣才可以避免重蹈馬扁覆轍成為10%總統。最近他接受新新聞專訪說了一段話,很表示了他的看法,他說在現在體制下,面對有民意基礎的國會和其他考監兩院、大法官,「內閣根本是一群總統派任下執行業務的人而已」,「沒有相對權力」,沒有施政能量,所以他不期望依賴這樣的內閣施政。 

他推內閣制理由是這樣,但是太陽花運動召開公民憲政會議主張受到民眾高度支持,他呼應了,而且在李登輝總統要求馬總統主席雙辭後,他即刻在12月13呼籲內閣制修憲,卻馬上被指責是因為在九合一選舉後看到選總統已經毫無當選機會了,所以想要靠藍營國會永遠過半的優勢執政。 

事實上,從2010年五都選舉結束後到2014年底,TVBS五次十大政治人物聲望調查,朱立倫民眾滿意度都高於蔡英文,其中一次調查是在12月23公布,時間落在九合一選後約一個月,在他被批評選總統穩輸之後約十天,有這樣的民意滿意度,似乎他不存在總統選不贏所以只好走巧門靠國會多數執政的理由才合理。 

朱立倫民調的聲望落後蔡英文那已經是今年9月洪秀柱之亂後的事了。 

再把時間拉回去年底今年初他公開主張憲改時,若依時程,縱使立法院通過修憲案,還要公布6月才能交付公投,這一來根本趕不上既有的2016大選,要說他要修憲當2016年內閣制的總理未免勉強。只是,雖有這一堆事實可以否證對他的指控,但是對他批評的聲浪仍然使許多人相信他是因為總統選不贏所以主張修憲改成內閣制。立意改革卻被認定是在走投機巧門。這是朱立倫的悲劇之三。 

不管朱立倫的本意如何,許多國民黨立委當初跟著他主張內閣制卻的確是因為他們認為國民黨會是國會永遠的多數。但是如今2016年國民黨立委能保40席就不錯了,情勢如此大變,他卻不只仍然主張內閣,甚至說選完就該「行使實質同意權」,這不是成了圖利反對黨?不是逼馬提前把組閣權交給民進黨?這符合國民黨的盤算嗎? 

固然,2006年6月5日馬英九在北市府接受媒體訪問時曾說,應該由多數黨組閣,閣揆人選應由多數黨或多數黨聯盟決定,而非由總統決定。(《大紀元:多數黨組閣 馬英九:符合雙首長制》) 

那麼明年1月16後,國的多數黨是民進黨是已經定局了,到時不論是他當選,或5月底才下台的馬總統還願意採取同樣立場而由民進黨組閣嗎?如果他和馬的立場始終不變,那麼國民黨團又會接受,民進黨也願接招嗎?到時會不會又造成他的第4個悲劇? 

朱立倫還強調國會改革以號召民眾支持,他主張議事應該以透明化的「多數決」為主,取代現在主導性的朝野秘室協商。這對立法品質和決策效率當然是正面的,但是卻會使小黨縱橫捭闔的槓桿弱化了,而2016國民黨已經註定是比民進黨小的黨了,國民黨團願意可以賴以縱橫杯葛的槓桿弱化嗎? 

國會如果真的要採取多數決精神,我國擁有的,成為亂源的全世界唯一的雙召委怪制要不要也改掉呢?到時成為小黨的國民黨團願意嗎? 

不只如此,提國會這議題不是等於衝到了王金平嗎?這在當前不是成為團結的障礙? 

也許朱立倫認定當今國民黨已經到了非在改革上展現破釜沉舟的決心不可,而寧願放棄雖然扭曲,不利大局卻可擁有讓民進黨政府做不了事的搗蛋工具,否則不足以救國民黨之將亡。但是以國民黨的當前體質,是承受得了吃這樣的改革重藥嗎?這宏願看看似乎反而會令國民黨更亂成一團。這是朱立倫的悲劇之5。 

懷抱救黨之志,毅然換柱;提出長遠改革理念方向,其中如憲改、國會改造還真是呼應了民意,但是效果卻是悲劇連連,聲望落入谷底,直追洪秀柱,是所謂的理想、改革內容根本錯了呢?還是他執行的魄力手腕出了問題?還是關鍵更在於國民黨本身不堪負荷改革使命,只能一步步走向崩潰?如今悲劇連連悲情不已,令人嘆息,朱立倫結局如何,歷史老人很快就會揭曉了。

 

原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