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憲改將檢驗出誰是台灣未來領導人

2015/1/5 — 13:51

在太陽花運動正強烈震撼台灣政壇時,民進黨首先呼應學生修憲的呼籲,並把焦點集中在降低投票年齡為18歲上面;國民黨方面則在震驚之餘趕快站出來反對,說無論依據2006年民進黨政府或2011年馬政府做的民意調查,民眾支持降低投票年齡的都比反對的少,最近則是34%~55%,差距很大,當時行政院長這樣講,國民黨國會黨團也口徑一致,但是曾幾何時,現在降低投票年齡已經成為藍綠立委的最大共識之一,立委爭相提案、發言。

他們會這樣改變,並不是因為現在支持降低投票年齡的民眾已經成為多數,而是他們看到民意往降低投票年齡方向走,勢不可擋,依據世新大學的調查支持度已經47.4%了,很快就會成為多數了。

廣告

他們更發現,年輕人支持降低投票年齡一面倒地高達8成,政治人物明智之舉當然是得站在大多數未來國家主人翁的一邊。透過「降低投票年齡運動」,民進黨先站在「少數進步力量」的一邊,再成功地領導了民意的變遷,展現了他久已罕見的「使命政黨」的風格。

不過無論如何,降低投票年齡民眾支持度仍未過半數,縱使過了半數,如果把他當作單一議題進行修憲,而且在國會通過,要進一步在公民投票中通過,條件應該還不夠成熟。

廣告

在目前看來,憲改條件成熟的修憲項目倒是有的,例如恢復閣揆同意權以及維持總統直選,前者依據台灣指標民調公司調查民眾支持度已經高達71.5%;後者,贊成取消總統直選的只有9.4%。

這項調查顯示,恢復閣揆同意權和維持總統直選的公民投票過關都不是問題。 (註一)

閣揆同意權和維持總統直選兩樣的民意太成熟了,很難想像會在10年之內有什麼改變,根據這樣的民意,首先,由於民意認為直選總統和閣揆都不能廢除,兩樣並存的結果就是表示台灣修憲無論要往純粹總統制或純粹內閣制走都通不過民意的支持,憲改只能在準內閣制/總統內閣換軌制/總統內閣分權妥協制/總統優越制四種體制做選擇。

其次,國會擁有閣揆同意權比較適合準內閣制,閣揆同意權和維持總統直選這兩樣又分別是內閣制和總統制的必要條件,而且因此未來最合理的憲改方向已經呼之欲出了,那就是準內閣制。

然而如果我們進一步檢查台灣指標民調公司的調查,又將發現除了閣揆同意權和維持總統直選這兩樣準內閣制的必要條件已經成熟地滿足了之外,其他條件,如國會席位增加,閣揆由國會多數黨黨魁擔任,國會議員可以兼任閣員等條件都遲不夠成熟。然而幸好,這兩樣都還有相當的支持度,甚至和降低投票年齡差不太多,因此應該也一樣可以透過運動和宣傳而有大幅上升的空間。

以國會席位太少應該增加的這一個支持度較低的項目來說,就有三個值得樂觀的理由:

一、從實務上來說,國會減半後弊端叢生,一般民眾雖然還不充分明白;但幾乎已經是學界,輿論界和政界的共識。

二、以我國國家規模做基礎,從比較國會制度上來說,10萬人口至少一席國會議員是的合理而必要的安排。(想想論壇—林濁水:國會席次應該多少才對?

三、公民組合是最強調應該讓小黨有進入國會的空間,以強化國會的多元代表性的團體。依各國慣例和學理要達到公民組合這一個目標,只有增如國會席次到常態國家的國會規模才合理。正好公民組合關鍵性成員就是當年力主國會減半的,如今公民組合既把國會選制當成他們最重要目標,那麼為達成這一個高尚目標在席次問題上登高一呼,顯然是最合理也將最能讓公民組合在憲改有非凡的貢獻一件事情,相信公民組合已經明白這一點並將善用自己會有貢獻的有利條件。

從民眾強烈認為體制必須修改和台灣民意指標公司的調查看來,恢復閣揆同意權和維持總統直選兩項強烈的民意反應,已經框架住了未來要修憲政的類型。但是就一個準內閣制應該完整的配套的其他部分,民意的支持度則需要進一步強化。儘管民意條件仍然不夠成熟,但是在公民團體方面則否。公民團體中,準內閣制的支持度持續在上升中,台教會就提出了奧地利式的準內閣制的草案。其他學界、政界、公民團體雖然還沒有看到具體的條文,但是多數意見卻已經浮現許多趨向準內閣制的走向:

1、恢復閣揆同意權;2、總統維持直選;3、總統有適當權力但是應該受到合理的節制監督和制衡;4、應該建立內閣和民意的銜接;5、國會選制和席位應該調整;6、政黨應內造化;7、廢除考監兩院。

雖然,這7項學政界的多數意見有的還沒有被多數民眾接受,但是學政界顯然仍以自己和一般民眾都是社會共識共同的型塑者的立場努力和社會溝通,以求共識的成熟。

至於政黨和政治領袖,面對如流水的民意,恰當的作法應該既尊重成熟的民意,同時又能捨我其誰地領導未成熟的民意往進步的方向的變遷。

事實上,我們甚至還可以說無論是恢復閣揆同意權或是總統直選都是過去有使命感的政學界人士長期領先主張,並和民眾互動,最後共同型塑出來的社會共識。如今台灣政學界久不見使命感久矣,甚至在見識上落後於公民團體甚至一般民眾久矣,幸而他們的使命感最近又在他們降低投票年齡的努力中浮現,現在實在大可以更鼓起勇氣,和民眾進一步溝通憲改的完整配套,放大胸懷視野擔當起社會交付的憲改任務。

蔡英文主席說得好,歷史性的憲法時刻已經來臨。憲法時刻既是機會也是考驗,他就這樣地在當下,被做為試金石地擺在自命為會帶領時代風騷創造民眾幸福的英雄豪傑們的面前,將檢驗出那些人才是台灣有前瞻性的真正領導人。

註一:表面上看,恢復閣揆同意權71.5%,會被質疑仍難過關。其實不必過慮,因為71.5%之外的,多半是不表意見的,他們絕大多數不會出來投反對票,因此一旦公投得8成5以上一點也不困難,若有5成5稍多的投票率就可以過關。這可以柯P選舉為例。選前民調一直維持在45%上下,連則33%上下。事先大家認為45%是民進黨上限也是柯P上限。結果不然他得的票是57.16%。正好和依民調的45/33+45=0.577=57.7%幾乎一摸一樣。比45%多了12.7%,許信良和我就是根據這原則推估柯可贏20萬票的。

(原文刊於《美麗島電子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