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想要談的是,善良

2016/11/3 — 14:50

作者到學校想要談的議題是:善良。(資料圖片)

作者到學校想要談的議題是:善良。(資料圖片)

明天是第二次到北一女演講,對於一個建中畢業的學長而言,第一次進北一女校園,竟然是四十歲,實在令人遺憾。而兩年以後,我又來了,但是這次要跟學妹們討論的議題,有些不同。

我想要談的議題是,善良。

當年,就在我十七歲的時候,應該沒想過會進來至善樓演講,那時候我在想什麼呢?我在想,怎麼樣可以讓人家喜歡我。我是個很沒有自信的孩子,勉強進了北部最有名的公立高中,家庭環境中下,沒有特殊的專長與能力,交不到女朋友,一心就只想讓別人喜歡我,或者說,用別人的肯定,來粉飾自己的不安與否定。那時候沒有這麼多公共議題讓我們可以思考,總統總算不是只有姓蔣而已,但是戒嚴的威力猶存、講台灣獨立是禁忌、立委還不能全面普選、民進黨剛成立,隨時都會被國民黨捏碎。所以,我們當時即使剛開始有「野百合」運動,但我們對於民主似懂非懂,畢竟總統直選這件事,直到1996年後才有。

廣告

至於衝進立法院?當時應該算叛亂罪,最重可以處死刑。

我拼命的標新立異,穿上訂做的灰白色打折長褲,把建中外套收起來,燙頭髮又穿背心上課。功課就是不上不下,下課以後就是打撞球與辯論社。不過,刻意去讓自己特別,不會讓別人喜歡上自己。所以當年除了沒女友外,也沒太多朋友。

廣告

坐在我左前方那個同學,倒是很特別。因為他的舉手投足,都散發出女孩的味道。他輕聲細語、動作輕盈,連上體育課前換衣服,都不喜歡在男孩子面前直接動作,而是會躲到廁所裡。我們都認為,他很怪。也有些同學會不經意的欺負他,或是刻意的排擠他。在這麼傑出的高中裡,一樣會有霸凌,而且結果更嚴重。

不過,我們在下課時,會一起講話。我是少數會跟他說話的人,不是出自於同情或是憐憫,而是我覺得他是善良且溫柔的好人,而且他的文學底子很好,我們可以聊唐詩、宋詞與元曲。三年間,他一直孤獨,但我相信,那些排擠他的人,只是出於無知與恐懼,不是因為他的行為。

目前,在外界的眼光裡,你們暫時是天之驕女,我也相信你們會在往後,深深以唸過這個學校為榮。但是請不要忘記,現在你們所有的一切榮耀,都不是因為自己努力所得而已,而是有許多的幸運與背景,讓你們可以成為現在的自己。以後如果有機會,我希望你們可以記得,有許多人跟我們不一樣。我所說的不一樣,不是身份、地位、權力那些外在的加冕,而是想法、行為、思考模式的不一樣。我們不需要去因為懼怕或厭惡別人跟我們不一樣,而去壓制對方的權利;或是認為自己高人一等,用我們已經擁有的個人優勢或是社會結構,去壓迫、孤立對方。

在不傷害別人的前提下,我們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但是在行為之前,請記得要溫柔,在這所學校裡,都可以在未來成為很銳利的人,只是盡量不要去割傷別人,因為這些人並沒有你們擁有的優勢。你們擁有的優勢,應該是用來照顧別人,而不是傷害跟你意見不同的人。

你們已經有了聰明,我希望你們也擁有善良,最後,你們才會擁有智慧。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