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房間裡不只安靜

2016/7/15 — 12:27

〈Shirley - Visions of Reality〉(2013) Edward Hopper

〈Shirley - Visions of Reality〉(2013) Edward Hopper

「(你必須要能回想)在寧靜而壓抑的房間裡的日子,(你必須要能回想)在海邊的清晨,(你必須要能回想)海本身,(你必須要能回想)眾多的海...」

……in stillen, verhaltenen Stuben……房間裡不只安靜,不只沒有聲音,而且一切靜止不動,這種不動的寧靜將人包圍,以至於使人隨而都不想動,甚至不敢動。我們生活中能夠經歷的最安靜的狀態。

接著,是回想在外面,同樣寧靜少有動作的清晨,但這時對比地,是在海邊,臨著一刻都不會靜止的自然湧動。海的呼吸與海浪不懈的起伏。然後消去了人,人的主觀知覺,能夠只記得海,只記憶海。

廣告

有那麼樣的時刻,我們在海邊醒來,看著大海,突然覺得自己看得不是這一片特定的、具體的海,而是神祕地抽離了現實,在一瞬間,碰觸到了海的本體(里爾克的德文是das Meer uberhaupt),抽象的、唯一的海,但接著這海卻又瞬間碎裂開來,我們看到的、聽到的,仍然不是這片在時間與空間裡的海,而是各種不同時空的海,奇妙地混雜、堆疊在一起。(里爾克的德文很簡單,就是Meere,海的複數,複數的海。)

另外中文翻譯不出來的,是里爾克德文原文的韻律,雖然形式上是散文,但這幾句是詩的音調──……an Morgen am Meer, an das Meer uberhaupt, an Meere,……
再下來:

廣告

「(你必須要能回想)夜裡趕路的經驗,覺得自己好像被抬了起來,和天上的星星一起飛翔。...」

『馬爾他手記』完成於一九一0年,那時候,里爾克當然沒有機會搭飛機在空中旅行。他形容的是現實變形後產生的想像感受。夜晚的旅程,外面一片漆黑,你失去了具體的座標,距離、速度都變成主觀的。夜裡的移動,很容易使我們覺得比白天時要更快,朝向一片未知中衝過去,快而且魯莽,所以里爾克在原文裡用了dahinrauschten,衝過去,離開了地面,飛了起來,和天上的星星很靠近很靠近。

我們現代人搭過飛機,晚班飛機真的可以帶著我們穿出雲層,和天上的星星很靠近很靠近。里爾克不是,至少不只是預言預示我們今天的經驗。他描述的重點在:你體驗過,並且能夠自主地回想原本平凡的事物,因為一點點條件的改變,突然離開了一般正常的軌道,變得如此神奇?從一般到神奇,有時就在一瞬間。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