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把中國視為台灣司法審理一部分,意義何在?

2016/3/14 — 14:34

小貓「大橘子」追思會片段截圖(截圖來源:黃阿瑪的後宮生活)

小貓「大橘子」追思會片段截圖(截圖來源:黃阿瑪的後宮生活)

剛剛有個朋友問我,如果他在澳門蒐集到陳姓學生(大橘子案)虐殺其他動物的證據,能不能讓台灣司法單位介入調查?答案是,不行。不行的原因有很多,因為陳姓學生不是台灣籍,而且因為虐殺動物的刑責過低,在屬地主義的限制下,台灣司法當然不能介入中國澳門行政區的內政。澳門人虐待動物,必須由澳門司法處理,台灣司法又不是住海邊,哪能管這麼寬?

But,我又要講人生最重要的這個字。台灣人在中國犯法,基於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規定,我國司法是有管轄權的。換句話說,如果台灣人跟小三在北京通姦,台灣司法可以介入調查;但是,如果他們在澳門或香港通姦,基於香港或澳門人民關係條例,台灣司法並無管轄權調查。

結論就是,台灣人在中國「內地」無論犯了什麼台灣法律,回國都要接受國內司法審判;但是在香港或澳門觸犯台灣法律,如果是重罪,才會回國後必須接受司法審判,如果是輕罪(除非最輕本刑三年以上),台灣司法無權審判,就像是虐待動物或是通姦。

廣告

所以你得到的重點是什麼呢?要通姦不能在中國,要去香港或澳門?

不是吧!重點是,要請你的立委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我國司法在中國又沒有調查權,也不能指揮中國公安,究竟把中國視為我國司法審理的一部分,意義何在?

廣告

不要老是吃人家豆腐,這樣不好啦!說到就要做到,管不到又想管,是住海邊膩?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