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投票制度的兩種歧視 徐建國校長的民主邏輯

2015/11/24 — 7:23

全球多國女性,也紛紛在上世紀開始,成功爭取到投票權和其他民主權利。 (資料圖片)

全球多國女性,也紛紛在上世紀開始,成功爭取到投票權和其他民主權利。 (資料圖片)

從有投票制度開始,就存在兩種重要的歧視。第一種是性別,女人首度有投票權,是在1893年的英國殖民地紐西蘭;瑞士,大家稱頌的所謂民主國家,一直到1971年才給女人投票權。黎巴嫩,直到1952年之前,識字的女人才有投票權,但男人的投票權與識字無關。沙烏地阿拉伯,在下個月就會給女人投票權,但女人還是不能開車。

第二種是財產,台灣在日治時代就已經可以選舉議員,但是必須年納稅額在五元以上的男性,所以合格選民只有不到三萬人;英國則是歷經很長時間的改革,在1884年之前,英國人投票同樣有財產權的限制,必須家境小康(不動產價值10英鎊以上),或是有房子的人才有資格投票。不過,這些都是小事,大事是:很多中產階級人士可以投2次票,英國首相張伯倫甚至有6次投票權。在1910年,大約有50萬選民可以多次投票。工人只能投一次票。因此,中產階級的人數只有成年男子總人口的20%,卻占了總選民數的40%。

廣告

這種制度的思考模式來自於19世紀英國著名的思想家彌爾(John Stuart Mill)。彌爾主張,在選舉代表的過程中,那些擁有教育文憑與學位者,可以獲得四或五張選票,技術性或管理職工作者,可分到二或三張選票,普通工人則只有一張選票。彌爾是個重要的功利主義哲學家與社會改革家,然而,他對於投票制度的見解,剛好反映了一百多年前英國人對於勞工參政的「憂心」。

以學歷作為投票權行使的重大缺失,與性別、財產都一樣,就是三個字:憑什麼?兩者之間缺乏任何因果關係,從政的標準,與這個人的學歷有任何關係嗎?博士、碩士、學士,就比小學畢業適合從政?來,我們來看看:

廣告

邱毅,台灣大學經濟學博士、康乃爾大學博士後研究

蔡正元,哈佛大學公行系碩士、哥倫比亞大學經濟系博士候選人

馬英九,哈佛大學法學博士

連勝文,哥倫比亞大學法學博士,財經專家(八堂課)

所以,在往後的歷史演進,許多國家紛紛廢除了性別、財產,乃至於學歷的限制,現代的民主國家都認為,一個人是否適合投票或從政,與這些因素都無關,而是與一個人的道德、能力等相關,這就是投票資格限制的血淚史。

每一種良善的制度,都不是與生俱來的,而是前輩幫我們爭取的。

即便是建中校友,我還是不認識這位徐建國校長,如果把他的發言去脈絡化,大概就會得出他支持「建中、台大投票權高於遊民」這樣的論調。不過,如果把他的發言重複多看幾遍,就會發現他其實只是想藉由投票制度的演進說明,「原始的投票設計會隨著時代的進展而不同」。坦白說,如果只看一遍,或是只抓住隻字片語來看他的發言,會認為他反民主,但是,單從這個事件發言來看,我不會認為如此,因為歷史的過程,確實曾經發生過這些問題,而徐校長的發言,大概就只是被去脈絡化以後的言詞而已。

我覺得,其實這與媒體上的「標題殺人法」很類似,大家還是要看完完整發言才來評論,或許會比較理想。我們罵完校長,立刻就會有新的新聞掩蓋住這件事了,但是校長以後可還是要做人啊!

看媒體標題就殺人的人,你們拿什麼賠校長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多制度的設計,我們今天、我請問大家一個問題:

你今天讀建中,將來去讀台大、清大,結果呢,投票的時候選總統跟選立委,你都只能投1票;我住在你們家隔壁,我只有小學畢業、我是1個無業的遊民,我什麼事情都不懂,然後社會的什麼東西我都不配合,我是1個非常沒有、沒有品味的1個人。結果呢,你投1票,我也投1票,你覺得這樣公平不公平?在1930年代之前,你去查很多國家,在開始投票的時候是不公平的,對不對?學問讀這麼高,怎麼你投1票,我也投1票呢?你投A我就投B,我們2個就抵銷,你覺得這樣公平嗎?是不是?不公平嘛!是不是你應該投2票或3票,或者你投1票的價值等於是我的2倍或3倍,這樣比較合理啊!

比如說類似這樣,可是為什麼現在呢、演變到現在,變成大家都投一樣?有一個問題在,什麼問題?以前我在教公民的時候講的問題,什麼問題?就是為什麼你投的票數是我的2倍,而不是1.8或是2.2?請你解釋給我聽聽看,就是說這個數字是怎麼算出來的?就是這個問題啊!擺不平嘛!有人認為說應該3,有人認為說2.5就可以,這到底要怎麼算?用什麼畫分?博士3、碩士2.5?還是怎麼樣?就是到底要算幾倍呢?這個就是擺不平的地方,所以演變到這100年來,乾脆大家都投1票。

事實上,這個是不合、比較不符合一般的那種觀感,可是到現在變成一種解釋就是說:反正你是人、你有投票權,你就投1票,你的權利就跟我都一樣,可是真正講起來這個投票的意義不是這樣,對不對?可是現在演變成這樣,可是現在大家也多數人能夠接受啊!大家所有教育都被教成這樣,是不是大家都可以接受?好吧!那這樣就好。對不對?

在早期,女生沒有投票權,是不是?不是嗎?1920年之前,很多國家女生沒有投票權,有的黑人沒有投票權,是不是?所以等等等,我現在講的意思並不是說要講以前對,還是現在對,我的意思是說,這個過程當中一定會有一些不同的想法,而且可能沒有辦法找出一個東西大家全部都能接受,所以我想我願意努力,往這個方向去走。

所以我是建議說,往公民論壇然後這樣做,讓大家都弄清楚,然後投票的意思是什麼?好,那就去做問卷,問卷調查起來,如果說有超過一半以上、或者6成以上的同學都想要這樣做,那我就來試試看。我們不怕開第1槍啊!對不對?因為沒有對錯的嘛!是不是?穿運動服進來就是錯的嗎?不是嘛!誰規定?沒有人規定這樣啊!只是說大家以前一直覺得這樣,世俗、大家認為我們應該這樣而已嘛!是不是?對啊!但是要做這件事情要有一定的條件,否則、但是我講真的到現在我還不太想要說,大家穿那個叫什麼?你剛剛講的,社服是不是?還有球隊衣服,對不對?社服、球隊衣服,那個什麼?班級衣服?反正什麼衣服,只要是學校有任何一個團隊做的,或者是說我們這個社團做的紀念服什麼的,通通可以、都可以穿這樣進來,目前我還是希望暫時不要做到這樣子。這是我的希望,可能達不到,但是我比較希望,至少不是這樣子的(編按:應指穿制服進出校門)、就是這樣子的(編按:應指穿體育服進出校門)兩種。那我覺得我還可以想要試辦看看,全班一致的情況之下,我覺得我還、目前我是可以接受這樣子,最多的底線啦,可能不一定讓你們滿意,不過這是我的想法。」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