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支持獨立的新移民後代:鄭南榕

2016/4/8 — 13:36

圖片來源: 鄭南榕基金會 http://www.nylon.org.tw/

圖片來源: 鄭南榕基金會 http://www.nylon.org.tw/

香港人可能不太認識鄭南榕, 
他是一個新移民的後代, 
他的父親是中國大陸的移民.
因為出身是新移民, 所以在二二八事件中, 
他們一家差點成為被臺灣人報復波及. 
作為移民後代, 事實上也經常遇到被人排斥, 歧視.

後來鄭南榕讀書時, 成為優秀的哲學系學生.
在修讀哲學時, 對於自由思想產生了濃厚興趣.
最後因為堅持不選修政府要求必修的「國父思想」
而沒有辦法得到畢業證書. 

在八十年代伊始, 臺灣發生了美麗島事件.
美麗島事件使臺灣走向動盪的八十年代, 
我們今天都叫這件事作美麗島, 
但當年可被政府稱為「高雄暴力事件叛亂案」
大量的「暴徒」被捕, 被警察關起來毆打, 虐待.
後來更被審判, 監禁.
社會上自然也有一群人不斷指責「暴徒」.

但這件事卻引發了不少臺灣人, 
開始思索臺灣未來的問題, 
其中包括了鄭南榕, 他因此開始寫作投稿.
他開始在立法院旁聽, 
並不斷寫文投稿發表意見. 
最後他決定創業, 要建立一本相關的雜誌.
他一步一步的建立起行銷, 印刷等網絡.
開始推廣民主自由.

當時臺灣還在黨禁與報禁當中. 
你發表言論, 出版刊物, 
都可能就會被警察以某種控罪上門拘捕.
並會被法院判刑, 當年的臺灣並不那麼民主自由.
特別是你在當年主張臺灣獨立, 
政府會對你額外監視和針對.

有些人不分青紅皂白, 覺得只要犯法是不對的, 
把少數人立下的法律這條雞毛當成利箭, 
去衡量對錯, 那鄭南榕就是犯法的人. 
當年有「臺灣省戒嚴期間新聞紙雜誌圖書管制辦法」
一條只要有「挑撥政府與人民感情之圖畫文字」
就可以查禁的法律, 毫無疑問.
鄭南榕的雜誌不斷的被警察「依法行政」.
當然, 法就是他們自己訂的.

後來, 他被捕被告, 就這樣被判了入獄.
他對此的評價很簡單.
他覺得臺灣的政治一貫如此的話,
那臺灣也不過是個大監獄.
出獄了也沒有得到自由.

作為新移民的後代, 他被歧視的經歷.
卻沒有讓他仇恨或者貶低臺灣人, 
相反, 他認為會有這種衝突, 
並不是在於臺灣上的本地人, 排斥移民.
而是在於移民因為心裡有另一個效忠對象.
導致他們未能忠於臺灣. 接納本地人的文化.
並不斷的回避二二八事件的責任, 
移民和本地人的衝突就無法消解.
他在一次演說中大聲的說出來, 
「我叫做鄭南榕, 我主張臺灣獨立. 」
這段有被保存為影片, 而且今天還能找到.

當年這樣講是犯法的, 刑法, 不是憲法.
結果, 第一個公開主張臺灣獨立的人.
卻是一個勇敢的新移民後代.
他之後經常強調自己是個新移民,
支持臺灣獨立.
但必須注意的是, 他從沒加入過民進黨.
最多只是視他們為盟友而已.

後來他的雜誌刊登了許世楷寫的臺灣新憲法草案, 
不久, 他因為這個新憲法「主張分裂國土」而被查禁. 
而被控涉嫌叛亂, 
過去警方都是用其他控罪去騷擾他, 
讓他被捕, 囚禁, 他也還能接受.
因為這樣警方也自知理虧, 才會造其他罪名.
但這次是直接因為文章內容而被控, 
他就無法接受, 就是說, 
政府已惡化至覺得內容入罪是有道理的?

他憤怒的拒絕出庭應訊, 他表示, 
你要他到法庭, 就派人拘捕他.
他就在雜誌社, 等你過來.
而且他必然會在雜誌社反抗到底.
他更聲言, 政府不可能抓到他.
只可能抓到他的屍體.

這樣, 他就在八十年代的最後一年, 
把自己關在雜誌社裡.
在雜誌社裝了鐵窗和網子, 阻擋催淚彈. 
也裝了鐵門, 去抵擋警察.
預備了警察會斷電, 所以自備了發電機.
也準備了木劍和汽油彈自衛.
最後, 他預備了自焚的工具.
他認為, 臺灣必須像韓國一樣, 
出現犧牲的烈士, 臺灣才能夠突破瓶頸. 
那他就是這個烈士.
最後在警察攻堅差不多成功時, 
他真的實現了這句話.
以自焚這種痛苦的方式讓自己成為了烈士.
不久之後, 曾跟他一起工作過的詹益樺.
也在總統府前自焚殉死.

當然, 由政府長期影響的媒體.
還是以叛亂, 投擲汽油彈這件事去報導.
並說他已經是瘋狂狀態, 
既攻擊警方也攻擊其他同事. 
是個「令人膽寒」的「狂徒」, 應該「譴責」. 
總之重點並不在於政府之前對他做了甚麼,
錯的一定是抗爭的人, 政府永遠是對的一方. 
查一下當年的報紙就會知道. 

雖然有些人質疑鄭南榕殉道的必要性, 
當時的總統李登輝也覺得, 這並不是必要的.
但是既然他選擇了這樣做.
別人能做的, 就是尊重他的選擇. 
無論如何, 自此之後, 
臺灣就再也沒有用公權力壓制言論. 

有一點相當確實的. 鄭南榕的勇敢, 
在一個社會九成人都不理解的時代, 
勇於發表整個社會都沒人敢發表的主張.
並在一個法律毫無保障的時代, 
踏實的實現自己的主張. 
我們並不能只看到他烈士的部份,
而忽視了他的遠見, 強大的決心與行動力.

不久之後, 就發生了六四事件, 
八十年代結束, 臺灣將走向驚天動地的巨大變化.

 

原刊於光輝歲月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