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寫考古學史的施里曼

2015/11/19 — 7:53

Heinrich Schlieman (資料圖片)

Heinrich Schlieman (資料圖片)

十九世紀考古學崛起過中的一位關鍵人物,是德國人海因里希.施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施里曼擁有驚人的語言天份,會講十三種語言,不是略通,拿來和人閒聊說幾句日常會話而已,他充分利用這十三種語言,在各地旅行時,走到哪裡,他就用那個地方的語言寫日記。

施里曼還真走了不少地方!他是個很成功的商人,發跡甚早,在俄羅斯和美國都累積了龐大的財富,所以年紀輕輕三十六歲,就已經可以安穩退休了。

那麼早退休了要幹嗎?施里曼將所有的時間、精神和財富,都耗在小亞細亞的考古挖掘上。他對這件事的投入專注,誇張到甚至在離婚之後,他都還在希臘雅典的報上刊登徵婚啟事,徵求對古希臘歷史有強烈興趣的女子當他的新娘。

廣告

施里曼小時候家境不好,唸的是職業學校,沒上過大學。不過十四歲時,他在一個特別的場合聽見一位大學生用古希臘語頌唸了荷馬的史詩《伊里亞德》,就深受吸引。以古希臘語頌唸荷馬史詩,其中有很強烈的音樂性,詩行是押韻的,而且是用傳唱的方式留下來的。施里曼從來沒聽過這麼美的聲音。於是他立志要學古希臘文,而且憑藉著他過人的語言天分,也就快速學會了,自己可以用古希臘文讀荷馬史詩。他用古希臘文讀荷馬史詩之後,產生了一個當時幾乎沒有人同意的強烈信念──他認為史詩中的這些內容不會是荷馬或歷代吟遊詩人創造出來的。

荷馬史詩在歐洲已經存在了兩千多年,是一代一代歐洲青年所受的人文教養,不可或缺的一環。荷馬史詩中的許多人物、故事,是歐洲人的共同記憶,也是歐洲文獻背後共同的典故。長期以來,大家都認定荷馬史詩是希臘神話的一部份,或說和希臘神話有著同樣的來源。那當然不是歷史,不會有歷史的依據。

廣告

荷馬史詩中有那麼多與現實不符的內容。例如『伊里亞德』中最重要的英雄,是刀槍不入的阿奇里斯,他只在腳踝上有致命弱點,那是因為他剛出生時,媽媽握住他的腳踝將他全身浸入神液中,媽媽手握之處沒有泡到神液。他是半人半神。還有許多純粹的神穿插在史詩故事中,他們住在奧林匹亞山上,掌握人的命運,還會隨時以其神力戲弄、干預人事。還有一個迷倒所有男人的大美女海倫,偏偏她嫁了一個懦弱的丈夫,可是丈夫的哥哥卻極度強悍……

這些像是人間現實中會發生的事嗎?然而施里曼讀了荷馬史詩,卻直覺認定了:那一場圍城特洛伊的戰爭必定是事實,如果沒有發生過那十年戰爭,荷馬不可能憑空虛構,講得出這麼精采且複雜的故事。和當時一般人的常識牴觸,施里曼堅持特洛伊圍成真正發生過,而且下定決心要去證明他所相信的才是對的,眾人抱持的常識是錯的。

要如何證明?靠考古挖掘。施里曼接觸了考古學,考古學就是他的依賴。若是真的有那一場戰役,戰爭打了那麼久,那麼特洛伊城不會是一個小城,特洛伊城不可能憑空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只要用對的考古方式,就能將特洛伊城挖出來,證明給不相信的人看。

在施里曼的堅持與毅力下,如此瘋狂的想法竟然實現了,寫下十九世紀考古學最浪漫、也最驚人的一頁。施里曼改寫了考古學史,同時也就吸引了大批帶有浪漫幻想的優秀人才,隨後投身加入考古學的行列。

 

原刊於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