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責任

2015/3/26 — 13:51

資料圖片:柯文哲

資料圖片:柯文哲

三、四十年前,從台北要到花蓮去,唯一的公共交通是「公路局」班車。第一班車清晨五點半出發,最後一班車則是九點鐘發車。不是晚上九點,是早上九點。超過早上九點,那一天就沒辦法去花蓮了。

因為車子走北宜公路 轉蘇花公路,都是蜿蜒難行的山路,加上蘇花公路大部份路段只能單向通車,車子必須在若干地點等待對向車輛經過,所以直線距離一百多公里,卻必須要花整整八小時才能抵達花蓮。蘇花公路全線幾乎都沒有路燈,天黑之後大車通行太危險了,所以早上九點以後就不能再由台北發車了。

蘇花公路沿著陡峭的山壁開鑿,本來只是一條步道,日據時代硬是將原來的步道擴充為可以通行汽車的公路,不過因為天然條件實在太險峻,所以只能單向通車,而且只要天候稍有變化,很容易就有地基流失或土石坍方的情況,讓蘇花公路行不得也。

廣告

我小時候就碰過在蘇花公路上被困住的情況。是從花蓮往台北的路途上,車子在窄窄的路上突然停了,前面排了長長一大串的車。等了十分鐘車子沒動。等了二十分鐘車子沒動。司機下車了,一會兒回來告訴大家,前面有大石頭掉下來擋住路了,要等工兵部隊從蘇澳那邊來把石頭炸開清走,才有辦法恢復通車。

除了等,別無辦法,甚至不可能掉頭回花蓮。等到睡著了,不知多久之後,被爸爸輕輕推醒,問我有沒有聽到爆炸聲。我睡沉了,完全沒聽到。車子終於再度開動,已經是下午了。

廣告

現在回想,最奇特的經驗,第一是竟然不曉得擔心害怕。害怕自己搭的車如果開快一點,或許落石就剛好砸到頭上了,害怕還會有其他的石頭隨時可能從高高的陡坡上滑落下來,釀造新的災難。第二是,整個過程,不只是我們家,全車的人都平靜地接受這突發的狀況,沒有什麼抱怨。

尤其是沒有對於國家、政府的抱怨。沒有人抱怨為什麼沒有更安全的路可以走,也沒有人抱怨為什麼落石路段沒有警示、沒有封路,還讓車子冒險開上來。

那個時代,大家覺得使用一條公路,風險是自己的。自己選擇上這條路,在路上碰到了什麼狀況,只能怪自己不小心,或怪自己倒楣。可是今天不是這樣了。

台灣東北部一出現龐大雨量,蘇花公路往往就嚴重坍方,媒體、輿論絕對不會忽略檢討政府的責任。政府有責任讓大家更明白「大雨特報」的嚴重性,政府有責任蒐集道路安全資料,察知高度危險時將公路封閉。大雨中走蘇花公路,是汽車駕駛自己的決定沒錯,然而蘇花公路既然是公共道路設施,人們就有權利假設這樣的開放道路具備基本的安全條件。在這樣的公共道路上被落石所阻,被落石砸中,更不要說被大量土石連車帶人衝入海中,那當然政府有不可寬貸的責任了。

現代政府愈來愈難做,因為其責任從管理逐漸轉化為服務了。管理,是政府替人民決定什麼是對、什麼是錯,要求人民遵守照做。服務卻倒來,是以人民的感受為基礎,來決定政府做得對不對、好不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