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整合」是應對氣候變化的關鍵詞

2015/3/25 — 13:47

「整體來看,地球平均溫度愈來愈高,然而各地經驗的氣候變化,不一定都是變熱,也有可能出現空前低溫,最常見的是降雨極端化現象,突然乾旱不雨、突然大雨,或是突然在平常不下雨的時候下雨。」(圖:Columbia University)

「整體來看,地球平均溫度愈來愈高,然而各地經驗的氣候變化,不一定都是變熱,也有可能出現空前低溫,最常見的是降雨極端化現象,突然乾旱不雨、突然大雨,或是突然在平常不下雨的時候下雨。」(圖:Columbia University)

全球氣候的極端變化,是個沒有人能夠繼續否認的事實。荷蘭化學家、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曾(Paul Crutzen)幾年前就主張,我們不再處於「全新紀」(Holocene)了,那個自然的、地質的時代紀年,已經被「人類紀」(Anthropocene)給取代了。一百多年工業革命的結果,人類徹底改變了地球的狀態,愈來愈多的溫室氣體全面籠罩地球,讓地表上每個地方的氣候都變得不一樣,連帶也使得生態,乃至地質也一併不一樣了。

地球如此改變,承擔最大影響後果的,畢竟還是人類本身,面對「溫室效應」,前幾年包括布殊主政的美國政府在內,還有人積極拒絕面對事實。他們最喜歡舉的反駁理由,一是地球表面並非普遍提高溫度,二是人類排放溫室氣體那麼久了,為什麼過去都沒有氣候上的效應?

廣告

科學研究與詳細的記錄統計,已經清楚地回應回答了這兩項質疑。氣候的改變,有很長的延遲效果,然而一旦全球氣候模式反轉了,就會形成「循環效果」,讓變化愈來愈快、愈來愈嚴重。而氣候的變化會有區域差異,整體來看,地球平均溫度愈來愈高,然而各地經驗的氣候變化,不一定都是變熱,也有可能出現空前低溫,最常見的是降雨極端化現象,突然乾旱不雨、突然大雨,或是突然在平常不下雨的時候下雨。

然而,我們的政府當局卻始終漠視這種氣候的變化,而且也沒有因應這種氣候的變化而改變應變機制。以防洪標準來說,雖然政府早就制定了五十年、一百年的最大洪峰標準設計;但是這套標準卻擋不住降雨集中度愈來愈短、降雨強度愈來愈強的異常現象。

廣告

更不可忽略的是,這種大雨不祇造成一時、短期的災難,而且轉身又成了長期因素,預伏了下次災難的禍根。龐大雨量快速降下,其土石沖刷的力量會在土地上留下久遠的影響。原本穩定的水土質理、地層結構遭到破壞,讓山林坡地變得比從前脆弱,原本正常的侵蝕、風化作用隨而都被加大,於是到下次大雨時,土地自我涵養保護的能力大幅衰退,就更容易出現災禍了。

還不祇如此,大量沖刷下來的土石進入河道,短時間內就改變了河道結構。河道結構直接決定水流走向與流速,也就直接影響河床深淺。我們興建的人造工程,堤防、橋樑,都蓋在河床上,河床變了,這些工程建物怎能不變?

使得情況惡化的,是台灣的社會條件與政治狀態,剛好最不適合快速、有效因應這樣的劇變。雖然這幾年環保意識比以前發達,然而畢竟台灣的根柢是個追求「經濟奇蹟」的社會,因而環保的關懷很容易就流於瑣碎、個人,卻忽略了整體、尤其是結構性的議題。大家每個人少開車多騎腳踏車,相對容易;要犧牲部分產業減少排放二氧化碳就困難得多了;要投資大量經費進行大規模水土環境調查與保育,那就更困難了。

更麻煩的是,我們的政府從來都不是按照環境需要來組構、運作的。環保事務由一個單位管、經濟發展歸另一個單位管、救災又歸另一個單位管,要是牽涉到重建,那往往還要另立一個特別單位來負責,而且這幾個機構單位之間,很少有政策上的聯繫聯絡。

最常看到的情況是:經濟或觀光發展不顧環境保護需要;環保政策的訂定與防災、救災無關;救災事務不理會釀成災害的原因,進行重建時也不會顧到要防範下次災難的出現。

名義上應該要由行政首長或副首長來擔負協調統合的工作,然而幾十年來這種角色從未在這方面有效發揮過。理由很簡單,幾十年來擔任閣揆、副閣揆的,沒有一個對於環境條件具備有充分認識,更遑論有環保背景的了。加上我們的媒體高度庸俗、娛樂的取向,任何長期議題都無法受到重視,也就無從形成社會輿論壓力,政府首長樂得不理會這個會得罪工商界的議題領域了。

讓情況更惡化的,還有中央與地方政府間不清不楚,方便於互相塞責的管轄劃分。有些方面,中央有權無責,另外一些方面,換成地方有權無責,更多情況下,到底權責屬誰根本就各說各話。同屬一個政黨,中央和地方政府都會吵起來了,遇到分屬兩個不同政黨,那麼環保、防災、救災,就更是彼此攻訐、大打口水戰的最佳題目了。

打來打去,罵來罵去,通常祇有在一種條件下可以暫時休兵,取得共識。那就是撥出款項用於一時的防災工程,那是兩個政黨都願意做的,因為工程散布各地,可以理直氣壯撥到村里層級,是最有效的選舉綁樁、固樁手段。可是以綁樁、固樁方式進行的工程,怎麼可以有整合防災的作用?

「整合」是個關鍵字。在這種環境劇變的情況下,惟有盡量整合各種相關因素,進行通盤考量,才有可能增進我們應對極端天氣的本事。一條河可以分屬好幾個縣市管,河道、河岸、河床分屬不同行政單位管,絕對無從有效治水。這應該是最簡單、最基本的常識。在這之上,還應當理解,河川和周遭的沖積地,與流入河川的下水道,與上游的山林坡地,同樣是一體的連帶系統,無法分開管理。河川貫連了山林、農地與都市,使得這三種環境也彼此因果相扣、分不開來。
然而我們的政府組織,到現在連河川統合的流域管理都做不到。口號喊了多少年,行動就拖宕延遲了多少年,沒有一點進展。在這種現實情況下,連番災難接踵而來,能說是意料之外嗎?

極端氣候一旦開始,是很難回頭的,面對愈來愈強大的潛在災難因素,我們是應該各自祈禱,還是應該更積極地做些整合防備的工作呢?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