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化中的明確符號

2015/12/9 — 18:0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原來平等的公社組織,大家各盡所能、各取所需,過著「均貧」的生活,這樣的情況為什麼會改變?為什麼到後來大部分的人會坐視少數的人變富有並維持富有呢?讓社會所有權的分配區別開來,因而創造出文明,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解答這一連串問題的一種方式是去探問、研究古代的玉器與青銅器。前面提過,商朝文化的來源有二,一是大汶口下來的山東龍山文化,另一個是湖熟文化的成分。湖熟文化──尤其是良渚文化遺址的發現──可以給我們很大的啟示。

廣告

我們前面看到的新石器時期墓葬中的陪葬品,絕大部分可以清楚辨認其工具性、工具意義的。有箭鏃、石斧,當然更多的是陶器。以良渚為代表的湖熟文化的墓葬中也有陪葬品,而且陪葬品的數量很多,但最主要的卻是玉器,如玉璧、玉琽、玉琮等幾個典型的玉器型制。

這些東西意義何在?最大的意義在於我們看不出要拿它們幹嘛,它們沒有實用功能,也不可能被拿去用作工具。相較之下,馬家窯的墓葬裡發現那麼多同型陶罐,我們判斷那或許是中國最早專為陪葬而造的「明器」,不再是要在生活現實中使用的,不過那些畢竟還是陶罐,我們一眼就可明白其緣由──在這個社會中,陶罐是有用的,所以一個富有的人,他死後要帶走很多有用的東西到另一個世界去。可是我們完全說不出良渚的玉器怎麼用,它就進入另一個領域,一個由象徵意義而非現實功用構成的領域。

廣告

良渚出土的玉琮值得特別注意。從它的形狀就知道,這絕對是精心雕刻的,不會有任何天然的石頭長這個樣子。而且良渚遺址中出土了許多具備同樣型制的物件,其形式都是內圓外方,更證明了這個形狀絕非偶然,恐怕已有嚴格的雕刻規範,也就必然有其形狀上的道理。

良渚人沒有留下關於道理與想法的記載,但是,玉琮的形狀很容易就讓我們連想起「天圓地方」的傳統說法,蒼穹是圓的,地表是方的,會不會玉琮就是天地具體而微的象徵?為什麼純粹非功能性的象徵物件,會成為那個文化中富有的人墓葬裡最主要的東西?

在玉琮等玉器上,我們看到這個典型的圖案:像是一張戴著眼鏡的臉,上面又壓了另一張比較小的臉。顯然當時的人對於這圖案也必然有其解釋。這個圖案在這個文明裡,必然有其象徵,也有其象徵所發揮的力量,不然不會出現如此清楚的「複製」。

個別的人想:「我要畫一個圖形……,」就算那圖形是模仿自然而來的,畢竟每個人畫出來的都不一樣。必須要是社會上已經建立了一種集體習慣,認定這樣圖形就代表什麼意義,才會大家「複製」同樣圖形。從一個角度看,這是文化中的明確符號,只是我們無從解讀這符號所代表的意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