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字與文明

2015/12/24 — 19:2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字與文明發展關係密切。人類文明的起源,不見得非得要有文字不可,可是文明要能累積、要能加快變化,就要靠文字了。我們不能用今天的概念去想像新石器時代變化的速度。一件事情要傳播並能發揮影響,耗費的不是一、兩年,不是十年、二十年,甚至不是五十年、一百年的時間,而是動不動就五百年、一千年的時間尺度(time scale)。

人類文明逐漸加速,變化的時間尺度逐漸縮小,一項重要關鍵就在於文字的出現。文字使得累積、紀錄成為可能。很多東西過去必須在不同地方重覆發明,例如大部分的原初文明都懂得運用輪子,可是,輪子在各個文明幾乎都是獨立發明的,同樣的發明程序重複了幾百次、幾千次。每一件事都是從試驗、錯誤中做出來,要不然就只能藉由人的移居緩慢地傳播出去。

還不只如此。發明發現過的東西也很容易就遺忘遺失了,不保證一定會傳到後代。很多重複發明是發生在同一個社會的代與代之間。

廣告

文字的出現改變了這種情況。文字作為一種紀錄的工具,本身也慢慢在發展,愈變愈有用,愈變愈複雜,複雜有用的文字才能承載複雜有用的訊息。人類文明是藉由文字的發明與運用才進入另一個階段。只要在同一個文字圈,前代、乃至別人的發明一旦以文字加以記錄,就可以傳下來,藉文字記載學習,省掉了重複發明的大量精力,也讓傳播的效應變快。

不過文字的發明有其特殊限制。文字是一套共用的符號系統,必須要發明符號,而且這些符號的對應意義要讓大家普遍接受、認同。在自然的狀態下,不會有兩個人剛好發明出一模一樣的符號,然而文字要發揮功能,卻一定要大家都同意、都有內在默契共識。如果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符號系統,那就不是文字,因為沒有辦法將你自己的經驗記載下來讓別人了解,更無法讓後來的人了解。

廣告

古文明發展出文字系統後,大多很快就採取「表音」的原則,形成了「表音文字」。至遲到新石器時代早期,人類就有了「語言突破」,懂得如何使用聲音來代表意義。語言是先出現的溝通工具,然後人類才開始試驗文字記號的系統。語言是聲音的,依賴的是聽覺,文字依賴的則是視覺,這兩種不同的溝通系統,在一段時期間重疊發展,自然就會交雜在一起,讓文字符號能夠代表語言,代表聲音。

最有名的埃及象形文字看起來像圖畫一樣,甚至比中文更接近圖畫。可是埃及的象形文字卻不是以圖畫、圖像來直接表達意義的。法國學者商博良(Champollion)解讀出埃及象形文字,其關鍵就在於透過羅塞塔石碑(Rosetta Stone)──上面刻了一篇文告,用埃及象形文字、埃及草書和古希臘文三種文字刻寫同樣的內容,可以彼此對照──加上他對近東多種語言的深入的認識了解,耐心一一查考比對,終於作出一張對照表。

對照表顯現的,就是每個象形符號都代表了一個聲音。這些漂亮、精巧的圖畫仍然不是字母,但確實是表音的符號。

美洲的馬雅文化,有沒有文字系統?到現在還是一個謎。馬雅文化中有很多圖像、圖形,張光直先生曾和一位研究美洲馬雅文化的考古學者共同寫過一篇論文,比較馬雅的圖紋和中國商朝青銅器紋飾之間的異同。或許那是類似紋飾的東西,但也沒有人能否認那一定不是某種原始的圖像文字。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