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文明衝突與兩岸關係

2015/1/16 — 12:01

(原題為:文明衝突與兩岸關係---回顧驚濤駭浪的 2014 瞻望未來)

回顧 2014 一年的兩岸關係,中國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張志軍的結論是「保持勢頭、克難前行」。8 個字中,保持勢頭 4 字是場面話;克難前行才是他真實的感受。2014,中國延續著大國崛起的勢道,正盼顧自雄於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之中,竟然說區區兩岸事務有難待克,12 月 31 曰國台辦發言人范麗青說「難」,「主要是台灣政局出現一些變化」。

事實上 2014 年頭台灣出現的太陽花和年尾國民黨選舉崩盤對北京涉台機關都造成了劇烈的衝擊,那裡只是范麗青說的「一些」變化而已。兩大事件接連爆發,台灣和國際關心兩岸關係人士人紛紛憂心地認真討論這兩件事的後續影響。然而對北京來說,太陽花和九合一選舉兩件事的爆發雖然都令北京難以想像,衝擊不小,但是另一件大家往往忽略掉的事件才是真正令北京最難以忍受的。

廣告

這件事得從 2014 年 9 月 26 日習近平透過和台灣統派人士見面時突兀地拋出一國兩制說起。

一國兩制雖然是北京對台灣設定的既定目標,但北京知道台灣社會對一國兩制有強烈的反感。因此考量到階段性的統戰效果,已經10 年不提了。一般認為習近平是中國歷來最瞭解台灣的領導人,台灣民眾對一國兩制的態度自然更加明白,因此,上台以後一直延續胡錦濤不提一國兩制的作法,現在習近平竟突兀地拋出,自然各界人士驚訝之餘,很懷疑習急著要和台灣談判統一了嗎。由於突兀,因此一種看法認為並不是習急著要和台灣談判一國兩制,反而應該是針對香港嚴峻的局勢採取敲台灣之山震香港之虎的策略。[1] 台灣政界和兩岸這是 9 月 26 習拋一國兩制後第三天登出的文章。[2] 研究中國台灣關係的學者幾乎都不接受這觀點,不過這一個觀點在北京持續性一個月的對台作法後被證實了。

廣告

我們且把國共兩黨的緊張時間略略提前,從 8 月初張顯耀間諜案爆發開始,並往後推度到 11 月初 APEC 會議告一個段落,在 2014 年8~11 月這段時間兩岸互嗆互槓。回顧過程,我們將發現北京對台灣出手頻率最密集,力道最重,反應最迅速的都是在台灣官方聲援香港人佔中行動時,台灣只要聲援佔中,則北京必立馬大力反嗆。

2014 造成兩岸關係緊張的三大事件,「一國兩制」風波有他非常獨特的意義。年頭太陽花和年尾國民黨選舉崩盤固然都使兩岸雙方關係「有難」,只是「難」都發生在台灣人民和中共之間;但是「一國兩制」的「難」則不同,是爆發在國共之間!而且源頭竟然在兩地之外的香港,真是奇特。

「一國兩制」風波是 2000 年以來第一次的國共互嗆和 2008 年以來第一次的北京台北兩府嚴重的高分貝互槓,馬總統甚至被點名是「台灣地方的一個頭頭」[3],是不知分寸地「說三道四」。雙方放話駁火接連不斷,而且愈來愈頻繁,甚至於連馬英九與習近平兩人都親自出馬,氣氛險惡。[4]

為什麼造成兩岸最緊張尤其國共兩黨最不對頭關係的源頭卻在距北京遙遠離台北更遠在 800 多公里的海外香港?這使我們警覺到要瞭解兩岸關係必須有跨越兩岸的更宏觀的視角。

本來就中國來說,港台兩地比較,香港回歸後已經不再是統治上的問題,所以習近平在兩者之間以處理台灣為優先,但是很快的,北京發現香港情勢迅速變得比台灣棘手。2014 年中國國家安全會議正式成立,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被納入委員會內,接著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出任國安委副主席,相對的負責台灣的政協主席俞正聲則否,[5] 這些在在顯示北京政策選擇時,港台事務何者為優先的移轉。所以北京對台重拋一國兩制,目標一是對香港隔山震虎,重塑一國兩制對香港的權威性;二是優先處理香港之後對台拋出寧左勿右的安全球,對台不再求有急功但求維穩。[6]

港台公民、青年學生在 2014 年的太陽花和佔中運動中各自擺脫既有的在野主流,也就是香港泛民派議員和台灣民進黨,而以不可置信的動員技巧、巨大規模聲勢和持續力而隔海互相呼應串聯,令北京大大震驚。香港的佔中運動更逼得台灣朝野政黨都必須聲援,令北京更加憤怒。然而也使北京在震撼之後,前所未有地不斷重復習近平的話「兩岸選擇不同的政治發展道路,台灣同胞對於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的選擇,大陸予以尊重;希望台灣方面尊重大陸十三億人民的選擇與追求。」清楚地告訴台灣,北京怎樣治理香港,不關台灣的事,台灣最好安靜。

香港和台灣 30 年來民主運動過程中,出現了像民主、直選、佔領、本土性、主體性、命運共同體意識等等類似的價值訴求和同質的策略概念。應該要注意的是,這些價值內容和策略,很明顯都是各自由下而上發展出來的,而不是任何領袖由上而下領導串聯共同規劃出來的。換句話說,港台是各自發展了一段時間之後才愰然發現在民主化過程中,彼此原來有這樣多的共同性的。或則可以說,由於歷史的陰錯陽差,和北京有共同漢文化根源的港台兩地,在對抗北京急急推展的統一策略時,才發現彼此在不知不覺間享有了和中國大陸經常格格不入的共同的價值觀。

30 年來港台的發展是愈和中國大陸交流則愈各自形成自己的主體性認同和本土文化認同,也愈和北京既定的大一統策略杆格不入,甚至磨擦愈來愈嚴重,並且在面對北京時愈來愈感到追求的價值相同,油然生出「命運共同體」的認同。[7] 這樣背景下港台年輕學生王相呼應的的「佔領」運動,就絕對不是北京認為的,港台因為外力介入而滋生異端邪說那麼簡單的一回事,更不是什麼台獨思想擴散到香港的問題,也不只是一些人解釋的經濟發展和分配出了問題而已,而應是一個更歷史性也更深層結構的文明衝突的嚴肅課題。

換句話說,許多港/中,台/中間浮現出來的觀念性磨擦原來就是文明的磨擦。

往前回溯,其實文明的衝突更早就發生在北京和新疆、西藏之間了。在大清帝國時代,北京基本上採文化多元主義統治藏、疆、蒙、漢、滿,在不介入彼此文明生活的規劃下建構了多元帝國,但是中共建政後在大一統的彌賽亞主義之下,強烈介入少數民族的文化革命,並壓縮其政治的自主性,要把多元帝國跳過聯邦,直接型塑成一單一國家,於是衝突不斷。更想不到的是半個多世紀後的今天,文明衝突竟然進一步在同屬漢人的中/港台發生。

事實上,中國本部和外面世界出現的文明衝突,範圍還要更廣泛,例如,近年他和海域周邊國家的緊張關係就是。這種磨擦或衝突在中國內斂的韜光養晦時期並不會發生,然而到了中國大國意識油然隨國力上升勃興,開始向外強烈投射他的影響力之後便愈演愈烈。

直到 1980 年代中國仍然充分表現陸封型大陸國家傳統的厭海性格,對向海洋發展毫無興趣,相應的就是在軍事上採取近岸防衛戰略。等到改革開放後,海上貿易迅速成長,便愈來愈重視海域權益。

並且醞釀一種內涵雖然不淸楚,卻顯然受到陸權觀念強烈支配的中國式海權觀。這樣的海權觀,經常把領域國家的陸域領土的想像投影在廣濶的海域之上而和周邊國家遵守的規範,也就是以西伐里亞主義為核心,歷經西方海權擴張時期發展,進一步在二次大戰後由新興獨立國家和西方傳統海權國家主導的海洋規範抗衡下修正補充而成的國際海洋公約格格不入,也和到現在仍然沒批准國際海洋公約的當今海洋覇權美國的海權觀更不相同8。中國所謂歷史性水域、防空識別區、南海核心利益等等概念顯然在在都與周邊國家對領土、領空、領海、專屬經濟海域、大陸架的概念大不相容,令周邊國家難以理解,終於雙方由於價值觀及其衍生的世界秩序的不同,糾紛以文明衝突的樣貌不斷出現。

習近平上台,先跳過周邊國家,把視野提昇到全球,提出和美國建立的「新型大國關係」的概念,這概念同樣也是超出西方文明經驗,而中國本身卻仍然沒有發展清楚內涵的中國特色的概念。這概念的提出,大家知道是對既有秩序的挑戰,但是依什麼價值觀去挑戰,和中國傳統的天朝秩序有什麼關連?內容仍然模糊,於是各國在和秉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概念的中國交手時,不免仍然出現文明衝突或至少磨擦的色彩。

2014 年底北京宣布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顯示中國提供公共財主導區域經濟的企圖心,緊接着,舉行中央外事工作會議,確認外交方向構想,重複先一年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9把外交布局的優先次序從過去「大國、周邊、發展中國家」,調整成周邊外交先於大國關係,同時又增加了「發展中的大國」的概念,這似乎更像差序格局概念的天朝概念了,但內容仍然不清楚,大家不知道他和當今生西方文明為核心的西伐里亞秩序的關係如何。

當我們聽到問題出在文明時,常常令我們非常沮喪,因為從政策規劃的角度來看,這句話等於在說問題的解決將曠日廢時,找不到立桿見影的解決方案。不幸兩岸乃至整個東亞當前的局勢的內涵正是如此。

縱然如此,不好高鶩遠的,實事求是的,又扣緊現實的前瞻性政策仍然有用而必要的,無論如何,經過 6 年的一再折騰,總是要覺悟靠一個絕招定天下的偉業是不切實際的了。[10] 現在歷經 2014 一整年一波接一波的驚濤駭浪後,兩岸三大黨在政策上似乎都有往䆺慎務實的這方向趨近的跡象,這是好事。其中,中國在一國兩制風波中一再強調「兩岸選擇不同的政治發展道路,台灣同胞對於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的選擇,大陸予以尊重;希望台灣方面尊重大陸十三億人民的選擇與追求。」第一次對台灣呈現他建構主義的互為主體的精神,而和過去「一切以我為主,一切為我所用」的調性完全不同,呈現出來值得期待的務實態度。事實上為因應 2010 年天安艦事件和釣魚台爭議惡化以來急速上升的東亞海域緊張情勢,習近平對台政策採取了比他前幾任中國領導人都更細緻的微調了。

無疑的,兩岸關係不順遂,紅藍綠三黨都有程度不同,內容相異的責任。都有必要進行「轉型」。由於長期以來民進黨最小,於是各方面常喜歡把轉型壓力集中在民進身上,其實,由於中國資源遠比台灣豐富,中共的轉型對兩岸關係的改善效益將最宏大,因此,北京如果能把習上台以來的細緻作法借建構主義的互為主體的精神而擴大深化,那麼我們雖然剛剛經歷了驚濤駭浪的 2014,我們仍然有理由對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審慎樂觀。

(原文刊於《台北論壇》)

[1] 林濁水,《馬習會?答案在占中的香港街頭!》 2014/9/30

[2] 《中國評論》甚至做了專題,由中國涉台學者申論習對台採取一國兩制的理論基礎。

[3] 《環球時報》評論,11/03。

[4] 林濁水,馬習互嗆 兩岸交往紅燈閃爍(一) ,2014/11/4 以及《習拋一國兩制為封殺馬習會?答案在占中的香港街頭!》

[5] 當然也可能是習本身就是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了的緣故,俞正聲沒再出任國安副主席。但縱使如此,不妨礙香港問題的倍受重視。

[6] 林濁水,馬習互嗆 兩岸交往紅燈閃爍(一) ,2014/11/4 以及《習拋一國兩制為封殺馬習會?答案在占中的香港街頭!》

[7] 典型表現就是在太陽花和佔中時青年學生互相呼應「今日香港明天台灣」。

[8] 2013「中國军舰在美國專属經濟區航行」,中國鷹派認為是「對香格里拉對話上的“牽制中國論”的一次亮劍」,但美國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爾上將說,全球各國的專屬經濟區占海洋面積 1/3,所以阻礙專属經濟區内的自由的航行,會妨礙國與國間的軍事合作和互信。所以美國歡迎中國這個舉動。美國這說法是典型西方海洋霸權國家的立場。林濁水,《中國軍艦進入美海域與中國海洋戰略》

[9] 一帶一路兼顧 2012 中國國際政治學界關於中國戰略應南向和西進兩個爭論的路線,似乎是戰略爭論後的整合觀點。

發表意見